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没有给任何人反应的机会,原本消失在海面的孙耀阳,身影再次冲天而起,只不过这一刻,在他的身体周围无数的海水同样是冲天而起。

  孙耀阳五指张开,那神话级后期武者的真气毫无顾忌的爆发了出来,所有的海水还未落下,就已经悬浮在了半空中,随着孙耀阳手臂一动,化作雨点般朝着陆天星砸了过去,声势惊人,咄咄作响,洞穿空气。

  白芷晴和林倩茹两人在看到这一幕之后,俏脸瞬间闪过一丝苍白之色,那双粉拳也攥的更紧了,而且还布满了汗水,脸上的担忧之色也浓厚到了极点,心中不断的为陆天星祈祷着。

  “来得好。”

  陆天星不进反退,直接冲向孙耀阳,身上真气滚滚如潮,那些海水还未靠近他,便仿佛遭遇到了无形的重击,纷纷炸裂。

  “不败皇拳,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陆天星抬手就是一拳轰出去,狂暴的真气席卷当空,只见孙耀阳驱使的海水瞬间纷纷爆炸,化作密密麻麻的小水滴,随即以更快的速度倒飞回去,朝着孙耀阳撞了过去。

  “哼,拳法通神。”

  孙耀阳大吼一声,无比雄厚的真气从他的身上爆发出来,萦绕在他的手臂上,就这么直直的一拳轰出去。

  “砰!”“砰!”“砰!”

  拳风浩荡,如同一道无形的屏障挡在孙耀阳的面前,那些洞穿空气呼啸而来的水滴瞬间被震得粉碎。

  “咚!”

  两人的拳头狠狠的在半空中碰撞在一起,如同两军对垒垒起的大鼓,沉闷惊人,狂暴的力量一下子爆发了出来,两人脚下的海水轰然炸裂,化作滔天巨浪席卷四周,那十几艘快艇直接被掀翻,连天宝号那庞大的身躯也随着海浪上下起伏了起来,给人一种随时都有可能被海浪掀翻的感觉。

  众人感受到摇晃的天宝号,嘴巴立刻张开,几乎都合不拢了,脸上完全被震惊之色所笼罩,难以置信,单凭人力,居然能够将一艘巨大的天宝号游轮给掀动,难道这就是神话级境界的力量吗?

  这未免也太可怕了!

  他们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一个家族只要出现一个神话级后期的武者,便能踏入顶级家族的行列了,有这么可怕的高手,有几个人会是你的对手。

  而魏旭此刻也透过窗户看着陆天星和孙耀阳的交手,那张脸庞扭曲到了极点,脸色充满了怨毒之色。

  他之前还在想着等舞会结束之后,找个机会派几个人狠狠的收拾一下陆天星,但是现在陆天星的实力就像是一记无形的巴掌扇在他的脸上,不响,但是却生疼无比。

  秋天瑞早就知道陆天星的实力如何,虽然有些惊讶,但是不至于震惊。

  而赵元龙则是满脸震惊的看着陆天星,他从陆天星的话里听得出来,陆天星不是一个普通人,而是一条过江猛龙,但是现在看来,这哪是一条过江猛龙,分明是一条翱翔九天的真龙,只可惜魏旭也在这里,不然的话,魏旭要是敢对陆天星做什么,那魏家肯定会从煤省烟消云散。

  强大!

  此刻,在所有人心中,对陆天星的实力评价只剩下强大两个字。

  蒋天宝站在甲板上,双拳紧紧的握在一起,浑身上下有些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可怕,太可怕了,他知道陆天星的名声有多么的大,实力也很可怕,但是他从来没有想到陆天星的实力竟然可怕到了极点,恐怕以一己之力,就能扫平整个蒋家。

  在震撼的同时,蒋天宝心中浮现出一个再也控制不住的念头,那就是一定要抱紧陆天星的大腿,哪怕陆天星现在树敌无数,但是只要陆天星不死,他蒋天宝说不定就能带领蒋家从一个二流家族走向顶级世家的行列。

  他是商人,追求的是富贵险中求。

  “大路朝天。”

  “不败皇拳。”

  陆天星和孙耀阳两人的拳头再次重重的轰在一起,狂暴的力量席卷四周,将海水砸的冲天而起,如同下雨一般留下。

  孙耀阳立刻就感觉到一股无与伦比的力量碾压而来,骨骼被看陆天星这一拳真的啪啪作响,体内气血一阵翻涌,身影再也控制不住的朝着后面飞去,同时心中不由惊骇到了极点:“这……这怎么可能,他只不过是神话级中期的境界而已,他的真气怎么可能比我的真气还要可怕,我才是神话级后期的武者啊。”

  “陆天星,你不是神话级中期的武者?你是神话级后期武者?”

  孙耀阳好不容易才稳定自己的身形,一脸忌惮的看着陆天星,同时心中掀起滔天巨浪。

  陆天星实在是太诡异了,诡异到了极点,先不说他那让人堪比乌龟壳的防御,光是那真气的质量就让他有一种心惊胆颤的感觉,明明陆天星只不过是一个神话级中期的武者,但是真气质量却可怕到了极点,甚至比他用怒神丹强行提升之后的实力还要可怕得多,这怎么可能。

  陆天星听到孙耀阳的话,咧嘴一笑,道:“孙耀阳,你放心,我不是神话级后期,我要是神话级后期,我要杀你,就跟当初在酒店一样,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捏死你了,不过,现在也差不多,我该上你上路了。”

  耳畔响起陆天星的话后,孙耀阳的脸色立刻难看到了极点。

  蔑视!

  陆天星这番话就是赤果果的蔑视,或者说是完全没有把孙耀阳的话放在眼中,换而言之,陆天星这句话就是在告诉孙耀阳,你应该庆幸我不是神话级后期,否则,你连在我面前蹦的资格都没有。

  这对于来势汹汹,打算诛杀陆天星的孙耀阳来说,绝对是最大的嘲讽。

  “好,好得很,今天我就要看看,你这个小杂种到底有多强。”孙耀阳脸色森然,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注定看不到了。”

  陆天星轻笑一声,道:“因为你今天晚上注定要死。”

  话音落下,陆天星脸色猛然一变,一股浓浓的危机感陡然弥漫在心头,如同在这一刻被一头嗜血的猛兽给盯上了一般,目光顷刻之间变得如同鹰隼一般凌厉了起来:“怎么,既然你们今天敢来袭击我,难道你们就只敢藏头露尾吗?”

  听到陆天星的话,孙耀阳似乎也感受到了什么,那眼角的余光不停的朝着四周扫荡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