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这件事情,我和你爷爷都是勃然大怒,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杀意,准备杀向京城,可是我和你爷爷不同,我只在乎你母亲过得好不好,而你爷爷却是江南的霸主,虽然有人派高手拦截他,但是最终被他杀到了京城,而我在前往京城的途中,我被人给拦了下来,对方派出了大量的高手对我进行拦截,因为外界传言我是你母亲的父亲,那一战,我终究是寡不敌众,虽然杀了不少的拦截者,但是我自身中了剧毒……。”

  说到了这里,老人停了一下,这才再次开口说道:“当我身中剧毒之后,我第一时间就是想到的是拼着将死之身杀到京城,将京城所有的世家连根拔起,但是最终被姬行云给拦住了,他告诉我,我这样贸然进京城,别说是为你母亲报仇了,我估计也你难逃一死。最终我被姬行云给劝住了,我不怕死,但是我知道我绝对不能死,而且,我要是死了,那就真的是一了百了了,我要努力的活下去,我要活着为你母亲报仇,也因为这个信念,因为姬行云的帮忙,我们体内的中的毒给压制了下去。”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留在了琴岛,并且暗中培养自己的势力,开始让人调查一切,我要知道到底是谁害死了我的女儿,我要让他们统统付出惨痛的代价,同时在这二十多年内,我不断的寻找各种机会,将京城一些和你父母就有关的世家统统给灭了,只留下了杨家和唐家,一个是根深蒂固的京城老牌势力,一个在蜀中经营了几百年,我要是贸贸然的对他们动手,不但对付不了他们,反而会功亏一篑,所以我只能忍,忍到一个可以动手的机会来。”

  “更重要的是经过我这么多年的调查,我也发现了一件事情,相信天星你也从姬行云哪里得到了消息。”

  老人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将目光落在了陆天星的身上,沉声说道:“当初胆敢半路截杀你父亲的那些世家,之所以有胆子,其中还有一个幕后黑手在后面推动者,相信这个黑手你应该是知道了,他就是天神。”

  “天神?”

  陆天星听到这话,脸上闪过一丝疑惑之色,按照姬行云说的,龙家如果想要传宗接待,寿命绝对不会太长,距离他父亲身死,已经足足过去二十多年了,如果真的是天神策划话,那岂不是说龙家找到了解除诅咒的办法了?

  似乎感受到了陆天星眼中的疑惑,老人缓缓的开口说道:“天神,并不指的是一个人,而是一个代号,龙家每一代最杰出的天才就是天神,是未来龙家的掌舵者,你的父亲是死在上一代的天神手中,而如今悬赏芷晴性命的人,却是龙家这一代的天神。”

  听到老人的话,陆天星眼中闪过一道凌厉的杀意,新仇旧恨,看来他必须要去日本一趟。

  “天星,你的手上是不是也有四象戒指。”老人看着陆天星,突然开口说道。

  “恩。”

  陆天星轻轻的点了点头:“我手上有两枚四象戒指。”

  “江……。”

  而就在这个时候,坐在旁边的白芷晴,刚想开口叫江老,可是在觉察到老人的身份后,立刻停了下来,改口说道:“外……外公,这么说如果凑齐四枚四象戒指,就能打开那个所谓的炼气士的坟墓吗?那里面真的有长生不老的力量?”

  听到白芷晴对自己的称呼,老人脸上微微露出了一丝笑容,点了点头说道:“至于这个炼气士的坟墓当中到底有没有拥有让人长生不老的力量,我也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这炼气士坟墓当中绝对拥有超乎人想象的力量,甚至能够让人突破到陆地神仙的境界。”

  “陆地神仙?外公,这个境界真的存在吗?”

  白芷晴和林倩茹都是微微一愣,她们和陆天星待在一起,自然知道武者之间的境界划分。

  “不知道。”

  老人轻轻的摇了摇头:“相传能达到这个境界的人唯有张三丰和达摩等屈指可数的人达到过这种境界,但是究竟是不是真的,就没有任何人知道了。”

  说到这里,老人像是了想起了什么,猛地抬起头看向陆天星:“天星,四象戒指你先收好,暂时不用拿出来。对了,天星,如果你以后想要找杨家和唐家报仇的话,千万不要轻举妄动,至少在你没有突破到神话级后期之前,绝对不能踏入蜀中半步,你明白吗?”

  “外公,我知道该怎么做,我不会轻举妄动的。”

  陆天星郑重的点了点头,他现在并没有完全的把握去对付唐家,贸然对唐家动手,踏入蜀中,他必死无疑。

  “恩,你明白这个道理就好。”

  老人微微点了点头,他真的担心自己说出这些往事以后,陆天星会忍不住冲向唐家和杨家,和他们决一死战,现在陆天星的实力虽然很强,但是和杨家,唐家比起来,还是差的有点远。

  “天星,我听说你这一次并没有杀孙耀阳?”老人看着陆天星,再次开口说道。

  “恩!”

  陆天星点了点头,道:“这一次我来琴岛,估计会被很多人给注意到,说不定就有人想要算计我,而孙耀阳前几天来找我,估计是想拖延时间,给孙家一丝喘息的机会,所以我干脆将计就计,给了孙耀阳七天的考虑时间,到时候孙耀阳肯定不会坐以待毙,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对付我,我也可以利用这次机会,将那些想要算计我的人统统引出来,到时候可以一网打尽,就算找不到幕后主使,杀了他们几个高手,我想也足以让他们心疼了。”

  听到陆天星的话,老人皱了皱眉头,道:“你这么做怕是有点冒险了。”

  “外公,冒险才有大收获。”

  陆天星微微一笑,道:“再说了不是还有苍梧吗?难不成外公你认为你亲自调教出来的高手,会应付不了这个危险?”

  愕然的听到陆天星的话,老人微微一愣,紧接着哈哈大笑了起来:“说的不错,我江流风亲自调教出来的徒弟,怎么可能灭不了一群蝼蚁,杀他们易如反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