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秋映蓉那娇艳欲滴的模样,张泽锋脸上的占有欲变得越发的浓厚了起来,在看向秋映蓉的时候,就像是野兽在看见了猎物一样,眼神中充满了戏虐之色。

  秋映蓉现在也感觉到整个身体都不受控制了起来,仿佛有无数的小蚂蚁在爬一样,红唇微微张开,不断的喷吐出一丝丝的香气,那眉宇之间的chun意不言而喻。

  看着此刻的秋映蓉,张泽锋脸上的疯狂之色变得越发的浓郁了起来,但是他现在却没有任何的动作,而是直接站在了原地,满脸邪恶的看着秋映蓉。

  当然,这不是张泽锋良心发现,而是他要狠狠的羞辱秋映蓉,他要让秋映蓉主动求他,跪在地上求他去蹂躏自己。

  因为他实在是太清楚这个药效如何了,为了防止章悦骗他,他特地买了好几只小白鼠回来,混合着水给小白鼠喝了下去,结果这个小白鼠硬生生的把自己给榨干了,直接把自己玩死了,要知道他当时只是仅仅放入了几滴而已,现在,他足足放进去几十滴,哪怕是秋映蓉在怎么贞洁烈女也扛不住。

  看着张泽锋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脸疯狂的看着她,秋映蓉怎么可能不知道张泽锋心中的打算,有心想要抓紧时间离开这里,可是全身上下却提不求任何的力量,反而身上那一股燥热感更是越发的沸腾燃烧了起来。

  “张泽锋,你记住了,秋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秋映蓉咬着牙说道。

  “我等着。”

  张泽锋脸上带着病态的疯狂,看着秋映蓉:“映蓉,我等你来求我,只要你来求我,我就满足你怎么样,你快点求我啊。”

  “你……你妄想。”

  秋映蓉努力的想要让自己平静下来,但是那小腹之中的燥热之感变得越发的强烈起来,整个人就仿佛被火烧一般,浑身上下难受的要命,但是思维却越来越清晰起来,尤其是看到张泽锋站在不远处的时候,让她有一种立刻扑上去的感觉。

  看着秋映蓉此刻的变化,张泽锋脸上的火热之色变得越发的浓郁了起来,想要好好的将秋映蓉蹂躏一番,但是他强忍着没有动手,而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以前秋映蓉在他的面前高冷无比,今天他就要把秋映蓉彻底的摧毁掉,让秋映蓉成为他的玩物。

  而与此同时,陆天星已经通过后门,神不知鬼不觉的直接出现在了二楼,大步流星的朝着二楼的一个包间走去。

  本来陆天星压根不知道秋映蓉在二楼那个包厢的,不过,他在走进静心茶艺馆,准备去二楼的时候,就被前台的人告知,整个茶艺馆都被人给包下了,今天不营业,随后在他的几句搭讪之下,自然就问出了包下整个茶楼的土豪到底在哪个包间,再加上秋映蓉走了进去,不出意外,秋映蓉肯定就在那个房间。

  再加上从后门的时候,遇到了几个守在二楼楼梯口,拿着摄像机,身上带着一丝丝武者气息的男子,陆天星立刻就明白了过来,这绝对是针对秋家的一场局,在打晕这几个家伙之后,当即没有任何犹豫的朝着二楼包间走去。

  走到包厢的门口,陆天星想也没想的敲了敲门。

  听到开门的声音,张泽锋脸上的疯狂之色一下子消失了不少,看了一眼药效即将发作的秋映蓉,张泽锋直接走向了门口。

  刚刚打开门,看着站在门口的陆天星,张泽锋脸色微微一变,下意识的想要关上门,而此时陆天星也已经看见了包厢当中,脸上带着不自然潮红之色的秋映蓉,怎么可能会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砰!”

  没有等张泽锋关上门,突然陆天星想也没想的抬起脚,直接一脚踢在了张泽锋的肚子上。

  张泽锋顿时感觉到肚子上传来一阵剧痛,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倒飞了出去,在巨大力量的作用下,直接将椅子给撞翻了,整个人就像是一个破麻袋一样,重重的撞在墙壁上,一口鲜血从嘴里喷出来,整个人像是没有了骨头一样,软趴趴的从墙上滑落下来,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来,直接昏死了过去。

  而此刻秋映蓉身上的药效已经完全发作了,整个人完全被药效给支配了,脸蛋上一片绯红不说,耳根,脖颈,甚至连手臂和大腿上都布满了红晕,白里透红的肌肤,平坦的小腹,纤细的柳腰……。

  在药力的刺激下,诱人的声音不停的响起,身子像是一条蛇一样扭动着,双手有些不受控制的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陆天星大步流星的走进房间,脸色冰冷到了极点,一丝丝阴冷的杀意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让整个包厢的温度在这一瞬间仿佛下降到了冰点,让人感觉从骨子里面冒出了寒意。

  虽然说她和秋映蓉才认识不到两天的时间,但是秋映蓉却是灵灵的母亲,要是按照秋映蓉的性格,被人下药给糟蹋了,绝对是一死了之,到时候灵灵失去了母亲,有多痛苦,可想而知,而且,陆天星发现自己似乎有点喜欢上那个有点熊孩子,有点小大人模样的小女孩,他不希望看见灵灵没了父亲,再没了母亲,那这对一个孩子的打击就太大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陆天星看了一眼秋映蓉,旋即走到张泽锋的面前,像是抓小鸡一样,直接将昏死过去的张泽锋拖进了包厢里面的厕所,随后关上了门。

  随手将张泽锋扔到旁边,陆天星看了一眼还在昏迷额张泽锋,眼中闪过一道冷芒,猛地抬起脚,狠狠的踩向了张泽锋的右腿。

  “咔嚓!”

  一道骨骼断裂的声音陡然响起,昏迷当中的张泽锋忍不住的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声,那原本英俊帅气的面庞在这一刻扭曲到了极点。

  “我的腿,啊,我的腿断了……。”

  剧烈的疼痛宛如潮水般袭来,使得张泽锋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哀嚎声,剧烈的疼痛也让他直接从昏迷当中再次清醒了过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