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生一刀动真格了,陆家三少,你一定要赢。”

  在麻生一刀和陆天星动手的时候,德川浅香就已经躲在了远处,当看到麻生一刀携带着暴风雪一般的攻击朝着陆天星撞过去的时候,德川浅香握紧了拳头,双唇紧紧的抿着,脸上带着一丝担忧之色,但是却不敢轻举妄动。

  她的实力虽然不弱,放在年轻一辈当中也算得上是一个小高手,但是现在麻生一刀和陆天星两人的战斗已经不是她可以插手进去的了,她要是敢强行插手进去,说不定还没有靠近,就被两人真气的波动给震伤或者是直接震杀了。

  “不败皇拳,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看到那席卷而来的暴风雪,漫天都是飘扬的雪花,密密麻麻的,看起来绚丽多彩,但是实际上却蕴藏着无穷无尽的杀意在其中。

  陆天星脸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身躯微微一震,不败皇拳瞬间施展了出来,随意挥洒,拳打长空,浩浩荡荡的力量碾压过虚空而过,将那一层层的暴风雪给洞穿,轰成一片虚无,几拳之下,直接把那密密麻麻的暴风雪给打的支离破碎,随着狂风飞向了四周。

  “麻生一刀,你进攻了我一次,接下来该轮到我了,上一次你被烽火枪法给重伤,这一次我就用烽火枪法,终结你,送你上路。”

  陆天星向前踏出一步,手上招式一变,一杆长枪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刷!”“刷!”

  陆天星手上的长枪陡然绽放出一道道的光芒,如同真实存在一般,贯穿了空气,如同一道火焰凭空乍现,带着毁灭和死亡的气息,朝着麻生一刀斩杀了过去。

  这一枪可以说精妙到了极点,明明只是简简单单的直刺,但是却给人一种神出鬼没的感觉,仿佛你怎么躲,这杆长枪都是出现在你的面前一样,这种感觉就仿佛是陆天星已经修行烽火枪法数十年一般,已经完全将这一套枪法融入到自己骨头,血液当中一般,让人根本无法猜测,他只不过是学习了不到半个月而已。

  这才是陆天星真正的可怕之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

  自从他踏入到神话级中期之后,他发现自己整个人就仿佛发生了翻天覆地,整个人仿佛一下子开窍了一般,所有的功法就如同信手拈来一般,哪怕是烽火枪法,他也在极短的时间内掌握了,并且能够施展出来,甚至用江流风的话来说,如果不是知道陆天星是最近才学习烽火枪法的话,他几乎要怀疑陆天星是不是已经学习几十年了,才能在这么短时间的时间内掌握到烽火枪法的精髓。

  烽火枪法,如火如荼,枪法施展出来,瞬息之间,烽火弥漫,整个空间的暴风雪似乎都消失不见了,只剩下那一杆长枪呼啸而来。

  刹那之间,麻生一刀就感觉一股阴影笼罩在了心头,那若有若无的烽火气息竟然引动了他体内苍梧残余的真气,那些原本被无边无际的寒意给镇压下去的炽烈气息似乎又有爆发出来的趋势,让他感觉自己体内就仿佛有一团火焰在燃烧一般,他的经脉和五脏六腑似乎都要被给这股火焰给烤焦,给灼烧了一般。

  “烽火枪法,好,又是烽火枪法,今天就让我来看看这华夏北枪江流风创造的绝学到底有什么厉害的,我今天到想看看到底是我死在你烽火枪法之下,还是你死在我杀神一刀斩之下。”

  看到陆天星那精妙的枪法,麻生一刀脸上流露出一丝刻骨铭心的杀意,要不是苍梧,他根本不用受这种苦,更加不用待在这冰天雪地当中,承受着冰寒之苦。

  如今陆天星又在麻生一刀的面前施展出烽火枪法,这不亚于是在麻生一刀的伤疤上撒了一把盐,一下子将麻生一刀的心中的杀意给催生到了极致。

  “轰!”

  在烽火枪法即将轰杀过来的哈一颗,麻生一刀终于出手了,他手上的雪刀瞬间一抖,一股森然的寒意当然之间爆发出来,刹那之间,雪花漫天,刀气纵横,麻生一刀整个人如同一位绝世刀客一般,傲立在风雪当中,冷漠,孤傲,持刀纵横八方。

  刀光闪烁,居然就是这么一斩,就挡住了那轰杀而来的烽火枪法。

  无论陆天星手上的烽火枪法有多么的精妙,有多么的神出鬼没,但是却没有任何的用处,麻生一刀手上的雪刀千变万化,每一次都将陆天星的攻击给挡住,那一柄雪刀就仿佛组成了一道坚不可摧的防御,将麻生一刀包裹在其中,无论外面是狂风骤雨还是惊涛骇浪,似乎都无法撼动麻生一刀分毫。

  这一手变化无双的刀法,让陆天星知道,麻生一刀能被称之为岛国的第一刀法大家绝对不是浪得虚名的。

  “陆家三少,你已经出手这么多次了,接下来轮到我了,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杀神一刀斩,惊蛰。”

  突然,麻生一刀目光狰狞,刀法一变,直接放弃了防御,转而进攻,雪白的刀芒乍现,在黑暗中宛如一道璀璨如同的流星,贯穿了虚空,刀光铺天盖地,卷起无数的风雪,整个空间似乎一下子变成了暴风雪的世界,在麻生一刀也在这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雪白,整个世界完全变成了雪白的时间,再也看不见任何的东西,陆天星深处在其中,就感觉自己身处在暴风雪的正中心,到处都是呼啸的风雪,甚至连感知力都被这汹涌澎湃的暴风雪给扭曲了,再也无法感知到分毫,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消失了,五官似乎都被封锁了。

  麻生一刀的这一招刀法叫做‘惊蛰’,是杀神一刀斩中蕴藏的一式刀法,被麻生一刀施展出来,可以说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竟然可以扭曲一个人的感知力,使的人五感全部失去作用,甚至连武者的第六感似乎都失去了作用了,根本无法观察到暴风雪当中任何情况。

  可以说这一招是最可怕的存在,陆天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可怕的招式,竟然可以蒙蔽的人的五感,没有了五感,人就和瞎子差不多,只能是坐地等死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