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是这么想,秋天瑞越是觉得有这个可能,毕竟,对于任何女人来说,你想要走进她内心的办法有很多,但是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像是一个英雄一样出现在她的面前,帮助她化解所有的危机,这是走进一个女人内心最好的方法。

  毕竟,无论是什么女人,在内心深处都有一个王子救公主的梦想,秋映蓉也不例外。

  英雄救美的桥段固然是老套,但是你却不得不承认这个老套的方法对于女人来说都拥有莫大的吸引力,也是经久不衰的好办法。

  更何况,陆天星不只是第一次帮了秋映蓉,第一次在奢侈品商店,在秋映蓉最绝望的时候出现,帮助她救了自己的女儿,第二次又在秋映蓉绝望的时候,宛如一个英雄一般出现,又救了她一次,这一次又一次的英雄救美,无疑是让这一份感激之情再度上升。

  如果说秋映蓉已经结过婚了,老公没有死,或许这份感激之情无论怎么上升,都只是感激之情,但是现在秋映蓉的老公早在四年前就死了,她的天已经塌了下来,如今陆天星却出现在她的生活当中,为她扛起了这片已经塌了的天地,保护着她不受到任何的伤害,那么这份恩情自然而然的就会转变成一种爱,绝对会把陆天星当做自己这辈子的依靠。

  哪怕秋映蓉现在并没有说出来,但是陆天星影子已经扎根了下来,甚至秋天瑞敢肯定,如果自己的姐姐以后再遇到什么麻烦的话,在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找秋家或者是他这个亲弟弟帮忙来解决麻烦,而是会在第一时间找陆天星来帮忙,来解决这个麻烦,因为在秋映蓉的心中,陆天星就是她的天。

  这也是人的潜意识,就如同小孩子在学校,他们在遇到解不开的麻烦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找老师,因为在他的潜意识告诉他,在学校老师才是最可靠谱的,最能帮助他的人,在家里,这个潜意识自然就会变成父母,而在大街上,首先想到的就是警察,这是一种潜意识,你会觉得这些人能帮助你,而不是去找其他人。

  如果在这个时候,又让秋天瑞知道,陆天星和秋映蓉已经阴差阳错的发生了负距离的接触,成为他事实上的姐夫,不知道秋天瑞又会作何感想。

  虽然秋天瑞察觉到了秋映蓉对陆天星的情愫,但是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将这份心思全部压了下去,但是在心底却暗暗下定决心,等舞会结束之后,自己一定要去找秋映蓉好好的聊聊。

  “陆少,你刚才那位朋友呢!”秋天瑞和蒋天宝两人走了过来,颇为好奇的问道。

  “他说他在外面转转,待会在进来。”

  陆天星开口解释了一声,抱着灵灵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

  “爸爸,吃苹果,这里的苹果可甜了。”

  看到陆天星坐下,灵灵立刻将手上拿着的一个咬了几口的苹果放在了陆天星的嘴边,眼睛当中带着强烈的希冀之色。

  “好啊,谢谢灵灵。”

  看着灵灵那充满希冀的目光,陆天星微微一笑,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张开嘴在苹果上使劲的咬了一口。

  看到陆天星咬了一口苹果,灵灵那瓷娃娃般的脸蛋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的灿烂了起来:“爸爸,你今天去哪了,我和妈妈今天去找你了,你怎么不在房间啊,我说打电话给你,妈妈说你在忙正事,不让我打电话给你。”

  听到灵灵的话,陆天星抬起头看了一眼秋映蓉,这才轻声说道:“爸爸今天有点事情要处理,就和你白阿姨,林阿姨离开了酒店,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我想爸爸了。”

  灵灵抱着陆天星的脖子,说道:“爸爸,以后你跟我一起睡好不好,我想你每天给我讲故事,哄我睡觉。”

  “灵灵,不许胡闹。”秋映蓉在旁边重重的说道。

  灵灵没有去看秋映蓉,而是可怜兮兮的看着陆天星,那小模样,就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好,好,等有时间,你就到爸爸这里来好不好。”

  看着灵灵充满小委屈的模样,陆天星就感觉自己要是不答应的她的话,就仿佛做了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

  “耶,我就知道爸爸你对我最好了。”

  灵灵听到陆天星的话,立刻破涕为笑,扬起小脑袋在陆天星的脸上吧唧一声,使劲的亲了一口气。

  看着灵灵那清脆悦耳的笑声,就仿佛这笑声会感染一样,所有人的心情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白芷晴,林倩茹,秋映蓉依旧是说这话,陆天星一边逗着灵灵,一边和蒋天宝和秋天瑞说这话。

  ……

  与此同时,距离天宝号所在的港口几公里之外的一个沙滩上,一艘艘的快艇停在海边,伴随着海浪一阵上下起伏着。

  在沙滩上,密密麻麻的聚集则数十人。

  这数十人站在那里,没有任何的声音发出来,显得安静到了极点,而且,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散发出一股浓浓的肃杀之气,面色也是冷漠到了极点,如同一台台杀戮机器一样,让人不寒而栗。

  时间就这样悄声无息的流逝着,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道沉闷的脚步声陡然响起。

  这陡然响起的脚步声在这寂静的夜晚显得异常的刺耳。

  下一刻,一个浑身上下散发出狰狞和阴冷男子率先从旁边走了出来,而在这个男人的背后,还跟着一个女人,同样是面容肃穆,充满了冷厉的杀意。

  在微弱的月光照耀下,可以清晰的看见这两人的面容,赫然是孙耀阳和章悦。

  “耀阳,你真的决定今天晚上动手吗?”

  章悦看着身边眼窝深深凹陷下去,浑身上下散发出森然气息的孙耀阳,脸上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担忧之色。

  “没错,今天晚上我一定要动手,这是最好的机会。”

  孙耀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声音沙哑的说道:“陆天星这个小杂种已经见过江流风了,如果我再不动手的话,那我就彻底没有机会了。”

  “而且,悦儿,你也看见了,今天晚上是最好的机会,蒋天宝居然邀请陆天星这个小杂种去开什么海上舞会,大海之上,四面都是水,没有援军,也没有支援,今天晚上是我们动手最好的机会,就算是杀了陆天星那个小杂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知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