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挡不住麻生一刀,那你觉得我挡得住麻生一刀吗?”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充满嘲讽的声音传来,不过,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让人根本听不清楚这个声音到底是从什么地方飘过来的。

  “你们终于出现了,我还以为你们会像一条狗一样在旁边躲着一辈子呢!想要杀小少爷,你们问过我没有。”

  声音还未落下,只见一道身影犹如鬼魅一般,出现在天宝号游轮的最高处,随后踏空而行,身影如电一般,扑向麻生一刀,手上的长枪快若闪电,化做一点寒芒,直点麻生一刀咽喉而去。

  这一枪,如同燎原烈火一般,势不可挡。

  “飞星。”

  麻生一刀的脸色凝重到了极点,没有任何的犹豫,手上的木刀陡然出鞘,刀意铺天盖地,萦绕在木刀上,宛如一点寒星在夜空中闪烁,迅疾如电,直刺半空。

  “当!”

  寒芒和寒星同时撞击在一起,麻生一刀的身影微微往后退了两步,而这道身影则是退了四五步,这才停了下来。

  来人和哭面使者的装扮差不多,脸上带着一张铁质面具,手上拿着一杆丈二铁枪,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烁着一点点的寒芒。

  来人不是苍梧,又是谁。

  “苍梧。”

  麻生一刀看了一眼苍梧,冷笑着问道:“要是江流风没有被废的话,挡住我或许还有这个可能,但是就凭你一个苍梧,你觉得你挡得住我吗?”

  苍梧冲着陆天星和司马凌云微微点了点头,随后将目光落在了麻生一刀语气波澜不惊的说道:“麻生一刀,当初你让我师傅压制实力跟你打,甚至不惜低你一个境界,结果你还是被我师傅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狼狈逃回岛国,现在谁给你勇气说这番话的。”

  听到苍梧的话,麻生一刀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到了极点,这简直是他这辈子的耻辱。

  当时他跟江流风一样,年少轻狂,年纪轻轻的就踏入到了神话级中期,当时他意气风发,认为在岛国已经找不到对手,便收拾行囊去了华夏,准备在华夏扬名立万,将华夏武道踩在脚下,并且打出了同等级当中,有我无敌。

  刚来华夏的时候,的确也是顺风顺水的,结果就遇到了江流风,当时江流风才刚刚踏入神话级后期,在京城也是声名鹊起,他就去挑战江流风,希望江流风压制自己的实力跟自己打一场,结果胜负显而易见,江流风将自身实力压制在神话级中期,直接就是吊打他。

  如果是这样的话,麻生一刀也不会把这件事情当成是耻辱,毕竟,江流风是神话级后期的高手,将实力压制到神话级中期,他输了也不算什么丢人的,关键是江流风在他输了以后,又找他打了一场,而且是将实力压制在了神话级初期,结果他还是被吊打,直接在十招之内,被江流风给打的求饶了。

  这就是耻辱了,一个神话级后期的强者硬生生的将实力压制到了神话级初期,哪怕江流风战斗经验丰富,也无济于事,毕竟一重修为一重天,神话级初期和神话级中期有着天差地别,这种感觉就好像你明明拿着冲锋枪,而你的对手只是拿着一根木棍,对方还差你百八十米元,结果你被拿着木棍的人给干掉了,这绝对是一辈子的耻辱。

  苍梧的话,让麻生一刀的心中忍不住的升腾起了一阵掩盖不住的杀意:“好,好得很,我今天倒想看看江流风的徒弟到底有什么厉害的,等我杀了你,在解决陆天星。”

  麻生一刀心中十分的清楚,如果不杀了苍梧的话,他绝对杀不了苍梧,虽然苍梧刚才和他交手,落于下乘,但是麻生一刀很清楚,一旦苍梧和他拼命,他就算杀了苍梧,也绝对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一旦他身受重伤,必死无疑,他走不出华夏。

  “杀我,那你尽管来试试,看看我们谁生谁死。”苍梧丝毫不惧的说道。

  一时间,苍梧和麻生一刀的身上都涌现出了滚滚杀意,一副生死之战的架势。

  “杀!”

  苍梧和麻生一刀突然发生一声怒吼,两人同时冲向出现对方。

  两人的速度很快,可以说是快若闪电,阵阵轰鸣声落在了半空中。

  苍梧牵制住了麻生一刀,陆天星和司马凌云两人的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哭面使者和笑面使者两人的身上,浓郁的杀意弥漫在空气当中,让整个空间的气息似乎在这一瞬间下降到了冰点。

  “哭面使者,你们想怎么死。”

  陆天星声音冰冷到了极点。

  “哈哈哈,我想怎么死?判官,我知道你的实力很强,但是你觉得我没有什么准备吗?”哭面使者一脸冷笑着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

  陆天星在听到哭面使者的话,心中陡然升起一阵不好的预感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蒋天宝那充满急促的声音传来:“陆少,司马组长,不好了,我刚刚接到消息,有一群人出现在了天宝号里面,他们正在朝着大厅杀过去,我的人挡不住他们多久的。”

  陆天星和司马凌云在听到这句话后,脸色猛然大变。

  而哭面使者则是在这一刻哈哈大笑了起来:“判官,司马凌云,你们现在觉得能够吃定我们吗?我们杀不了你们,但是却可以杀掉大厅里面所有人,你说他们要是全部死在了这里,会如何呢!”

  听到哭面使者的话,陆天星的脸色微微一变,此刻有人正在接近大厅,而白芷晴和林倩茹他们全部在大厅当中,而他们现在被哭面使者和笑面使者给牵制了,要是这个时候让人闯进大厅,一旦双方发生交锋,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他现在偏偏无法做什么,他相信哭面使者和笑面使者一定会阻止他,更重要的是从刚才的交手当中,他发现哭面使者比当初在京城的时候,还要强上一丝,一点被拖延住,哪怕是一点时间,后果或许都不堪设想。

  而司马凌云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那脸上的凝重之色也是不言而喻。

  而蒋天宝的脸色同样是难看到了极点,要知道这一次宴会的举办者是他,这些人要是全部死在了这里,他绝对难辞其咎,会死的非常惨。

  更重要的是,万一陆天星怀疑他和这些人有瓜葛,故意将游轮开到这海面上来,别说是他要死,说不定连蒋家都会从这个世界上灰飞烟灭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