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嘎,不管你们是谁,我一定要将你们碎尸万段,挫骨扬灰,我要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山口井边发出怒吼的声音。

  话音落下,山口井边立刻怒吼一声:“所有人都给我冲出去,杀,用他们的鲜血来洗刷我们的耻辱,杀。”

  山口井边的话音刚刚落下,和他一起待在客厅的那几名中年男子立刻走出了客厅,朝着铁牛浮屠等人冲了过去。

  “浮屠,阿修罗,送死的人来了,我们解决掉这个家伙,再去解决掉山口井边那个老家伙。”

  铁牛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几道神话级初期的气势呼啸而来,哈哈大笑一声,直接冲了出去。

  浮屠和阿修罗两人相互对视一眼,没有任何的犹豫朝着那几名神话级初期的武士冲了过去。

  这个时候,无论是浮屠亦或者是饿鬼等人都没有使用曼陀罗提供的毒烟,对于他们来说,生死存亡之际才能最快磨砺自己的方法,而这些神话级初期的武士就是最好的磨刀石,何况,无论是山口井边还是河田将也都不是傻子,贸然使用曼陀罗给的毒烟,只会打草惊蛇,得不偿失。

  而就在铁牛,浮屠,饿鬼等人动手的时候,曼陀罗和安琪儿也开始动手了,不过,相比于他们,安琪儿和曼陀罗等人则是显得悠闲的多。

  两人沿着长长的阶梯,朝着位于山顶的伊贺流所在之地走了过去,时不时的打量一下周围,就仿佛游人登山一般,十分的轻松惬意,完全没有大战来临的紧张。

  对于曼陀罗来说,陆天星今天下午就交代过她,一旦动手,那就斩草除根,绝对不能有任何的手下留情。

  如果说在华夏,她在动手的时候,或许还会有所顾忌,但是在岛国,那就是百无禁忌了。

  她的毒无色无味,但是却可怕到了极点,再加上夜凉如水,晚风徐徐,在晚风的吹动下,足以将这些毒物毒烟给吹进伊贺流了,足以让不少人死的悄声无息,哪怕是有人察觉,这个时候也无济于事了。

  在曼陀罗的身边,还隐藏这一名空间异能者,为曼陀罗保驾护航,确保在遇到危险的第一时间,能够救下曼陀罗。

  安琪儿则是走在曼陀罗的旁边,那张精致妩媚的脸蛋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目光扫过周围,感叹一声道:“曼曼,你的毒真是越来越可怕了,假以时日,恐怕你能成为一代毒王了。”

  “那是他们找死。”

  曼陀罗眼神冷厉的扫过周围,语气有些担忧的说道:“大奶牛,你说我哥那边怎么样?”

  “你哥肯定会没事的。”

  安琪儿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哥的实力如何,他既然敢对山口家族动手,那就有完全的把握,更别说还有你交给他的毒烟了,就算是川上仁一是神话级后期的武者,一时不察,恐怕也会死在他的手上,肯定会没事的。”

  听到安琪儿的话,曼陀罗轻轻的松了一口气:“我担心的不是山口家族,而是天神,天神是当年四大家族龙家的人,当年四大家族占据华夏,虽然已经破灭了,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担心他们出手对付我哥。”

  “这一点你说的有道理。”

  安琪儿看了一眼曼陀罗,叹息了一口气说道:“可是你知道你哥现在要面临什么吗?他现在不得不动手,哪怕明知道天神有可能在暗中隐藏着,他也不得不动手,因为他不动手,他将永远陷入被动当中,只能一次次的被人找麻烦。”

  “何况,现在无论是圣山,亦或者唐家这些势力都不会放过他,他如果想要破局,那就必须从这张网里面撕裂出一道口子才行,否则,一旦等这张网落下来,不仅是你哥要死,连所有跟他有关系的人都要死,他必须要冒险,也唯有这么做,他才有喘息的机会,否则,必死无疑,你明白吗?”

  “我明白。”

  曼陀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张精致的小脸上带着浓浓的杀意:“不管是谁想要对付我哥,我都要他付出代价,这一次,我一定会让伊贺流烟消云散,鸡犬不留。”

  “我相信判官一定能够出事的,并且所有和他为敌的人,最终都会烟消云散,都会彻底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安琪儿声音充满了坚定之色,她相信陆天星肯定不会出事的,因为这是她安琪儿的男人。

  “走吧,我们加快脚步,彻底灭了伊贺流。”

  曼陀罗抬起头,目光望着不远处的山顶,眼中的杀意几乎没有任何的隐藏。

  而与此同时,在山口家族的所在之地。

  按照往常的时间,山口一泓早早的就睡下了,可是今天晚上山口一泓却没有任何的困意,他的脸上更是冰冷阴沉到了极点,整个人就如同一条择人而噬的毒蛇一般,看一眼就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一股无法掩饰的杀意从山口一泓的身上散发出来,朝着四周蔓延了出去,使得整个客厅的气氛都压抑到了极点,温度似乎也在这一刻下降到了极点。

  而一些山口家族的人在感受到山口一泓身上的杀意之后,身子都是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只感觉一种彻骨的冰寒从体内升起来,整个人就如同掉进了冰窖一般,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山口一泓拿起桌子上的一根香烟给自己点燃,重重的抽了一口气,在烟雾的笼罩下,使得他的脸色变的越发的阴沉和狰狞了起来。

  就在刚才,他接到了电话,说山口家族在外面的年轻一代都死了,被人杀得干干净净,连他的儿子山口正男都死了,而且死状十分的凄惨,全身上下被他自己用指甲给抓的血肉模糊,死的不能再死了。

  而且,连山口家族的两股重要势力也遭遇到了进攻,死伤惨重,甚至在官方层面,对方在接到山口家族求援电话后,竟然是直接挂断了山口家族的电话,而且,连常年被山口家族压制的德川家族竟然也敢反手开始覆灭山口家族了。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让山口一泓怒火冲天,但是当他冷静下来的时候,立刻就意识到一股恐怖的风暴正笼罩在东京,不,准确的来说,是笼罩在山口家族的头顶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