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对于所有人来说,注定就是一个不眠之夜,原本以为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宴会,结果差点儿就变成了夺命的死神了,哪怕现在他们依旧是毫发无损,但是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切,所有人身子都是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冷颤,下意识的踩了一脚油门,拼命的想要远离这里。

  陆天星,白芷晴和林倩茹等人也从甲板上走了下来,而受伤的苍梧,早在第一时间就被司马凌云安排的人送往医院治疗了。

  “陆少,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先走了。”秋天瑞停下了脚步,看着陆天星说道。

  “秋少,慢走。”

  陆天星微微点了点头。

  “陆先生,我先告辞了。”

  秋映蓉冲着陆天星打了一声招呼,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陆天星,没有再说什么,抱着灵灵跟着秋天瑞离开了这里。

  看着秋天瑞和秋映蓉的离开,一直跟在身后的蒋天宝,看着陆天星说道:“陆少,对于今天晚上的事情,我非常抱歉……。”

  “佛爷,要说道歉也是应该是我说!”

  陆天星打断了蒋天宝的话,说道:“这些人全部都是冲着我的,是我连累了你们才对。”

  蒋天宝急忙摆手说道:“不,陆少,你言重了,虽然这些人是冲着你来的,但若是你一个人的话,完全可以来去自如,完全不会遭到围攻,总是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若是不举办这场宴会,或许就不会出现这种事情了,对此,我深感抱歉。”

  “佛爷,你太客气了。”陆天星摆了摆手说道。

  和蒋天宝又说几句,陆天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带着白芷晴,林倩茹离开了港口。

  至于司马凌云则是留在了天宝号,无论如何他都是炎黄组的组长,这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自然要留下来处理。

  而与此同时,在琴岛一个酒店当中。

  陈长武一脸冰冷的坐在沙发上,脸上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焦急之色,今天晚上孙耀阳带着孙家的人准备动手的时候,他就得到了消息,就一直在暗中等待着消息传回来。

  手指尖夹着的香烟已经燃烧到了一半,那半截烟灰显得异常的显眼。

  “呼!”

  陈长武重重的从口中吐出一口闷气,脸上闪烁着阴晴不定之色,他本来也想插手这件事情的,那就是让孙耀阳和陆天星斗得你死我活的时候,突然出手,给予陆天星致命一击,要是陆天星死在了他的手上,他就狠狠的报复林雅妃这个臭女人了。

  可是,唐青云偏偏不准他动手,甚至明确的警告他,如果敢插手这件事情,那就送他上路。

  “叮铃铃……。”

  突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在房间内响起。

  听到这个手机铃声之后,陈长武急忙拿出了手机,当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之后,陈长武脸上闪过一丝激动之色,没有任何的犹豫接通了电话。

  “怎么样,是不是有结果了,陆天星是不是死了?”陈长武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只要陆天星死了,他就能报仇了,当日他被林雅妃给逼着跪着爬出了天龙会所,这是他一辈子的耻辱,要是能杀了陆天星的话,那绝对能够给林雅妃致命一击,他很希望看见这个女人那绝望的神情。

  “陈盟主,计划失败了,陆天星没有死,只是受了一点伤。”伴随着陈长武的声音响起,电话中一个充满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说什么,陆天星没有死?你确定你没有看错?”

  陈长武脸色一下子难看到了极点。

  “没有,我们一直都等待码头哪里,亲眼看见陆天星从天宝号上走了下来,并且已经乘车回八大关别墅……。”

  “那麻生一刀呢!他不是也想杀了陆天星吗?他没有出手?”陈长武脸色难看的询问道。

  “根据询问天宝号参加宴会的人,麻生一刀的确出手了,不过,却被苍梧给挡住了,最后不知道是两败俱伤还是怎么了,麻生一刀失踪……。”

  “砰!”

  没有等电话那头把话说完,陈长武已经想也没想的将手上的电话重重的砸在了地上,浑身上下散发出掩盖不住的阴冷气息。

  “废物,统统都是废物,一个无限接近神话级后期的高手,竟然奈何不了一个神话级中期的家伙,废物,麻生一刀你也是一个废物,一个神话级后期的老牌高手竟然奈何不了一个刚入神话级后期的人,你这个废物,废物,你白活几十年了。”

  陈长武发出怒吼的声音,抓起茶几上的茶杯,狠狠的砸在地上。

  “砰!”

  茶杯瞬间四分五裂,陈长武还不解恨一样,狠狠的一脚踢在茶几上,直接将玻璃茶几踢得粉碎。

  “呼呼……。”

  看着化作碎屑飞溅四周的玻璃茶几,陈长武重重的喘息了一口气,迟疑了一下,转身走向了卧室,很快手上又拿出了一个新的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顷刻之间,电话就被接通了。

  “陈长武,这么晚了,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情了。”

  唐青云的声音从电话中传了过来。

  陈长武在听到唐青云的话后,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少主,任务失败了,孙耀阳死了,陆天星只是受了一点伤,另外,麻生一刀也被苍梧给挡住了,和苍梧两败俱伤,目前不是知所踪。”

  “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

  唐青云的语气没有丝毫的变化,就仿佛早就知道事情会是这么一个结果一样。

  听到唐青云的话,陈长武脸色陡然微微一变,开口说道:“少主,既然你知道这件事情,为什么不让唐二先生也出手,孙耀阳拖住陆天星,我们完全可以擒住白芷晴,威胁陆天星……。”

  没有等陈长武把话说完,电话中已经传来了一个充满冷漠的声音:“陈长武,你这是在质问我吗?”

  陈长武听到这个声音,脸上控制不住的流露出一丝惶恐之色,急忙开口说道:“属下不敢。”

  “最好是如此,陈长武,我能给你的,我照样能够收回来,而且,我不希望有人质疑我的决定。”

  “是,属下再也不敢了。”陈长武一脸惶恐的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