秋映蓉走进静心茶艺馆后,立刻招了招手,让一名服务员带着她去二楼的三号号包厢。

  顷刻之间,服务员就带着秋映蓉到了包厢的门口,轻轻的敲了敲门。

  过了几秒钟的时间,房门当中当即被人打开了,张泽锋的身影映入到了秋映蓉的视线之内。

  当看到秋映蓉之后,张泽锋眼底深处微不可察的闪过一抹炙热之色,但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反而是彬彬有礼的看着秋映蓉说道:“映蓉,你来了,你快进来坐。”

  听到张泽锋的话,秋映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微微迟疑了一下,最终选择走进了包厢,坐在了椅子上。

  “映蓉,你先喝杯茶。”

  看到秋映蓉走了进来,张泽锋连忙关上门走进去,顺势从茶壶里倒了一杯茶递给秋映蓉。

  秋映蓉看了一眼张泽锋,端起茶杯,放在那红唇边上轻轻的抿了一口:“你现在是不是可以告诉我到底是谁给我女儿下的毒了。”

  看到秋映蓉喝下茶水,张泽锋眼中闪过一丝光芒,看着秋映蓉缓缓的开口说道:“映蓉,其实我不知道给灵灵下毒的是谁……。”

  “你说什么,张泽锋,你骗我?”

  听到这话,秋映蓉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了起来,声音也变得冷若冰霜起来。

  “映蓉,你听我解释。”

  看着秋映蓉的脸色,张泽锋故作慌忙的开口解释道:“映蓉,我这不是太想你了吗?所以才编出这么一个理由来骗你的,我就是想要见见你,不过,你放心,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一定会帮你找到给灵灵下毒的凶手的,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可以帮你的。”

  “不用了,这件事情我会自己调查的,张泽锋,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走了,再见。”

  话音落下,秋映蓉想也没想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没有任何犹豫的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可是还没有等秋映蓉迈出第一步,她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一丝不自然的潮红紫红色,只感觉到小腹处陡然升起了一股热流,紧接着身体立刻变得有些燥热了起来,呼吸也跟着变得有些急促了起来,而且那张精致的脸蛋上也慢慢的变得有些发烫来,同时心底深处一股强烈的渴望情绪从心中冒出来……。

  这个发现,让秋映蓉的脸色陡然一变,心中也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她不是什么十五六岁,不懂世事的小女孩,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而之所以变成这样,绝对是刚才那杯茶有问题。

  “张泽锋,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秋映蓉扭过头看着张泽锋,紧咬着红唇,努力的想要压制住内心的那一股悸动之色。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哈哈哈,秋映蓉,你现在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张泽锋在听到秋映蓉的话后,原本彬彬有礼的面庞一下子变得狰狞了起来,眼中闪烁着疯狂之色,带着一丝歇斯底里:“秋映蓉,我追求你整整四年,这四年我对你一心一意,可是你呢!你却一直对我不理不睬,不闻不问,还说自己有女儿了,不想和任何男人有什么亲密接触,我信了,可是到头来,我却发现,你把我张泽锋当成一个傻子,当成一个玩具在玩,昨天在上午的奢侈品商店,你和陆天星聊得很开心吧,是不是想要爬上他的床了?”

  “张泽锋,你跟踪我?”

  “跟踪你?不跟踪你怎么知道你就就是破烂货,你就是嫌弃我张泽锋只是一个普通人,而陆天星这个小杂种是白氏集团董事长的老公,是陆家的三少爷对不对,我原以为你秋映蓉是一个高贵不可侵犯的女人,现在看来你就是一个臭不要脸的岔腿货,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还要追求你,不如干脆直接玩你,不是更好吗?”

  张泽锋脸上带着疯狂的笑容,目光落在秋映蓉的身上,眼中带着火热之色,他终于要得到眼前这个女人了,这个女人终于要属于他了。

  感受到张泽锋眼中那如同野兽般的光芒,秋映蓉脸上忍不住的闪过一丝惊恐之色,脸上再也没有了丝毫的血色,心中也已经沉入到了深渊之中,她怎么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

  张泽锋仿佛格外喜欢看见秋映蓉脸上的这种表情一样,脸上带着冷笑:“对了,你不是想要知道给你女儿下毒的人是谁吗?我现在就告诉你,给你女儿下毒的人就是我。”

  “你别用这种充满仇恨的眼神看着我,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我追求你四年,你对我不冷不热,却和一个才见面的人勾搭成奸,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你拒绝我,不就是因为你女儿吗?那我就毁掉她,让你这辈子都活在悔恨当中。”

  张泽锋的脸色变得越发的狰狞起来,声音犹如来自九幽炼狱一般的寒冷:“只不过我没有想到,我精心策划的下毒,居然被陆天星这个小杂种给破坏了,你的女儿竟然没事了,不过,没关系,现在这一切都不重要了,马上你就要属于我了,哈哈哈……。”

  “张泽锋,你就是一个畜生……。”

  “畜生?”

  张泽锋直接打断秋映蓉的话,哈哈大笑道:“你说的没错,我就是一个畜生,那你说一个畜生接下来要对你做什么啊。”

  感受到张泽锋那充满占有欲的眼神,秋映蓉身子微微一颤,声音带着一次颤抖的说道:“张泽锋,你……你不要乱来,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份是什么,你要是敢对我乱来的话,秋家是不会放过你的。”

  “哈哈哈,秋家,等我成为了你的男人,我就是秋家的姑爷了,秋家舍得对自己的姑爷下手吗?”

  说话间,张泽锋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你……你不要乱来。”

  秋映蓉一脸恐慌的看着张泽锋,同时在这一刻,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就仿佛一下子变成了一个火炉,一股强烈的感觉从心底深处油然而生,原本红润的脸蛋在这一刻变得愈发的红润了起来,如同梳头了水蜜桃一般,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去咬一口。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