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你竟然没事?”

  川上仁一看到陆天星脸上只是微微闪过一道潮红之色,就立刻恢复了平静,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之色,要知道他刚才可是动用了超过八成的力量,想要陆天星一举震杀,哪怕是神话级中期巅峰的人也挡不住,可是现在陆天星不仅是挡住了,而且一点儿受伤的模样都没有,这怎么可能不让人惊讶。

  回想起有关于陆天星的一点传闻,川上仁一脸色微微一变,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凌厉的杀意,身影一闪,竟然主动对着陆天星发动了攻击。

  “剑时雨!”

  在身影冲出的那一刹那,川上仁一,双手一合,手中套一道道璀璨如烈日一般光芒绽放出来,在他手指尖凝聚出一道道细小的剑气,这些剑气到处飞舞,直接将陆天星给笼罩在了其中。

  “陆家三少,我承认我小瞧你了,可惜,你今天注定要死,剑时雨,覆灭苍生。”

  川上仁一双手一分,那笼罩在陆天星周围的剑气瞬间如同下雨一般,浩浩荡荡,朝着陆天星直接冲刷了过去。

  陆天星的手上,伸手一抓,直接出现了一根真气凝聚出来的长枪,如果不是由真气凝聚出来的,乍看之下几乎和苍梧手上的铁枪一模一样。

  “烽火枪法,五十势,防御。”

  话音未落,陆天星手上的长枪瞬间化作漫天残影呼啸而出,将他整个人都包裹在其中,剑雨和枪尖撞击在一起,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如同金铁交鸣一般。

  而在另外一个方向,安琪儿和曼陀罗两人已经出现在了伊贺流所在的山顶,目光看着面前一栋栋醒目的岛国风格建筑,嘴角都是微微上翘,勾勒出一抹嗜血的笑容。

  “杀!”

  安琪儿轻轻的从嘴里吐出一个字。

  安琪儿的声音未落,瞬间,十几道身影冲天而起,直接朝着不远处的建筑冲了过去,一道道异能冲天而起,雷霆,烈焰,寒冰各种各样的异能在天空当中交织出一道道璀璨的光芒,宛如流星坠落一般,带着森然无比的杀意,轰然落下,直接将一栋栋岛国风格的建筑给撞得粉碎。

  木屑横飞,一名名还没有来得及冲出伊贺流的人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来,就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不是被雷电轰击成齑粉,就被滚滚如潮的火焰烧成了灰烬,亦或者是被寒冰瞬间冻成了冰块,轻轻一碰,瞬间四分五裂。

  这一次安琪儿虽然只是带了十几个人过来,但是十几个神话级中期,乃至是神话级中期巅峰的异能者,足以横推没有川上仁一的伊贺流了。

  “谁,谁敢在我伊贺流放肆。”

  伴随着种种异能爆发出来,在伊贺流当中突然响起一个充满暴怒的声音,数道身影都是冲天而起,直接朝着安琪儿等人冲过来,为首的老者实力已经达到了神话级中期巅峰,只差一线就突破到神话级后期了。

  “你是什么人,竟然敢擅闯我们伊贺流。”

  当看清楚面前的十几名异能者和安琪儿,曼陀罗的时候,为首的那名神话级中期巅峰的老者脸上也是忍不住的闪过一抹惊惧之色,连忙站在了原地,再也不敢向前半步。

  “关谷夏生,伊贺流副宗主。”

  安琪儿看着领头的那名神话级中期巅峰的老者,眼中闪过一道不屑的光芒,淡淡的说道:“擅闯你们伊贺流,那又如何,今天我不仅要擅闯你伊贺流,更是要将你们伊贺流,连根拔起,让你们彻底的从这个世界上烟消云散,你又能奈我何。”

  听到安琪儿的话,伊贺流所有人的脸上都流露出一丝狰狞恐怖的杀意,纷纷怒视着安琪儿,要不是旁边有十几名神话级中期的异能者,他们绝对不介意在一瞬间将安琪儿碎尸万段。

  为首的关谷夏生一脸阴冷的看着安琪儿,语气带着一丝沙哑的说道:“阁下,你莫非真的要和我们伊贺流作对不成,我们宗主可是神话级后期……。”

  “哈哈哈,神话级后期?”

  安琪儿放肆的大笑了起来,语气充满了狠辣之色:“只怕今天晚上之后,你那所谓的宗主就要灰飞烟灭了。”

  “什么。”

  “这不可能。”

  “副宗主,杀了她,杀了这个妖言惑众的女人。”

  安琪儿的话音未落,立刻在伊贺流当中掀起了滔天巨浪,一个个发出歇斯底里的怒吼声。

  “哼,将死之人,废话真多,杀,一个不留。”

  安琪儿懒得多说废话,直接挥了挥手。

  “雷霆炼狱。”

  “冰封万里。”

  “烈火焚天。”

  “……。”

  安琪儿的声音响起的刹那,那十几名异能者没有任何的犹豫,毫不犹豫的施展出自己最得意的招式,滚滚如潮的异能瞬间点亮了整个夜空,如同一座座大山朝着朝着关谷夏生的方向碾压过去。

  “可恶,可恶。”

  看着力量所过之处,所有的伊贺流弟子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直接被镇杀,关谷夏生一下子变得目眦欲裂了起来,这些可是伊贺流的精锐弟子,要是全部死在了这里,那伊贺流就算是名存实亡了。

  “杀,我要你们死。”

  关谷夏生眼神狰狞的看着安琪儿和曼陀罗,怒吼一声,猛地向前踏出一步,身影竟然诡异的消失在了原地。

  “你们不用管我,继续杀,鸡犬不留。”看到几名异能者准备过来保护自己,安琪儿语气冷厉的说道。

  听到安琪儿的话,那几名异能者相互对视一眼,没有再说什么,立刻大步流星的朝着远处杀了过去,他们都是摩根家族的人,很清楚安琪儿的性格如何,绝不会将自己置身在险地,安琪儿既然不允许他们插手,那就肯定拥有完全的把握挡住关谷夏生。

  “不知死活。”

  隐匿身形,看着安琪儿竟然喝退了那几名异能者,关谷夏生的眼中闪过一抹冰冷的光芒,身影如电,直接扑向安琪儿,五指张开,直接抓向安琪儿的脖子。

  安琪儿和曼陀罗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仿佛没有觉察到即将到来的杀意一般。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