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在听到唐风行那带着一丝质问的语气之后,丝毫没有觉得任何的奇怪,而是一脸微笑的说道:“这当然要谢谢唐康安了,是他给我你的电话的,不然小女子还真的不知道唐家主你的电话……”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唐风行没有等玫瑰把话说完,直接打断她的话说道。

  “我想要做什么?”

  玫瑰那大笑的声音传到了唐风行的耳朵中:“我不想做什么,我只是想要跟唐家主你说一声,要不了多久,我会亲自来拜访你们唐家的,到时候,我会把你们唐家的人一个个的送进地狱的。”

  “是吗?”

  唐风行在听到玫瑰的话之后,脸色没有变化,只是语气淡漠的说道:“那我等候玫瑰小姐你的大驾光临,到时候就看玫瑰小姐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另外如果玫瑰小姐你只是想要跟我说这句话的话,我想你可以挂电话了。”

  “当然不是了,我还有另外一句话想要告诉你,唐康安现在我的手上,你猜我会杀了他吗?”玫瑰语气轻描淡写的说道。

  “你杀了他,我会用你的命来陪葬。”

  “我等着,另外,为了庆祝一下我第一次跟唐家主你打电话,等我杀了唐康安之后,我会把他的骨头做成一个精美的艺术品,然后送到你们唐家来的,到时候希望唐家主你不要嫌弃。”

  玫瑰那波澜不惊的声音从电话中传到了唐风行的耳朵中之后,让唐风行的双眸立刻凝聚到了极点,双眸之中几乎喷出炙热的火焰来一般,一种阴寒到极点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唐家主,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可惜,你不敢对我做什么,现在的唐家根本不敢踏出的蜀中,我说的对吗?”

  玫瑰哈哈大笑了起来:“唐家主,我告诉你,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开始而已,我们之间的游戏继续,到时候等你儿子死了,我会把你儿子的骨头也做成一副精美的骨架送给你的,你可千万不要太高兴了哦,也不用谢我,谁叫我是**呢!”

  话音落下,玫瑰没有给唐风行再次开口说话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挂断了和唐风行的电话之后之后,玫瑰随手将手机给扔到了不远处的沙发上,目光幽幽的落在唐康安的身上,那双美眸当中再也看不见任何的妩媚之色,取而代之是掩盖不住的恨意,她的母亲死在了唐风云的手上,她一定要报仇。

  但是现在更重要的事情是将唐康安给千刀万剐了,将他的骨头做成艺术品送到唐家去。

  “你……你想要做什么,你说过要给我一个痛快的,你不能出尔反尔……。”

  在感受到玫瑰那充满恨意和杀意的眼神之后,唐康安的身子忍不住的哆嗦了起来,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惊恐万状之色。

  “出尔反尔?”

  玫瑰一脸冷笑的说道:“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出尔反尔是女人的权利吗?”

  话音落下,玫瑰冲着旁边的无双卫摆了摆手:“把你身上的匕首给我。”

  听到玫瑰的话,这名无双卫没有任何的犹豫,手掌一翻,一把匕首出现在手中,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冰冷的寒芒,给人一种削铁如泥的感觉。

  玫瑰接过这名无双卫递过来的匕首之后,一步步的走向了唐康安。

  唐康安在看到这一幕之后,身子拼命的想要往后缩,脸上带着浓浓的恐惧之色:“不……不要,你……不要乱来……。”

  “刷!”

  玫瑰手握匕首,直接对着唐康安的耳朵划了过去,鲜血顿时狂飙出来,唐康安那杀猪般的惨叫声立刻在房间中响彻了起来,那看向玫瑰的眼神就如同见鬼了一般,在唐康安的心中,玫瑰现在就是一个女魔头,一个女夜叉。

  “别叫的那么惨,这才只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

  玫瑰语气轻飘飘的说道:“唐康安,你应该感觉到很荣幸才对,因为你是第一个让我凌迟处死的男人,不过,你完全可以放心,我不会这么轻而易举的失去价值的,等我将你千刀万剐之后,我会请赫赫有名的大师把你的骨头做成最精美的艺术品,然后送到唐家去,让你落叶归根,你现在在心中,是不是非常的感谢我啊。”

  唐康安蜷缩在地上,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耳朵,眸子之中尽是恐惧之色,他不是没有杀过人,也不是没有将一个人活生生的折磨死,但是他从来没有见过像玫瑰这样心狠手辣的女人。

  这一刻,唐康安才真正的感觉到,为什么玫瑰会被称之为毒蛇了。

  “好好享受一下接下来的盛宴,我虽然没有我男人那么高超的技术,但是你放心,我保证在一千刀之前,你肯定不会死的,好好享受一下接下来的时光,这是我向你们唐家宣战的第一步。”

  玫瑰的眼中闪烁着疯狂之色,脑海中回想着自己母亲临死前的面容,脸色变得越发的冷厉了起来,手上的动作也变得越发的凶狠起来。

  ……

  另外一边,在蜀中唐家的书房当中。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忙音,唐风行的脸色狰狞到了极点,双眼通红,右手紧紧的握着手机。

  在灯光的照耀下,可以清晰的看到唐风行目光当中那掩盖不住的猩红和暴虐之色。

  多少年了,多少年过去了,从来没有一个人敢这么挑衅过唐家,从来没有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挑衅唐家,哪怕是当年最巅峰的陆家也不敢和唐家硬碰硬,如今一个女人,一个小小玫瑰会的会长竟然就敢这么肆无忌惮的挑衅唐家,莫非真的以为唐家是吃素的不成。

  阴冷的杀意从唐风行的身上弥漫出来,整个房间内的温度一下子下降到了极致,并且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看着唐风行那一脸狰狞,暴虐之色,唐风云忍不住的开口说道:“大哥,你怎么了,刚才皇甫玫瑰跟你说了什么,竟然让你气成这样。”

  “康安死了,死在了皇甫玫瑰的手上。”

  唐风行咬着牙说道:“而且皇甫玫瑰跟我说,等她杀了康安之后,还要将康安的骨架做成艺术品,送到我们唐家来,并且,还说如果青云死了,她也会青云的骨头做成艺术品送到唐家来。”

  说到这里,唐风行的脸上的杀意变得越发的浓郁了起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