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给我送一张判官贴给他们,既然王家自己找死,那就怨不得我们了,记住,判官贴送到之后,你们先不要动手,制造一点恐惧给他们就行了,我要让王家在绝望中灭亡”

  陆天星的声音当中充满了冰冷的杀机,他已经放过王家一次了,不可能再放过第二次,这一次他要让所有人都知道白芷晴不是那么好惹的,谁敢碰,谁就是和地府佣兵团为敌,谁敢碰,谁就死

  “嘿嘿,老大不愧是老大,太霸气了,王家敢打嫂子的主意,简直就是活得不耐烦了,老大你就放心好了,我和浮屠一定会把他们吓得屁滚尿流,活活玩死他们的”

  铁牛狰狞的笑声不断的响起,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敌人在判官贴下闻风丧胆了,这一次一定要好好的玩玩

  “老大,我们今晚上要不要先开开荤,杀几个解解馋”

  “不用了,每天死一两个,给他们点心里压力就行了”

  陆天星满脸嗜血的笑容,他从不主动去招惹别人,奈何别人三番两次来找他的麻烦,既然如此那就杀,杀到没有人敢挑衅他为止

  何况,王家已经触犯到了他的逆鳞,想要杀了白芷晴,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而且,王家就是一条毒蛇,不彻底打死,最后伤的只会是自己,斩草除根,永绝后患,这是纵横地下世界的唯一法则

  “嘿嘿,老大,你太坏了,居然想吓死人家,不过我喜欢,嘎嘎嘎嘎”

  铁牛怪笑连连,狰狞的笑声能把孩子吓哭

  “交给你和浮屠了,记住,我不希望王家有任何人离开王家别墅,不管是谁,谁敢离开,杀无赦,等下我会把一个人电话发给你,你和她联系,她会协助你们的”

  “明白了老大,交给我和浮屠就行了,不过,话说‘她’是男是女啊,老大,你可不要犯原则性的错误啊,你都有老婆了,你还有曼陀罗那丫头,老大,你别忘了曼陀罗那丫头的彪悍了,你要是……”

  听到铁牛苦口婆心的劝阻,陆天星想也没想直接挂断了电话,铁牛绝壁是羡慕嫉妒恨了,开始转变成话痨了,陆天星觉得,儿子以后更加不能交给铁牛了,大光头,逗b这也就算了,逗b外加话痨这妥妥的是欠揍的属性

  挂断了铁牛的电话,陆天星嘴角勾勒出一抹嗜血的笑容

  想要让王家彻底灭亡,就是要让他在绝望中死亡,全方位的打击,让他上天无门,下地无路才行,而且有玫瑰会协助,王家不灭都难

  “王家,我会让你们活在地狱中的……”

  陆天星低声喃喃自语,手指在手机上又编辑了一条短信发了出去“曼陀罗,替我发动地府佣兵团在名面上的金融集团,让他们针对魔都王家的上市公司发动金融攻击,打压听他们的股票,记住,不要一次性玩死他们,要慢慢弄死他们,王家具体产业,你找一下安琪儿,她会告诉你”

  发完信息之后,陆天星顺手扔掉了手机,仰躺在病床上,嘴角带着笑容,他现在非常期待一个冰山女神炖的鸡汤是什么滋味,是甜的还是酸的

  ……

  又是一天过去了,夜色如水,黑暗笼罩在魔都的上空

  王家别墅中

  王家别墅表面上依旧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没有一丝一毫暴风雨来临时的压抑,一切似乎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但是在暗处,王家在别墅四周建立了一道道的防御,布满了重重的警卫,随时随地监控别墅四周的一举一动,每一个警卫的脸上都带着肃杀之意,他们已经得到了消息,杀死任何闯进王家别墅的陌生人,无论是谁,一旦发现,格杀勿论

  和往常一样,王延志和自己父亲王安权商议如何应对陆天星的危机后,径直朝着自己儿子王凯的房间走去,想要去看看自己的儿子

  可是,还没有等王延志走到病房前,一股淡淡的血腥气息从房间中弥漫出来

  “不好,出事了”

  王延志心中猛然‘咯噔’一声,脚步不由自主的加快了不,看着紧闭的房门,想也没想,直接一脚踹开门,大步走进去,映入眼帘的就是王凯躺在床上,死不瞑目的眼神,眼睛张得大大的,脸上充满了恐惧,仿佛临死前看到了恐惧的事情一样

