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抢什么四象戒指了,何况,有这两枚四象戒指足够了。”

  听着老者的话,天神语气平静的说道:“四象戒指是通往这个先秦炼气士坟墓的地图,同样也是打开坟墓的钥匙,我们固然凑不齐四枚戒指,但是只有两枚的话,也能依靠它感应到这个炼气士坟墓的存在,找到它未必是什么难事,只要我们找到它,就算没有钥匙,也能找到办法打开它。”

  “可是,陆家三少的实力……。”

  没有等老者把话说完,天神就已经打断了他的话,道:“陆家三少,不足为据,等我踏入那个先秦炼气士的坟墓,得到里面的东西,区区一个陆家三少,不足为惧,何况,黄老,你莫非真的以为这个先秦炼气士的坟墓就只有那么简单吗?”

  “难道不简单吗?”老者满脸疑惑。

  “简单?”

  天神冷笑一声:“如果这个先秦炼气士坟墓那么简单的话,你觉得当年四大家族举全族之力攻打这个炼气士坟墓会失败吗?会全军覆没吗?”

  说到这里,天神那狭长的眸子当中闪烁着一道光芒,并没有在继续开口往下说,而是看着老者说道:“黄老,你抓紧时间让人搜索神农架,无论如何都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这个炼气士的坟墓给找出来,在这段时间之内,决不能节外生枝,违令者,杀。”

  “是。”

  老者郑重的点了点头。

  ……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贯穿东西方天空洒落下来的时候,东京再次迎来了新的一天,原本有些慌乱的街道也是重新恢复了喧嚣和热闹,就仿佛昨天晚上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

  但是对于东京一些有权有势的人来说,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或许是这辈子最难以忘怀的一晚,最恐惧的一晚上。

  即使现在被那温暖的阳光照耀在身上,他们的内心依然感觉到寒冷,一种发自骨子里面的寒冷,因为他们心中很清楚,在一夜之间,东京的第一家族已经在一夜之间易主了,往日纵横东京的第一家族,山口家族已经烟消云散,彻彻底底的成为了历史,取而代之的是德川家族。

  而制造这一切事端的陆天星此刻正坐在德川家族的沙发上,手中端着一杯红酒,悠闲自得的品尝着,那模样惬意到了极点。

  轻轻的摇晃了一下手中的红酒杯,陆天星放在嘴边轻轻的喝了一口,然后吧唧吧唧了一下嘴巴,仿佛是在回味红酒的美妙滋味一般。

  在陆天星的身边,德川浅香正坐在沙发上给陆天星按摩着双腿。

  这一幕要是被德川浅香的那些追求者看见的话,恐怕绝对不介意将陆天星给碎尸万段了。

  “怎么样了,你父亲同意让出家主之位了吗?”陆天星看着德川浅香,缓缓的开口说道。

  昨天晚上,在留下德川真也和德川浅香两人之后,他并没有在德川家族多做任何的停留,而是直接离开了德川家族。

  毕竟相比于德川家族的事情,让他的兄弟才是重中之重,直到今天早上,将所有的事情全部安排好了之后,他才再次来到了德川家族。

  听到陆天星的话,德川浅香轻轻的点了点头:“已经谈好了,我父亲打算三天之后就将家主之位禅让给我,让我成为德川家族的族长。”

  “恩,既然如此,那你就好好发展德川家族吧!”

  陆天星看了一眼德川浅香,没有再说什么震慑她的话,只要德川浅香这个女人不傻,她就不敢背着他做什么小动作。

  “对了,我让你抓紧时间搜查麻生一刀的下落,查到他的下落没有。”陆天星轻声问道。

  德川浅香开口说道:“已经查到了一点消息了,麻生一刀的确在富士山的山顶闭关,而且,经过我们的调查,自从麻生一刀回到岛国之后,就一直有一个人在秘密的送一些食物到富士山山顶去。”

  “知道麻生一刀躲藏在什么地方吗?”陆天星没有任何犹豫的开口说道。

  “查不到。”

  德川浅香摇了摇头说道:“麻生一刀实在是太谨慎了,虽然我们已经控制住了给他送食物的那个人,但是根据那个人的描述,他只负责把食物送到富士山山顶,放在一个地方,然后就离开了。”

  说到这里,德川浅香特地停顿了一下,这才继续开口说道:“不过,根据我们的调查,这些食物都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失踪,很显然肯定有人在富士山山顶活动,而这个人极有可能是麻生一刀,不过,麻生一刀的实力很强,虽然知道这些,但是我们却不敢轻易去周围调查,一旦打草惊蛇,按照麻生一刀的谨慎态度,极有可能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些消息足够了,你暗中控制那个送食物的人,依旧送食物给麻生一刀,但是绝对不能露出任何的马脚,今天晚上我们就动手,免得夜长梦多。”陆天星语气平静的说道,那模样就仿佛麻生一刀在他的手中就犹如一只狗一般,说杀就杀。

  “好,没问题。”

  德川浅香重重的点了点头,但是随即,德川浅香像是想起了什么,眉头微微一皱:“麻生一刀是神话级后期的老牌强者,实力强大的可怕,而且杀神一刀斩更是可怕到了极点,实力也绝对不是川上仁一可以比得上的,我们若是贸然行动的话,说不定会得不偿失。”

  “你觉得我对付不了他吗?”陆天星扫了一眼德川浅香,说道。

  “不是!”

  德川浅香急忙摇了摇头,道:“我只是不想天星君你做出无畏的牺牲而已,而且,天星君你的手下不是有一个叫做毒师的人吗?”

  陆天星没有开口,而是一脸深意的看着德川浅香。

  “我听说她用毒天下无双,而且最擅长配置各种毒药了,而且无色无味,要是没有她的解药是不可能活下来的。”

  “你是打算给麻生一刀下毒?”

  “不错。”

  德川浅香的脸上的笑容逐渐的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掩盖不住的杀意:“我们可以在麻生一刀的饭菜里面偷偷的下毒,然后将他给杀了,这样我们可以省很多的事情,天星君你也不用冒险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