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起刚才陆天星那狂风骤雨一般的进攻和自己歇斯底里的模样,秋映蓉的俏脸忍不住的浮现出了一丝醉人的红晕,她怎么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变得那么疯狂,可是直到现在那种飘在云端的感觉还是让她有一种回味,她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感觉。

  但是片刻之后,秋映蓉的娇躯微微颤抖了起来,眼眶慢慢变得通红了起来,两行清泪从秋映蓉的眼眶之中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

  看到秋映蓉脸上的泪水,陆天星再次叹了一口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秋小姐,这件事情是我的错,你……。”

  陆天星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秋映蓉给打断了,道:“陆先生,你不用自责,这件事情跟你没有关系,是我自己自作自受,是我没有想到张泽锋就是一个禽兽不如的家伙……。”

  陆天星看着满脸痛苦的秋映蓉,心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这也是一个苦命的女人,丈夫死了,独自一个人带着孩子长大,结果自己女儿被人下毒,要不是遇到他,说不定自己女儿这辈子就毁了,结果自己今天又差点被人给下药糟蹋,这一连串的变化,换做是任何人一时间恐怕都难以接受。

  有心想要安慰秋映蓉,但是陆天星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虽然说秋映蓉没有被张泽锋给糟蹋了,但是却和他滚了床单,说到底本质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秋小姐,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都是我……。”

  “陆先生,我说了,这件事情不怪你。”

  秋映蓉重重的打断陆天星的话,幽幽的说道:“把我交给你,总好过让张泽锋这个畜生给糟蹋了,何况,你又救了我女儿一命,我也没什么好报答你的,就用我的身体报答你一次好了。”

  听到秋映蓉的话,陆天星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陆先生,你能先出去一下吗?我想要静一静。”秋映蓉看着陆天星,突然开口说道。

  陆天星在听到秋映蓉的话后,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直接转身走出了房间。

  “砰!”

  听到陆天星的关门声之后,秋映蓉脸上的泪水再次从脸颊上滑落下来,整个人都蜷缩在了床脚,双手抱膝,肩膀一阵阵的抽动了,内心当中充满了彷徨和对未来的恐惧。

  自从她的丈夫死了以后,她就从来没有想过再嫁,哪怕是秋家所有人都希望她找一个男人嫁了,她都没有选择再嫁,也没有和任何男人有过什么亲密接触,否则的话,凭借她那绝美的容颜和显赫的身世,如果她想要嫁人,恐怕说亲的人足以踏破整个门槛了。

  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再把自己嫁出去,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自己的女儿,她怕自己在嫁出去的话,自己的女儿受到委屈,所以她宁愿选择这辈子不嫁人,一个人把自己女儿抚养成人。

  可是现在她却和陆天星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关系,甚至到最后她药效明明已经过去了,可是她却有一种不想醒过来的感觉。

  如果说陆天星并没有结婚的话,她或许还不会这么自责,偏偏陆天星已经结婚了,这让秋映蓉心中充满了愧疚,昨天因为白芷晴和林倩茹两人的开口,陆天星才出手救了她的女儿,可是今天,她却和对方的老公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一想到这里,秋映蓉再次无力的闭上了眼睛,两行清泪再次从她的脸颊上滑落下来,滴落到毛毯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秋映蓉再次缓缓的睁开了双眸,不过,此时她的脸上再也看不见任何的愧疚和心伤,取而代之的是冷静,一股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的冷静,让人再也猜不透她内心之中到底在想着什么东西。

  而与此同时,陆天星走出休息室之后,从口中重重的吐出一口闷气,面色有些复杂,再次从口袋中掏出一根香烟给自己点燃,狠狠的抽了一口气,仰着头,目光望着天花板安安静静的出神。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当一根香烟燃尽的时候,陆天星将烟蒂扔进垃圾桶,看着毫无动静的房间,脸色微微一变,这女人该不会想不开,做什么傻事吧!

  想到这里,陆天星的脸色再次变了变,想也没想的转身,就准备推开门走进去,可是还没有等他有什么动静,就听见房间的门突然被人从里面给打开了,已经穿戴整齐的秋映蓉,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

  看着秋映蓉那冷静的有些可怕的脸蛋,陆天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开口说道:“秋小姐,今天的事情……。”

  陆天星刚刚想要开口,就被秋映蓉给打断了,道:“就当是一场梦好了。”

  愕然的听到秋映蓉的话,陆天星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两人就这样站在门口,再次陷入到了沉默当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秋映蓉突然开口说道:“陆先生,张泽锋怎么样。”

  陆天星听到这话,微微一愣,不明白秋映蓉为什么这么问,但是很快的开口说道:“被我打晕过去了,就在你之前那个包厢当中,怎么了,秋小姐,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陆先生,这件事情不用了插手。”

  秋映蓉摇了摇头,迟疑了一下,看着陆天星再次开口说道:“陆先生,你能不能帮我打电话给我弟弟,让他来这里接我。”

  听到秋映蓉的话,陆天星看了一眼秋映蓉那平静的可怕的脸庞,心中十分清楚,现在的秋映蓉不是不愤怒,而是选择将所有的愤怒全部压制在了心中,而且,这股怒火想要发泄出来,就必须找一个宣泄怒火的人才行,而这个宣泄怒火的人就是张泽锋。

  可想而知,如果等到秋天瑞来了之后,张泽锋最好的下场怕就是死亡了,最可怕的是生不如死。

  虽然明知道这些,但是陆天星却没有说什么,他从不认为是一个圣人,一个人做错了事情,那就必须要承担代价。

  从口袋中拿出手机,陆天星直接拨通了秋天瑞的电话,在和里面说了几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