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什么,你说当初闯进黄家的那黑衣人都挡不住他一刀?”

  赵龙惊得几乎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对于当初闯进黄家,打的黄家毫还手之力的这三个黑衣人的实力,赵龙自然有一个很清楚的了解,论实力,绝对是神话级中期当中的顶级强者,可偏偏这种顶级强者却直接被人一刀一个的给杀了,跟宰小鸡仔一样,轻而易举,那出手的人实力未免也太可怕了,实力最低恐怕也是神话级后期,否则,绝对做不到这一点。

  “对方是黄家的人,还是阎罗殿的人?”赵龙再次开口问道。

  “应该不是黄家的人。”

  对面的声音迟疑了一下,这才给了赵龙一个答案。

  毕竟,他是派去盯着黄家的,而不是黄家的人,他要是靠的太近,说不定就被黄家当成是敌人给直接斩杀了,到时候他就连哭的地方都没有地方哭。

  “你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吗?”赵龙再次开口问道。

  “好……好像叫葛……葛苍天。”

  对面的声音迟疑了一下,才继续开口说道:“没,龙爷,对方就叫葛苍天。”

  “你说什么,对方叫葛苍天?”

  赵龙这一次真的控制不住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满脸的不可思议,作为当初赵家的人,他对于葛苍天这个名字自然是不陌生,以神话级中期的力量,竟然逼得杨家派出神话级后期的高手来追杀他,甚至最终都没有办法将葛苍天给杀死,只是逼得葛苍天跳海自杀。

  十年之内,谁都认为葛苍天都死了,但是谁又能想到十年之后的葛苍天竟然又出现在了,而且实力比十年之前更加的可怕了,神话级中期的境界,在他的眼中和蝼蚁没有任何的区别,翻手可灭。

  而且现在葛苍天不仅出现在了香江,并且出手帮助黄家度过了这一劫,这岂不是说葛苍天加入到了阎罗殿,就算葛苍天没有加入阎罗殿,恐怕和陆天星的关系也不浅,否则,葛苍天完全没有必要出手帮助黄家。

  至于葛苍天和黄家有没有关系,在对面告诉他之后,赵龙就再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如果葛苍天真的和黄家有关系的话,那就不会选择加入阎罗殿了,早就灭掉赵家,一统香江了,哪里还需要借用阎罗殿的力量才能做到这一点。

  “龙爷,对方的确叫葛苍天,那两名黑衣死人临死之前叫的就是这个名字。”

  虽然不知道赵龙对这个声音为什么反应这么大,但是对面还是回答了一句。

  “我知道了。”

  再次得到这个肯定的答案,赵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你回来吧!黄家不用盯着了,另外,给我准备一份贺礼,明天我去拜访一下黄家。”

  挂断了电话之后,赵龙缓缓的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落地窗前,伸手拉开窗帘,目光幽幽的望着窗外的夜色,静静的出神,让人看不透他的心中现在在想些什么东西。

  ……

  与此同时,京城当中。

  夜凉如水,虽然已经过了十二点,陆天星并没有入睡。

  本来陆天星的确打算上楼睡觉了,不过在准备上楼的时候,就接到了薛冰从香江打过来的电话,告诉了陆天星香江发生的事情。

  当陆天星知道黄家遭遇到袭击之后,并没有丝毫的惊讶之色,对于他来说,从来就没有想过这股神秘势力会遵守诺言,选择三天之后才动手,所以在接到薛冰的电话之后,陆天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奇怪,就如同一切尽在她的掌握之中一样。

  挂断了薛冰的电话之后,陆天星随手将手机给扔在了旁边,拿起桌子上的高脚杯和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轻轻的摇晃着杯中的红酒,在灯光的照耀下,杯中的红酒显得甚是猩红,就如同那滚烫的鲜血一般,红的格外的妖艳,格外的刺眼。

  突然,一阵淡淡的香气袭来,让陆天星的精神不由的为之一振,下意识的扭过头看过去。

  只见林雅妃穿着一件黑色的丝·质·睡袍,睡袍内那婀娜白皙的娇·躯·若隐若现,魅·惑·诱·人,那精致的锁·骨·暴·露··在空气当中,黑色的睡袍也更加的凸显出了林雅妃那白皙如玉的肌肤,披肩的长发似瀑布一般散落在后背,发尖的末端还带着几滴小水珠,显然是林雅妃刚刚洗过澡而已。

  此刻的林雅妃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令男人犯罪的风情,整个人就仿佛熟·透了的水·蜜·桃一样,看一眼就让人忍不住的心头冒火,忍不住的想要去咬一口。

  但是陆天星在面对此刻的林雅妃的时候,心中没有半点的火焰升腾起来,那张面庞充满了平静之色,没有任何的波澜掀起。

  这倒不是因为陆天星不近女色,而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先是白芷晴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还有就是香江的事情,虽然黄家的事情解决了,但是却没有找到幕后主使,更别说距离下个月初五,已经不远了。

  这一连串的事情在一起,让陆天星根本没有多少的心思去在意其他的东西。

  林雅妃从楼上走了下来之后,三步两步的走到陆天星的身边,轻声说道:“小男人,你不是说要去休息了吗?怎么现在还坐在客厅当中,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刚林雅妃一直在客厅陪着陆天星说话,只不过看时间有点晚了,所以才上楼去洗澡了。

  本来洗完澡之后,林雅妃就打算休息了,结果发现客厅的灯还亮着,陆天星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还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这让林雅妃充满了好奇,要知道陆天星可从来不喝红酒的,每次都是她和白芷晴喝,陆天星就算喝酒,也会选择其他的酒,可是现在陆天星竟然喝红酒了。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白芷晴今天可是非常的反常,按照道理说,陆天星这个做老公的应该去看看白芷晴,安慰一下白芷晴才对,可是现在都快凌晨一点了,陆天星还留在这里,这怎么不让林雅妃好奇和疑惑。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