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少,坐。”

  秋天瑞伸出手对着陆天星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陆天星也没有客气,一屁股坐了下来,目光看了一眼液晶显示屏上一个个今天晚上参赛拳手的资料,开口说道:“秋少,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这些拳手当中,恐怕也有你培养的吧!”

  秋天瑞笑着说道:“陆少,你猜得没错,他就是我名下要参加比赛的拳手。”

  说着,秋天瑞伸出手指着前面不远处的液晶显示屏。

  陆天星顺着秋天瑞的手势看过去,立刻就看见液晶显示屏上,一个身材不过一米六五,但是浑身上下充满精壮气息的男子在一个训练馆中不断的施展出各种杀招,并且最终以一拳轰穿两个沙袋而落下帷幕。

  “怎么样,陆少,以你的眼光来看,我的这名拳手的实力如何。”

  秋天瑞脸上带着得意洋洋的神色,为了找到这名拳手,他耗费了不少的功夫,今天晚上准备大放异彩的。

  “实力不错,虽然不是武者,但也已经差不多摸到了武者的门槛,踏入黄级武者的境界了,而且拳法凌厉,充满了杀伤力,如果在这个擂台上没有比他更加厉害的人,他今天晚上绝对就是冠军。”

  “哈哈,那就借陆少你的吉言,若是赢了,陆少这段时间在琴岛所有的消费,我全包了,希望陆少你不要拒绝。”

  听着陆天星的话,秋天瑞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而就在陆天星和秋天瑞两人有说有笑的时候,一道突兀的声音从旁边传入传了过来。

  “哟,这不是我们的秋天瑞秋家大少吗?怎么,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了,是不是前段时间输给我一次,觉得不甘心,今天又打算来找虐了?”

  听到这个声音之后,秋天瑞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了起来,眼中闪过一道冰冷之色,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平常。

  下一刻,一个长相比较帅气的年轻男子从旁边走了出来,出现在了陆天星和秋天瑞的身边,脸上带着一丝高傲的笑容,就仿佛完全没有把秋天瑞这个秋家大少给放在眼中一样。

  而秋天瑞此时就仿佛没有看见这个男人到来一样,而是继续对着陆天星说道:“陆少,比赛大概在八点左右开始,每次比赛两人,一共八轮比赛,到时候在液晶显示屏会出现比赛双方的资料,如果你看重哪一个拳手,直接去下注点下注就行……。”

  无视,赤果果的无视!

  秋天瑞现在完完全全就把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年轻男子给无视了,完完全全把对方当成了空气,视而不见。

  看着面前和陆天星有说有笑的秋天瑞,这个年轻男子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到了极点。

  “秋少,我还是头一次看见你带别的朋友到这里来,怎么不给我介绍一下吗?”年轻男子咬了咬牙,继续开口说道。

  秋天瑞就没有听到这个年轻男子那咬牙切齿的话一样,而是继续对着陆天星述说着比赛场上的事情。

  而陆天星同样也毫不在意,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这个年轻男子摆明了和秋天瑞有冲突,不然之前就不会用阴阳怪气的语气说话了,再说了,这件事情又跟他没啥关系,他说话干什么,只要对方不来招惹他,随便怎么样都无所谓。

  相比于陆天星的满不在乎,而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年轻男子的脸色却在瞬间铁青到了极点,他身为堂堂的魏家大少,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种屈辱,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无视过,这简直就是这辈子最大的奇耻大辱。

  “秋少……。”

  年轻男子强压下心头的怒火,从牙齿缝中挤出两个字。

  听到这几乎愤怒到极点的变化,秋天瑞终于抬起头,故作惊讶的说道:“哎哟,这不是魏少吗?你什么时候来的啊,我刚才一直听见有犬吠,我还以为谁带了一条狗进来呢!不好意思啊,魏少,这才看到你,对不起啊。”

  虽然秋天瑞嘴里说着不好意思,说着对不起,但是话语中却充满了嘲讽之色,直接嘲讽眼前的魏旭是条狗,喜欢到处吠叫。

  听到秋天瑞那冷嘲暗讽的话,魏旭的脸上立刻闪过一道狰狞之色,胸膛一阵起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怒火,目光落在陆天星身上:“这位朋友很面生啊,第一次到这个地方来吗?不知道秋少你愿不愿意给我介绍一下?”

  “你想认识?”

  “当然。”

  魏旭爽快的说道:“谁都知道我魏旭最喜欢交朋友了。”

  “是吗?我怎么听说魏少你交朋友,是惦记上了别人的妻子,最喜欢做那种挖墙脚的事情啊,貌似还把赵元龙的女朋友都给挖走了,你就不怕赵元龙弄死你吗?”

  秋天瑞目光扫过魏旭一眼,眼中忍不住的露出一丝不屑和嘲讽,他同样喜欢女人,也砸钱去追女人,但是他从不碰有夫之妇,而魏旭的口味恰恰相反,他偏偏不喜欢这种女人,最喜欢追求的就是有夫之妇,喜欢到处挖墙脚,做那种隔壁老王的事情。

  听着秋天瑞的话,看着秋天瑞脸上流露出的一丝不屑,魏旭的眼底深处闪过一丝狰狞的杀意,但是随即消失的无影无踪,淡笑着说道:“秋少,这貌似不能怪我吧!她们自身不坚定,才被我挖倒了,这能怪我吗?说不定赵元龙还在心中感激我,感谢我让他看清楚了一个水性杨花女人的真面目。”

  话音落下,魏旭没有等秋天瑞再次开口说话,而是将目光落在了陆天星的身上,淡笑着说道:“这位朋友,你知道秋少的爷爷是谁吗?他爷爷可是琴岛赫赫有名的老狐狸,老谋深算,说不定你被他给卖了,你还帮他数钱呢!你现在和一个老狐狸的孙子坐在一起,小心被卖了都不知道。”

  “是吗?”

  陆天星抬起头看了一眼魏旭,淡淡的说道:“你既然知道他是老狐狸的孙子,你这么挑衅他,你就不怕自己也被算计了吗?”

  愕然的听到陆天星的话后,魏旭先是微微一愣,紧接着哈哈大笑了起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