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间,魏旭的眼中立刻闪过一道冰冷之色,同时心头也浮现出一丝怒火来,但是有任何的动作,现在秋天瑞就在这里,而且蒋天宝看样子也站在陆天星这一边,他现在要是有什么动作,说不定吃亏的就是他,何况,琴岛也不是他的地盘。

  所以他只好将怒火压住,将这件事情给记在心中,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魏旭那眼中闪烁着的凌厉之意,虽然只不过是一闪而逝,但是却并没有逃过陆天星的眼睛,陆天星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嘴角露出了一道不露痕迹的笑容,宛如猛虎发现了猎物一样,如果魏旭不识好歹,他不介意让煤省魏家成为第二个孙家。

  “既然这位朋友,你不愿意就算了。”

  魏旭压下心头的怒火,淡淡的扫了陆天星一眼,最终将目光落在了秋天瑞的身上:“秋少,我很期待你输给我的那一刻,我……。”

  还没有等魏旭把话说完,秋天瑞就冷哼一声,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道:“魏少,如果你只喜欢耍嘴皮子的话,那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你……。”

  听到秋天瑞那毫不客气的话,魏旭脸色一沉,冷笑着说道:“秋少,那咱们就手底下见真章吧!看看我是不是只会耍嘴皮子。”

  话音落下,魏旭就转身朝着旁边走了出去。

  看着魏旭那一脸冷笑的模样,蒋天宝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最终选择什么都没有说,魏旭和他的关系不熟,他没有必要为了魏旭去得罪秋天瑞和陆天星,何况,这是魏旭自己作死,挑衅谁不好,非要去挑衅陆天星这个煞星,他几乎不用猜都想得到,如果魏旭真的不识好歹的话,煤省魏家说不定从今往后,就要从煤省除名了

  而与此同时,经过半个消息的消息之后,最后一轮的决赛也终于开始了。

  佐藤正信和秋天瑞找的高手古乐天两人相继出现在了擂台上。

  主持人在宣布比赛开始之后,立刻就从擂台上走了下去,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要是被这些拳手给打一拳,估计不死也要在医院躺上十天半个月了。

  “小子,今天算你倒霉,我的雇主刚才跟我说,我要是废掉你,就给我五百万,别怪我,要乖就怪你太弱了。”

  佐藤正信一脸狞笑的看着古乐天。

  古乐天冷哼一声:“小鬼子,今天我会让你死的很有节奏的。”

  “那来吧!今天我会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空手道。”

  佐藤正信的脸色立刻变得阴沉了下来,再也没有之前几场比赛的那种被动防御,而是直接选择了进攻,整个人直接朝着古乐天冲了过去,赫然是打算速战速决。

  看着佐藤正信朝着自己冲过来,古乐天的脸上同样是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笑容,猛地向前踏出一步,直接一拳轰向佐藤正信的脑袋。

  恐怖的力量带起了一阵破空之声,似乎完完全全的打算和佐藤正信硬碰硬。

  “呼呼……。”

  佐藤正信在看到古乐天的动作后,瞳孔陡然收缩成了最危险的针芒状,没有任何的犹豫,急忙双掌呼啸挥出。

  掌克拳。

  古乐天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嘴角立刻露出了一道诡异的笑容。

  佐藤正信在看到古乐天嘴角那笑容之后,心中猛然一沉,随即心中升起一道不好的预感。

  但是现在已经没有给他反应的机会,他现在要是敢将手掌收回来的话,古乐天的拳头必然会砸在他的脑袋上。

  “砰!”

  沉闷的声音在擂台上响起。

  古乐天的拳头已经砸在了佐藤正信的手掌上,但是却没有携带任何的力量,轻飘飘的,就仿佛这拳头没有携带任何力量一样。

  “不好。”

  佐藤正信心中陡然一突,一股强烈的不好预感从心中爆发出来,下意识的想要将手收回来。

  可是没有等佐藤正信有任何的动作,古乐天就仿佛知道佐藤正信的想法一般,右拳直接化作虎爪,五指猛然一扭,一抓,犹如铁钳一般,直接抓住了佐藤正信的拳头,用力往后一掰。

  “咔嚓!”

  伴随着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佐藤正信那五根手指直接被古乐天给掰断了。

  剧烈的疼痛让佐藤正信忍不住的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但是剧烈的疼痛也激起了佐藤正信心中的暴戾,想也没想的抬起脚,一个膝撞狠狠的撞向古乐天的胯下。

  可是没有等佐藤正信的腿踢起来,古乐天的左手已经一拳重重的轰在了佐藤正信的膝盖上,直接将他的膝盖打断,骨头断裂的声音伴随着佐藤正信的惨叫在四周响起。

  左腿膝盖被古乐天砸断,佐藤正信立刻失去了平衡,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砰!”

  没有任何的犹豫,古乐天右脚高高的抬起,一个膝撞狠狠的撞在佐藤正信的下巴上,巨大的力量直接让佐藤正信身子腾空而起了,下巴更是在巨大的力量撞击下,直接被撞得粉碎,血肉模糊的,雪白的牙齿夹杂着鲜血从嘴里喷出来。

  “砰!”

  佐藤正信重重的砸在擂台边缘,身子抽搐了两下,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来,直接就昏死了过去。

  “这一局古乐天胜。”

  当裁判读到十秒之后,佐藤正信还没有起来,顿时没有任何犹豫的宣布了比赛结果。

  在听到裁判的声音之后,魏旭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到了极点,他怎么没有想到自己费尽心机找来的佐藤正信竟然几个回合就被秋天瑞的拳手给废掉了,看样子这辈子都没有在办法参加比赛了。

  尤其是看到秋天瑞朝着自己这边走过来的时候,魏旭脸色变得越发的难看了起来,他以前不是没有输给魏旭,但是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种不爽过。

  “秋少,你这是过来看我笑话的吗?”魏旭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着秋天瑞,语气阴冷的说道。

  “看你的笑话?”

  秋天瑞冷笑一声说道:“魏少,我要是想看你的笑话,早就看够了,我只不过是想要提醒你一下,你输了,是不是该把钱给我了。”

  “你……。”

  没有等魏旭把话说完,秋天瑞已经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话:“怎么,魏少,你想赖账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