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手,五十势。”

  一名看似为首的保镖大吼一声,手臂微微一动,一杆折叠的银枪出现在手中,其他人同样是身躯一震,一杆折叠的银枪出现在手中,微微一抖,瞬间化作丈二长枪,枪芒如电,贯穿了虚空,狠狠的刺在那一道刀芒之上。

  “轰隆隆!”

  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凭空响起,那刀芒直接被刺穿,化作了漫天碎屑。

  “出枪势。”

  又是一个冰冷的喝声响起,保护着白芷晴的那几名保镖猛然收枪,随后在那几名黑衣男子惊恐万状的目光下,再次向前踏出一步,手上的银枪神出鬼没一般,陡然出现,直刺而出,而且速度快到极限,几乎不给那几名黑衣男子反应的机会,直接刺在了那几名黑衣男子的咽喉上。

  “噗通!”

  随后银枪微微一抖,这几名黑衣男子的尸体直接给挑飞了出去。身子抽搐了两下,再也没有了任何的声息。

  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

  这一句话可以说是完美的权势了这几名保镖的攻击,快若闪电,枪出则死。

  “好可怕的枪法,难道这就是师傅告诉过我的神枪卫?”

  司马凌云这个时候从外面冲了进来,看着那几名保护白芷晴的人干净利索的解决掉那几名黑衣男子,脸上忍不住的闪过一丝惊讶之色。

  神枪卫,江流风亲自培养出来的侍卫,这些人虽然实力比不上苍梧,但要是论可怕程度绝对不比苍梧要差,尤其是神话级境界之下,一旦联手,这些人绝对堪称无敌,这一点从刚才那神出鬼没的枪法就看得出来,一人可敌,两人可怕,三人联手不可挡。

  “枪一,见过司马组长。”看到司马凌云走过来,领头的枪一立刻对着司马凌云说道。

  “你好,保护白小姐和林小姐的这些事情交给你们了,我去上面看看。”司马凌云看到枪一打招呼之后,立刻开口说道。

  “司马组长你放心,除非我们死了,绝不会让人伤害少奶奶她们的。”枪一声音平静的说道,但是语气中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司马凌云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身影一闪,大步流星的朝着楼上走去,他已经感受到了一股滔天的气势正在赶来,很显然这个人就是神话级中期的人,他必须要解决这个人才行。

  与此同时,在游轮外面,陆天星和哭面使者,笑面使者两人的战斗已经完全进入白热化状态,谁也奈何不了谁。

  “轰!”

  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碰撞,陆天星的身影直接往后面倒退了出去十几米之外,才在半空中稳住了自己的身形,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身上那原本整整齐齐的西装也变得有些破破烂烂起来,头顶上的那一尊造化神鼎也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痕,给人一种随时要破碎的感觉。

  相比于陆天星的狼狈,哭面使者和笑面使者两人也同样狼狈到了极点,哭面使者脸上的面具早就被打的支离破碎,露出一张布满了疤痕的脸,看起来十分的恐怖,身上也带着不少的伤口,有的地方甚至血痕深可见骨。

  而笑面使者同样是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身上看到任何的伤势,但是一条手臂却已经消失了,鲜血从他的肩膀滴落在海水中。

  “好,好,好,不愧是陆天战的儿子,我们竟然小瞧你了,不过,你今天注定要死,你必死无疑。”

  哭面使者面容扭曲的看着陆天星,曾几何时,陆天星在他眼中只不过是一只翻手可灭的可以,可是现在的陆天星却将他和笑面使者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这让他的内心瞬间充满了杀意。

  “杀我,还是让我送你们上路,给我死。”

  陆天星重重的喘息了一口气,突然一步踏出,脚步迈出的那一瞬间,手臂抬了起来,等冲到三人面前的时候,一记番天印轰出,掌心之中天翻地覆,顿时天塌地陷一般,带着彻骨的杀意轰然落下。

  哭面使者和笑面使者,在这一瞬间就感觉天地倒转了一般,陆天星的手掌瞬间化作了天地一般,带着惶惶天威朝着他们镇压而来。

  哭面使者面容狰狞,使得那张原本看起来就狰狞恐怖的脸色变得越发的恐怖起来,他嘶吼连连:“判官,你杀不了我的,你杀不了的。”

  哭面使者这一刻,彻底没有了任何的留手,手上的剑法全力施展出来。

  刹那之间,整个空间似乎都进入到了天地寂灭当中,看不见,听不见,五感全部被寂灭,虚空之中,一道道剑气凭空涌现出来,带着穿金裂石的锋锐,划破长空,鬼神莫测一般,直接轰向陆天星的手掌。

  而笑面使者也在这一刻将全身的力量催动到了极点,浓郁的血腥气息弥漫在他的身体周围,就宛如一个巨大的血海一样,不断的上下翻滚着,将笑面使者整个人都包裹在了其中,狠狠的朝着陆天星撞了过去。

  “哼,就凭你们两个还杀不了我的,哭面使者,我先送你上路。”

  看着两人那联手的攻击,陆天星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身躯微微一震,背后六条手臂再次衍生出来,不败皇拳瞬间施展出来,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六条手臂化作一拳,直接轰向笑面使者那撞过来的血色大球。

  轰!

  两道力量重重的撞击在一起,发出惊天动地的轰鸣声。

  陆天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而笑面使者直接被轰得倒飞了出去。

  “接下来轮到你了,给我破。”

  将笑面使者一拳轰飞出去,陆天星立刻将目光落在了哭面使者的身上,番天印带着雷霆万钧的力量轰然镇压而下,和那一道道穿金裂石的剑气碰撞在一起,狂暴的力量直接将那密密麻麻的剑气给撕裂的粉碎。

  “判官,给我死。”

  看到自己那一道道剑气被碾碎,哭面使者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反而是露出了一道阴谋得逞的笑容,那一道道破碎的剑气完全没有消散,全部都渗透到了番天印当中,混合在真气当中,就要侵入陆天星的体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