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狠辣的手段。”

  想到这里,皇甫虎不由的感觉到通体冰凉,他真要是杀了陆天星,或者把陆天星交给断刃,她,包括天盟会的下场可想而知,甚至他还要为这件事情背黑锅,断刃绝对不介意把所有的事情推到他的身上,到时候来个死无对证,万事皆休。

  千算万算,没想到最后竟然成为了别人手里的一枚棋子,一把随时可以扔掉的刀。

  皇甫虎意气风发的眼神瞬间变得黯然了下来,一下子变得落寞了起来,不仅仅是因为别人算计,更是对于未来的失落,当他费尽心机打造出天盟会,野心勃勃的渴望掌控魔都地下世界的时候,陆天星的一巴掌告诉他,他所依仗的东西只不过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笑话,这种失落,这种强烈的落差让人无法忍受。

  皇甫虎这种感觉就好像突然从一个亿万富翁突然变成了乞丐一样,这种从天堂到地狱的落差,让人难以承受。

  陆天星看了一眼一下子像是衰老了十几岁的皇甫虎,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对着玫瑰说道:“玫瑰,他交给你了,我就不插手这件事情了。”

  玫瑰点点头,看着皇甫虎淡淡的说道:“皇甫虎,这一次我赢了,你输了。”

  “是啊,我输了。”

  皇甫虎看了一眼玫瑰,脸上流露出一抹缅怀的神色,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掌握一切的气息,反而变成了一个普通人,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一次你赢了,是我对不起你们母女,是我贪生怕死,不敢去报仇,你杀了我吧!多少年了,婵儿也等了很久了,我是时候下去跟婵儿道歉了,玫瑰,我不希望你能留着我一条命,我只希望你能好好善待天盟会的其他人,毕竟他们都是你的叔叔伯伯,是从小看着你长大的,哪怕你把他们赶出天盟会也行,我只希望你留着他们一条命,让他们安安稳稳的过完下辈子。”

  或许彻底认输了,皇甫虎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意气风发,取而代之的浓浓的颓废和回忆,这时候的皇甫虎如同一个老父亲,语气中充满了后悔。

  玫瑰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满脸冰冷的说道:“你不配说这种话,当初你妻子死在你面前的时候,你做了什么,你根本不配叫我母亲的名字,你不配。”

  “是啊,我不配,我不配叫婵儿的名字,是我害了她,是我贪生怕死……。”

  皇甫虎低声喃喃自语,猛然抬起头看着陆天星,道:“你叫陆天星对不对,以后玫瑰就交给你了,我希望你能好好对待她,她吃过太多苦了,希望你以后好好对她。”

  “这一点请你放心,只要有我在,就没有人能够伤害得了她。”陆天星重重的说道,这是他对一位父亲的承诺,而不是对皇甫虎的承诺。

  “我相信你会好好对待玫瑰的。”

  皇甫虎深吸了一口气,深深的看了玫瑰一样,道:“动手杀了我吧!我知道你很早以前在心中就想杀我了,现在动手吧!”

  说完,皇甫虎闭上了眼睛。

  “皇甫虎,你以为这样就能博取我的同情吗?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看到皇甫虎的模样,玫瑰脸上闪烁着冰冷的杀机,猛地抢过小刘刚刚从地上捡起的枪,对准了皇甫虎的脑袋。

  皇甫虎一动不动,依旧站在原地,仿佛没有看到玫瑰的动作一样。

  “你……。”

  玫瑰看着皇甫虎,脸上流露出复杂的神色,几次想要扣下扳机,一了百了,可是脑海中不由的回想起曾经和父母在一起的幸福时光,怎么也下不定决心。

  “砰!”

  突然,玫瑰直接将手上的枪给扔了,歇斯底里的怒吼道:“滚,给我滚,无杀,给他一笔钱,带着他离开,在魔都郊外给他找一栋房子住下,如果他要是敢逃跑,格杀勿论。皇甫虎别以为我是不敢杀你,我是看你还有用,留着你,记住从今往后,你就是一个普通人,如果你还有什么东山再起的声音,别怪我手下无情。”

  看着玫瑰放下枪,陆天星心中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提起的真气也放下了,他无论如何都不会眼睁睁的看着玫瑰杀了皇甫虎,无论玫瑰在心中多么的痛恨皇甫虎,但也不能让玫瑰杀了皇甫虎,无论如何,是皇甫虎给了玫瑰的生命,血浓于水,如果玫瑰真的杀了皇甫虎,恐怕这辈子玫瑰心中都不会开心都会一根刺,弑~父~这种罪名永远是洗不清的。

  “是,会长。”

  听到玫瑰会的话,一名无双卫点点头,走到皇甫虎的身边道:“皇甫会长,请跟我走吧!”

  皇甫虎看了一眼玫瑰,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没有说什么,只是转身跟着无杀朝着外面走去。

  刚刚走了几步,皇甫虎像是想起了什么,回过头看着陆天星说道:“你不想知道我背后的贵人是谁吗?”

  “你会告诉我吗?”

  陆天星看着皇甫虎,他只所以不问这个问题,其实就是考虑皇甫虎会不会告诉他,如果不会,问了也是白问。

  “如果放在前面几分钟,我不会告诉你,但是现在我选择告诉你,因为我发现,无论权势滔天还是什么,永远抵不过家人的一句话。”

  皇甫虎淡淡的说道:“这一次给我清风逍遥醉,并且告诉我,你的身份的人叫做断刃,他是炎黄组的人。”

  “断刃?”

  听到这个名字,陆天星眼中闪过一道厉芒,眼神中闪过一抹凌厉的杀机,看来断刃是留不得了。

  “不错,的确是他,你最好小心一点,他一次不成功,绝不会善罢甘休的。”皇甫虎留下一句话,没有多做任何停留,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陆天星看着皇甫虎离开,轻轻的搂住玫瑰,将她抱在怀里:“如果觉得心里难受,就哭出来,不用憋在心里”

  “呜呜……。”

  听到陆天星的话,玫瑰再也忍不住嘤嘤的哭了起来,她终于成功掌握了整个魔都的地下世界,可是她却感觉不到任何的快乐,反而有一个想哭的冲动,因为从今往后,她就彻底变成了了一个孤家寡人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