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就在张泽锋因为腿上传来剧痛的原因,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陆天星的右脚直接踩在了他另外一条腿上,语气冰冷的说道:“告诉我,解药在哪里。”

  听到陆天星那冰冷的话,看着陆天星的脚踩在自己的左腿上,张泽锋的身体颤抖的越发厉害起来,脸上带着恐惧说道:“我……我没有解药。”

  “你说什么?”陆天星咬着牙说道。

  “没……没有解药,真的没有解药。”

  张泽锋抖动着身体,满脸的恐惧之色,陆天星身上那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清楚的告诉他,陆天星真的会杀了他。

  张泽锋的话音落下,陆天星想也没想的抬起脚,重重的踩了下去。

  “咔嚓!”

  骨头碎裂的声音再次响起,张泽锋左腿膝盖再次被踩得粉碎,鲜血渗透出了裤子,在洁白的瓷砖地板上面现在格外的触目惊心。

  “解药在那!”

  陆天星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神色冰冷的看着张泽锋,身上的杀意变得越来越浓郁起来:“我再问你最后一遍,解药在那,如果你再不说的话,我现在就送你上路。”

  “不……不……不要杀我……。”

  瘫软在地上的张泽锋嘴里发出哆哆嗦嗦的声音,眸子里完全被恐惧所取代了,在看见陆天星第一眼的时候,他就知道陆天星是谁了,但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陆天星竟然会如此的心狠手辣,完完全全的就是一言不合就动手,而且,从陆天星身上的杀意判断的出来,张泽锋相信,陆天星真的会杀了他。

  后悔,悔的连肠子都青了。

  如果早知道陆天星是这个可怕的一个人,他打死也不会同意章悦的办法,把秋映蓉骗出来,给秋映蓉下药,这简直是用自己的命在玩这个游戏。

  可惜,张泽锋不知道,章悦在心中也没有打算放过他。

  而与此同时,在外面的包厢当中,秋映蓉整个人像是触电了一样,软趴趴的靠在沙发上,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娇躯,手掌也不断的撕扯自己的衣服,同时在自己身上不断的游走的,那模样完完全全犹如一个dangfu。

  听着外面秋映蓉那嘤咛的声音,陆天星的脸色再次变得难看了起来。

  “我再给最后一次机会,解药在哪。”

  张泽锋满脸恐惧的看着陆天星:“我……我没有解药,他们在给我这个药的时候,就跟我说没有解药,只有去做那种事,才能解毒,否则的话,这个女人就会直接被烧成白痴……。”

  “他们?”

  听着张泽锋的话,陆天星脸上闪过一道寒芒,深深的看了一眼张泽锋,想也没想的一巴掌抽在张泽锋的面庞上。

  “啪!”

  一道清脆的声音传出,张泽锋那原本以为痛苦而扭曲的面庞直接塌陷了下去。

  “哐当!”

  在巨大力量的作用下,张泽锋的身体一歪,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直接口喷鲜血的昏死了过去。

  看了一眼晕死过去的张泽锋,陆天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打开了卫生间的门从里面走了出来。

  此刻的秋映蓉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双手不断的撕扯自己的衣服,原本整整齐齐的衣服变得凌乱到了极点,雪白的肌肤大片大片的露出来,在配合上那惹火的嘤咛之声,顿时让人有一种心中冒火的感觉。

  而就在陆天星关上卫生间的门走过来的时候,秋映蓉整个人就仿佛感觉到了什么一样,猛然睁开了那秋水般的美眸,也不知道哪来的力量,整个人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像是一个女妖精一样,直接缠到了陆天星的身上。

  “好热,我好热。”

  嗅着陆天星身上那雄厚的男子气息,秋映蓉嘴里的嘤咛之声变得越发的急促起来,整个人就像是嗅到了腥味的猫咪一般,令她的眸子中绽放出炙热的光芒,红唇像是下雨般落在陆天星的脸上脖子上……。

  这一刻,秋映蓉心中再也没有任何的想法,完全的被yuwang给支配了,她现在只想和眼前这个男人去做喜闻乐见的事件。

  哪怕陆天星极尽全力的压制住内心的躁动,但是现在也压制不住了,秋映蓉整个人像是一条水蛇一样,在他的身上不断的扭动着,嘴里还不断的发出那足以让任何男人为之疯狂的声音,不知不觉间,陆天星就有了一个男人应有的正常反应。

  “好热,我好热,帮帮我,我要……。”

  而在这个时候,秋映蓉就仿佛觉察到了陆天星的变化一样,那火辣的娇躯扭动的越发强烈了起来,让人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气凉气。

  陆天星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也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在遇到这样的情况后,陆天星的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了,心中控制不住的升起了一团邪火。

  但是随即,陆天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凭借那恐怖的意志力,将心中的邪火给压制了下去,他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也不是那些会趁人之危的小人。

  将邪火压制了下去,陆天星看了一眼周围,右手轻轻的抬起,对着秋映蓉的后脑勺上,轻轻的拍了一下。

  下一刻,秋映蓉直接软到在了陆天星的怀里,再也没有任何的动静。

  看到这一幕之后,陆天星再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虽然将秋映蓉给打晕了,但是按照张泽锋说过,如果不将秋映蓉身上的药性给化解掉,秋映蓉极有可能会变成这一个傻子。

  陆天星微微沉吟了一下,随后便一把将秋映蓉给抱了起来,然后大步流星的朝着外面走去。

  他要是刚才在大厅的时候,要是看的没错的话,在茶艺会馆的三楼就是一个个单独休息室,而且,在上楼之后,他立刻就让阎罗殿的人赶了过来,封锁了整个茶艺馆,根本不用担心有人误闯进来。

  一路抱着秋映蓉上了三楼,陆天星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走进了一间休息室,将房门给繁琐之后,顺势走向了浴室。

  推开浴室的门走进去,陆天星一手搀扶着秋映蓉,一手打开水龙头,开始往浴盆里面放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