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

  唐文虎在听到唐风行的话之后,摇了摇头说道;“这两天的时间,黄家没有和陌生人联系过,所联系的人除了炎黄组和阎罗殿的人之外,那就是香江一些在官·方层面的人了,除此之外,没有和任何陌生的电话联系过。”

  “那炎黄组和阎罗殿的和陌生人联系过吗?”

  “没有。”

  听到唐文虎的话之后,唐风行一下子陷入到了沉默当中,黄家,阎罗殿和炎黄组都没有和任何的陌生人接触过,难道说他的想法了,陆天星派往香江最大的底牌就是炎黄组,再也没有第三方势力了?

  唐风行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又一个的念头,好半天才开口,语气充满了郑重之色:“文虎,你确定你的这个消息没有?”

  “属下十分的确定。”

  唐文虎那充满保证的声音从电话中传到了唐风行的耳朵中:“属下可以保证这个消息绝对没有任何的误。”

  “好,既然确定了,那就动手。”

  唐风行在听到唐文虎的话之后,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文虎,你们今天晚上就动手,将黄家给我一网打尽,我要让黄家的人,包括阎罗殿的人在内,见不到明天的太阳,还有一点,文虎你给我记住了,千万不要杀了炎黄组的人,你只需要镇压他们就可以了,记住,千万不要杀了他们,不然,我也救不了你。”

  “是,家主,我知道了。”

  “那好,文虎,我等着你的凯旋归来。”

  “家主,你就放心好了,我会提着阎罗殿的人的人头回来见你的。”

  “恩,小心一点,一旦发现情况不妙,立刻撤退,明白吗?”

  “是,家主,我知道该如何做的。”

  唐风行在听到这话之后,没有再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之后,唐风行直接将手机扔在了书桌上,那嘴角露出了一道野兽般的嗜血之色,那眸子当中也流露出一种饿极了的野兽在看到猎物之后,露出的那种凶残嗜血的光芒:“陆天星,陆家,这一次我就让你们看看我们唐家的底蕴,这一次我就好好的陪你们陆家好好的玩一玩,看看到底鹿死谁手,等我灭了你们,我会将你们陆家所有人全部送进地狱,让你们在地狱团聚的。”

  这一刻,唐风行的想法和陆浩月的想法,在这一刻不谋而合,全部都打算在今天晚上动手了。

  只不过两人动手的方向不同,唐风行是打算对黄家动手,将阎罗殿派往香江的成员全部杀得干干净净,然后一步步的蚕食陆家,而陆浩月却是打算将唐家在外面的那些剩余势力全部一网打尽。

  虽然两个人动手的方向都不相同,可是预料得到,今天晚上必定是血流成河,这绝对是法避免的。

  ……

  夜晚来的很快,不知不觉间,夜幕已经降临,那白天的喧嚣也因为黑夜的降临渐渐的变得安静了下来。

  漆黑的夜空当中,那冷冽的寒风呼啸的瓜果,发出‘呼呼’的声音,吹打在树枝上,让那已经光秃秃的树枝发出刺耳的声音,并且在那寒风当中带着一股刺人的寒意,刮在人的脸颊上一阵刺骨的疼,让人有些控制不住的裹紧了身上衣服,快步走过,打算在最短的时间内回到温暖的房间当中去。

  当寒风吹过,地面上的一些垃圾,塑料袋被卷了起来,飘荡在空中,格外的吸引人的眼球。

  江淮,徽安省的省会,是华夏史前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再加上那沿江通海的地理特质让徽安省成为了典型的山水江南,鱼米之乡。

  此刻,整个江淮都是灯火辉煌的,绚丽多彩的霓虹灯将整座城市都给点亮了,让人有一种忍不住的沉醉其中的感觉。

  在一家奢华的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当中,陆浩月站在那巨大的落地窗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楼下那灯火辉煌的世界,眼神波澜不惊,整个人就好像一个雕像一般,一动不动的。

  陆浩月的目光幽幽的看着窗外的景色,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眼神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让人猜不透他的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

  虽然猜不到陆浩月心中想些什么东西,但是有一点毫疑问的是,这一刻的陆浩月是在等,等待着陆川传回来的消息。

  早在和陆老爷子下过棋之后,他就回来了,带领着陆家的人离开了江南,来到了江淮,因为唐家剩下的势力就藏在江淮当中。

  “咚!”“咚!”“咚!”

  忽然,一阵敲门声从外面传了过来。

  在听到敲门的声音,陆浩月没有回头,只是开口说道:“进来。”

  陆浩月的声音很轻,很淡,但是却清晰的传到了外面,几乎让人误以为陆浩月在耳畔说话一般。

  在陆浩月的话音刚落,房间的门立刻被人从外面给推开了,陆川的身影出现在了房间当中,大步流星的朝着陆浩月走了过去。

  在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之后,陆浩月理解转过身来,目光望着声音发出的方向。

  当看到陆川之后,陆浩月的嘴角露出了一道发自内心的笑容:“陆总管,怎么样了,都安排好了吗?”

  陆川走到陆浩月的身边,一脸认真的点头道:“家主,已经全部安排了,只等待时机一到,我们立刻动手,将唐家在外面的势力全部一网打尽。”

  “恩,那就好。”

  陆浩月在听到陆川的话之后,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陆总管,今天晚上就辛苦你一下,再跑一趟了。”

  “没问题,家主交给我了。”

  陆川重重的说道:“我可以保证今天晚上绝对没有任何的人可以逃出去的。”

  “恩,那就好。”

  陆浩月点了点头说道:“陆总管,今天晚上如果玫瑰亲自前往的话,那你就暂时不用动手,给我在暗中保护玫瑰就可以了,绝对不能让她出现任何的意外,明白吗?”

  “是,家主。”

  陆川没有任何犹豫的点了点头,玫瑰就是陆天星的女人,那就是陆家的人,作为陆家的总管,他自然有责任有义务保护陆家的少奶奶。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