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把他当成一个年轻人,那你就死定了,他是一个比当年陆天战更加可怕的妖孽天才。”

  说到这里,黄正德再次叹息了一口气,缓缓的开口说道:“我要是猜得没的话,陆家三少安排的人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出手,恐怕就是给我们黄家一个警告,告诉我们,阎罗殿可以给我们的,那同样可以收回来,没有了阎罗殿,黄家什么都不是,就是一只蝼蚁,什么都算不上,阎罗殿想要覆灭黄家,完全的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易如反掌。”

  黄远征站在那里,听着黄正德的话,只感觉一阵冷汗直冒,后背刹那之间被一股冷汗给浸湿了,心中更是惊恐到了极点,他真的没有想到陆家三少会这么可怕,仅凭着他这两天表现出的蛛丝马迹就看出这么多来,如果他当时真的选择背叛阎罗殿的话,恐怕顷刻之间,黄家就会被阎罗殿给连根拔起了。

  想到这里,黄远征的脸上再次有些控制不住的流露出一丝后怕之色,心中对阎罗殿的忌惮几乎到了极点,这一刻他才真正的感受到阎罗殿的可怕,哪怕黄家现在成为香江的第一大势力,在阎罗殿眼中,也和蝼蚁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翻手可灭。

  “爸,我知道了。”黄远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开口说道。

  “既然你知道了,那就好了,下次不要再耍什么小聪明了,所谓的小聪明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只不过是小丑的表演,只是一个笑话罢了。”

  “我知道了。”

  黄远征重重的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还在厮杀的黄家保镖,迟疑了一下说道:“爸,我们要不要求陆家三少安排的高手出手,在这样下去的话,我们黄家的人那就真的会损失惨重了。”

  “不用了。”

  黄正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摆摆手说道:“这一次就权当是一个教训好了,该出手的时候,陆家三少安排的高手会出手的,死了这些人,能够让陆家三少消气就好了,只要我们还呆在阎罗殿,还是阎罗殿的人,损失的这些人迟早会补充回来的,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一刻,黄正德终于露出了一个家族族长应该有的冷血,对于他来说,用黄家这些保镖的命,让陆天星消气,完全是值得的。

  黄远征在听到黄正德的话之后,张了张嘴,最终什么都没有在说出口,只能默默的看着别墅前面的战斗,显然他在心中默认了黄正德的话,用黄家这些人的命来让陆天星消气。

  而就在黄远征和黄正德两人对话的时候,之前闯进黄家的那三名黑衣人则是一脸冷漠的看着别墅内的战斗,眼神当中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哪怕时不时的有黑衣人死在黄家和阎罗殿,炎黄组的人手中,他们也没有任何的脸色变化,就仿佛死的都是陌生人,压根不是唐家的精英一样。

  寒风不断的吹拂而过,吹动这三名黑衣人身上的长袍,随风摇摆了起来。

  虽然寒风呼啸,但是这三名黑衣人在这一刻却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凉意,因为在这三人的心中都充斥着掩盖不住的冰冷,哪怕是寒风吹打在身上,也休想让他们的心中再泛起一丝一毫的冷意。

  “咻!”“咻!”“咻!”

  突然,只见站在那里,一直没有动静的三名黑衣人突然身影一闪,形如鬼魅一般,突然出现在了别墅当中,一步步的走向了黄正德和黄远征两人的方向。

  “砰!”“砰!”“砰!”

  几名正打算靠近这三人的黄家保镖,还没有靠近,整个人就仿佛被一道道看不见的形力量给轰飞了出去,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鲜血夹杂着内脏的碎屑从嘴里喷出来,整个人都是抽搐了两下,就再也没有了任何的声息。

  击杀这几名黄家保镖之后,这三名黑衣人就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再次一步步的朝着前面走去,很快就停在了距离黄远征和黄正德几米开外的地方,双眸都是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两人,眼神波澜不惊。

  而此刻黄正德和黄远征两人也是抬起了头,看着远处的三名黑衣人,同样的没有任何的变化,更加没有恐惧。

  五个人就这样注视着,不言不语。

  这一刻,整个世界仿佛都只剩下了黄远征,黄正德和这三名黑衣人一样。

  忽然,黄远征缓缓的开口说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而且,你们不是说过要给我们黄家三天考虑的时间吗?为什么今天就动手了。”

  “我们是给你们三天考虑的时间了。”

  其中一名黑衣人缓缓的开口,声音充满了沙哑之色:“我说的三天时间是从我们离开黄家之后算起,那么现在已经过了凌晨,已经是第四天了,何来的食言之说。”

  “至于我们的身份到底是什么,黄家主,你还没有资格知道。”

  这名黑衣人看着黄远征,语气充满了平静:“不过,有句话说得好,上天有好生之德,黄家主,如果你不想黄家就此灰飞烟灭的话,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可以放过黄家,怎么样,黄家主,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在听到黑衣人的话之后,黄远征目光当中闪过一道光芒,有些不卑不亢的说道:“什么条件。”

  “退出阎罗殿,臣服我们。”

  黑衣男子看着黄远征,淡淡的说道:“只要你臣服我们,我可以保证黄家的安危,并且,我会替黄家灭掉赵龙这一股势力,让黄家成为这香江最强的家族,黄家主要不要好好考虑一下,加入我们,这对黄家来说,绝对是百利而一害。”

  黄远征在听到黑衣人的话之后,微微一愣,旋即放肆的大笑了起来,那模样就仿佛听到了世间最为可笑的笑话一样,那笑话当中更是充满了掩盖不住的嘲讽。

  “黄家主,你笑什么?”

  在听到黄远征那笑容之后,这三名黑衣人的脸色都一下子变得冷厉了起来,一股冰冷的杀意从他们的身上弥漫出来。

  一瞬间,四周的温度似乎下降到了极点,滴水成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