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会所有的东西后,你母亲找我要了一千块钱,说想要用这一千块去股市当中试试水,我当时认为你母亲虽然说非常的妖孽,但股市终究是波诡云谲,千变万化,一千块钱根本就翻不起任何的风浪,不过,我也没有拒绝,就给你了母亲一千块钱,并且笑称,如果你母亲要是没了可以来找我,不过,这一等就等了足足半年的时间。”

  “当我再次想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再去询问你母亲那一千块钱还有多少的时候,你母亲给我看了一下她的账户。”

  说到这里,老人并没有开口说下去,而是一脸自豪看着陆天星三人说道:“你们猜猜,我在账户里面看到了多少钱。”

  看着老人那满脸笑容和自豪的神色,坐在老人旁边的苍梧一脸的黑线,他还从来没有看见过自己师傅这么小孩子的一面,何况,不是傻子都看得出来,这笔钱肯定不是一个小数目。

  “十万?”

  白芷晴看着老人的模样,很配合的猜测一句。

  “我觉得是应该一百万。”林倩茹在这个时候也开口说道。

  “不对。”

  老人含笑这摇了摇头,最终将目光落在了陆天星的身上:“天星,你觉得是多少。”

  “一千万?”陆天星尝试说出了一个数字。

  “不错,就是一千万。”

  老人重重的点了点头。

  “吸!”

  听到老人的话,陆天星三人再次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脸上掩盖不住的惊骇之色,这未免也太恐怖了,这可是一千块,哪怕是最股市神话,恐怕也无法用一千块在股市当中完成逆袭,但是江红艳却能够靠着一千块,在短短半年之内,将这一千块足足翻了一万倍,想一想就让人感觉到恐怖。

  看着陆天星三人那掩盖不住的惊讶之色,老人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当时我看见这账户的时候,表情也是跟你们一样,难以置信,后来你母亲将这一千万转变成一个亿的时候,她将这自己赚到的钱全部捐了出去,捐给了那些有需要的贫困山区的儿童。”

  “当时你母亲刚好十九岁,本来我以为你母亲是打算创建一个公司,在商海纵横的时候,你母亲却跟我说,她想要出去走走,去看一看这个世界。”

  “当时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实在是有些难以置信,因为你母亲自从跟随我来到琴岛后,基本上就没有踏出过这个别墅半步,可是我实在太清楚你母亲的性格了,说白了就是牛脾气,倔驴,一旦决定下来的事情,不会改变。”

  “于是我同意了下来,但是在你母亲离开家之后,我立刻派人去跟踪你母亲,可是我太小瞧你母亲了,你母亲虽然不是武者,但是却也不是傻子,很轻松的就摆脱了我派过去暗中保护她的武者,为了让我放心,你母亲还特地打电话给我,说让我不用担心,她不会有事的。”

  “本来我想劝你母亲回来的,最终在你母亲的劝说下,我同意了下来,答应了你母亲,让她一个人出去体验生活,但是必须每个月都打电话给我。”

  “也正是因为我的这个决定,才害了你的母亲。”

  老人长长的叹息了一口气:“我原本以为你母亲在外面玩累了,见识到了人心的居心叵测,就会回来了,可是这一去就是三年,并且,你母亲也没有去体验生活,而是成为了一位明星。”

  “当时我知道你母亲成为一个戏子的时候,我勃然大怒,我江流风的女儿怎么能够成为一名戏子,一名卖笑的戏子,当时我直接就派人想要把她带了回来。”

  “虽然最终你母亲回来了,变得和平常没有什么区别,但是我能能感觉得出来,你母亲再也没有从前那么开心了,直到某一天晚上,我才偶然的发现她竟然偷偷的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唱歌,并且让朋友把她的歌声录下来,制作成光盘。”

  “当我出现在你母亲面前的时候,我在你母亲的脸上看到了恐惧,那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害怕眼神,对我的恐惧和害怕,那一晚上,我和你母亲谈了一晚上,我才终于知道你母亲为什么非要做明星,原来你母亲离开琴岛后,看得多了,也见的多了,知道自己无论再怎么有钱都只是杯水车薪,而明星恰恰拥有非比寻常的号召力和影响力,你母亲也想成为一个明星,用自己的号召力来让更多的人来帮助有需要的人。”

  “当我知道她的想法后,彻底的愣住了,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你母亲想要成为一个明星是想要号召别人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当时我也想要看看你母亲能不能做到,便同意了下来,但是在此之前,你母亲告诉我,她不想借用我的身份来成功,她想要依靠自己,于是我编织出了一个谎言传遍了天下,说你母亲一直待在琴岛,而外面和你母亲长得非常像的人不是你母亲,甚至连姬行云都被蒙骗了。”

  “自从再次离开琴岛之后,而你母亲也没有让我失望,在很短的时间内,你母亲便一炮而红,成为了当时最当红的明星,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不知道有多少的人想要追求你母亲,但是你母亲统统不屑一顾,你也知道纨绔子弟是什么尿性,追求不到之后,就开始使用什么下三滥的手段威胁你母亲,也就在这个时候,你父亲陆天战因为江南的事情,和你爷爷赌气,一怒之下离开了江南。”

  说到这里,老人的脸色渐渐变得沉重了起来。

  陆天星看着老人的脸色,脸上也出现了一道凝重之色,他知道老人接下来所要说的事情,恐怕才是真正的重中之重。

  老人并没有立即开口说话,而是重重的从口中吐出一口闷气,才缓缓的开口说道:“你应该听你爷爷说过你父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那就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说不好听点,那就是一天到晚闲着没事,喜欢四处瞎管闲事的家伙,或许是上天安排的,当你父亲来到京城之后,恰巧就碰到了几个世家子弟想要对你母亲动手动脚,按照你父亲的性格,怎么看得过去,直接出手教训了这群富二代一顿。”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