  一张诡异漆黑的请帖直接插在王凯的额头上,鲜血沾染在请帖上,让请帖上面那一个手拿生死簿,判官笔的地府判官看起来更加的阴森恐怖起来,无数的鬼在嚎叫,仿佛要从请帖上冲出来了一样,让人看一眼就感觉一股寒气从尾椎骨上冒出来

  “凯子”

  王延志微微一愣,看着死不瞑目的王凯,眼眸中出现浓郁的杀机,脸色变得狰狞可怕

  “是谁,到底是谁,到底是谁杀了我儿子,出来,给我出来啊,我要把碎尸万段,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我要把你们挫骨扬灰”

  “是谁,到底是谁,白家,是白家的人,没错,一定是白家的人干的,白家你们欺人太甚,我要把你们全部统统都杀了,我要把你们碎尸万段”

  王延志发出如同野兽般的怒吼声,眼中充满了血红,如同发狂的野兽一样,站起来直接朝着外面走去,他要报仇,他要让白芷晴付出代价,我要让白家永远消失

  “站住,你去哪啊,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你现在像是我们王家的家主吗?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你去哪啊,去找白家拼命吗?你拼得过白家吗?对方既然敢杀了凯子,难道还怕你报复不成,你给我冷静一点”

  被声音吸引过来的王安权看着自己儿子疯狂的模样,顿时变得怒火冲天,现在白家巴不得他们去找自己的麻烦,然后灭了他们王家,而且,对方能悄声无息的进入王家,足以看得出对方的实力有多强,现在送上去,跟找死没有什么区别

  王延志杀气冲天,歇斯底里的怒吼道:“冷静?哈哈哈,你让我如何冷静,我儿子死了,我唯一的儿子被人杀死在家里了,你让我如何冷静,我也要报仇,我要让白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我要白家灰飞烟灭”

  “够了,就凭你这模样就能报仇吗?”王安权眼中闪过一抹恨铁不成钢的神色,冷声说道

  “那你要我怎么办,难道要我忍气吞声,什么也不做吗?我儿子死了,死在了白家的手中,你知不知道,他是你的亲孙子,你难道还要我忍气吞声吗?”王延志双眼猩红,充满了杀机的说道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现在去,你能杀死白桥山吗?你能灭掉白家吗?就算要报仇,也要有一个详细的计划,确保万无一失”

  王安权眼神阴冷,缓缓的走到王凯的身边,目光落在插在王凯额头的请帖上,王安权似乎想起了什么,眼眸中闪过一丝恐惧的神色

  “噗哧!”

  王安权伸手直接拔出王凯额头上的黑色帖子,王安权抚摸着这张黑色的请帖,以他多年炼就的波澜不惊的脸色此时也变了颜色,手指哆嗦打开帖子,几行血红色大字映入眼帘……

  “啪哒~!”

  看到请帖上的字,王安权身子一颤,脸上流露出浓浓的恐惧之色,身子一个踉跄,竟然有些站不稳了,呼吸瞬间变得急促了起来,手上的请帖掉在了地上

  “判……判……判官贴,这……这不可能,它怎么会出现在王家,不可能,不可能”

  王安权嘴唇哆嗦着,竟然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完全是被这张请帖给吓住了

  为王家的上一代家主,他自然知道一些关于地府佣兵团的资料,尤其是和夜狼佣兵团合后,他特地了解过这方面的消息

  判官贴,有死无生,有家灭家,无家灭门,这是地下世界对判官帖的描述

  曾经接到过判官贴的势力,无一例外,全部消失的无影无踪,所有重要成员,全部死亡,这一次判官贴出现在王家,很显然地府佣兵团盯上了王家,如果这一次渡不过这个危机,王家所有人都要死,从此以后,成为历史

  王延志疑惑的看了一眼自己父亲,弯腰捡起请帖打开,瞬间,王延志脸上流露出浓浓的恐惧之色,身子竟然一个踉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手上请帖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声音

  请帖落在地上摊开,几行清晰血红的字体映入眼帘,充满了森森的杀机

  “阎王要你三更死,无人留你到五更,七月十号,覆灭王家,地府佣兵团敬上”

  几行杀气森森的字体映入眼帘,让人如坠冰窖,通体冰寒

  片刻之后,王延志凄厉的怒吼的声音在病房中回荡

  “传我命令,立刻通知王家所有重要成员立刻赶回王家别墅,不管是谁,立刻赶回来,立刻,不听命令者,逐出王家”

  感谢红颜知己的打赏,求月票,有月票的兄弟来一张吧!!!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