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枪法,风火山林,每一招都是精髓,每一招都是可怕到了极点。

  动如雷震施展出来,快若惊雷,浩浩荡荡,又带着诛杀妖邪的味道在其中,撞在那刀山之上,轰隆隆作响,直接将那一道刀山给撞得粉碎,那飞溅四周的刀气落在四周,直接留下一道道清晰的刀痕。

  一些破碎而来的刀气,直接被造化神鼎给吸收掉了,几番震荡之后,直接化作精纯无比的真气,补充着消耗。

  陆天星是愈战越勇,手上的长枪变得愈发的神出鬼没和千变万化了起来,造化神鼎同样是绽放出一道道的光芒,将那一道道刀气给吞噬,炼化成自身的真气,让自己时时刻刻保持巅峰状态。

  “哧啦!”

  再次轰碎一座刀山,陆天星向前踏出一步,身影如电,手上长枪直接刺杀向了麻生一刀的眉心。

  麻生一刀脸色狂变,大吼一声:“陆家三少,你找死。”

  他手上的武士刀挥舞的越发的急促起来,眨眼之间,已经劈出上百刀:“抽刀断水,一刀两断。”

  刹那之间,又是一刀落下,一道璀璨的光芒凭空乍现,宛如一道流星一般,贯穿了天空,堂堂惶惶,狠狠的和陆天星手上的那长枪撞击在了一起。

  “当!”

  两人在读分开,麻生一刀连连后退,每退一步都在地面上留下一个清晰的脚印,哪怕脚下是一块石头,也在一瞬间如同豆腐一般,被踩出了一个清晰可见的脚印。

  而陆天星则是在空中翻滚了几下,稳定了身躯,头顶上的造化神鼎传出一阵阵氤氲的气息,笼罩在他的身体周围,不断的化解还源源不断冲击的力量。

  看着陆天星头顶那造化神鼎,哪怕是神话级后期的老牌高手,麻生一刀的脸色在此时也是忍不住的变了好几下。

  哪怕他现在身受重伤,实力比不上巅峰时期,但最低也能听发挥出七成的力量,寻常的神话级中期早就被他杀了,哪怕是川上仁一这种踏入神话级后期的人也会死在他的手上,可是现在竟然奈何不了陆天星,尤其是陆天星头顶上那一尊造化神鼎,明明是用真气凝聚出来的,但是却给人一种厚重如山,坚不可摧的感觉,更能炼化别人的真气,反哺自身,诡异无比。

  “这陆家三少到底修炼的是什么功法,怎么这么古怪,看来不能在继续拖下去了,不然的话,真的有可能死在他的手里。”

  麻生一刀心思在转动,无数阴险毒辣的念头一闪而逝,心中想着如何将陆天星给击杀当场,否则,再继续拖下去,他真的有可能死在陆天星的手中。

  陆天星这次和麻生一刀激斗,那就是生死之战。

  每一个人心中都十分的清楚,必须要将对方给杀了,否则,死的人就一定是自己。

  “刀出惊雷,万法归一。”

  就在和陆天星的长枪不断碰撞的时候,麻生一刀杀气毕露,身上的真气更是滚滚如潮,他手上的武士刀,宛如神兵利器一般,散发出无比锋锐的气息,让人觉得这根本不是由白雪凝聚出来的刀,而是真正的杀人利器。

  甚至在刀气纵横之间,更有无数的雷电在其中闪烁不定,带着轰隆隆的声音,碾压过空气,落在地面上,立刻将整个地面都轰击出了一个个的大洞,土石飞溅,看起来十分的触目惊心,十分的可怕。

  这麻生一刀本来就是神话级后期的高手,真气精纯的程度已经达到了刚柔并济的地步,刀法已经施展出来,就如同引动了天上的滚滚惊雷一般,以惊雷之刀荡平一切邪魔。两人对撞之间,真正的拼杀个你死我活。

  一招‘抽刀断水’,麻生一刀脸色充斥着掩盖不住的杀意,只要出手就会必杀的招式,绝不给陆天星任何喘息的机会,刀气纵横,真气滚滚如潮,时而惊雷,时而抽刀断水,千变万化的刀气不断的轰击向陆天星,要一举将陆天星给就地斩杀。

  “陆家三少不要在做无谓的抵抗了,你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在施展出刀气之间,麻生一刀真正的开始发威:“你永远不知道杀神一刀斩的可怕,一经施展出来,千刀万刀,化作一刀,如今我刀势已成,你现在只不过是网中囚鸟而已,不要再做无谓的抵抗了,你今天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死路一条?麻生一刀,那也得看你没有这个实力了。”

  陆天星的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更加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高手对战,生死只在一念之间,现在麻生一刀不断的用言语刺激他,无非是希望自己的心神出现晃动,一旦晃动,招式就会出现破绽,那时候,不等杀神一刀斩真正的出现,他就死在了麻生一刀的手中了。

  面对麻生一刀那一刀连着一刀,宛如狂风骤雨班落下来的攻击,陆天星心无旁骛,手上的长枪不断的刺出,每一枪都没有太大的波动,但是每一枪都给人一种胆颤心惊,避无可避的感觉,体内真气更是滚滚如潮,时不时的将四周扩散而来的刀气给吞噬炼化,反哺自身。

  “当!”

  长枪再次和刀气碰撞在一起,陆天星体内的真气运转的速度更快了,宛如涛涛江河在体内咆哮一般,不断的冲刷这它的身体,让他的真气不断的发生各种变化,翻天覆地一般,虽然这股变化并不足以让陆天星突破到神话级后期,但是却让他的真气变得越发的坚韧起来。

  这就是造化源决的可怕,遇强则强,在战斗中突破自身,当年聂狂人从一个小小的黄级武者成为威震天下的高手,引得全世界的高手对他伏击,造化源决的可怕,可想而知了。

  “破灭。”

  麻生一刀又是一刀斩出,脸色凝重到了极点,他现在已经感觉到了,陆天星不仅仅是在和他生死交锋,更是将他变成了自己的磨刀石,不断的用他来磨砺自己的真气,自己的每一次攻击,似乎都无法对陆天星造成任何的伤害。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