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

  心脏如雷,血流如河,生命在蜕变,精神在蜕变。

  一瞬之间,陆天星感觉自己的灵魂仿佛一下透体而出,仿佛和整片天地融为一体,冥冥之中,他的心中陡然生出一个感觉,他就是这片天地的主宰,只要他愿意,随时随地可以改天换日一般。

  这就是神话级境界!

  一步踏出,改天换日,成为无敌。

  在刘昂的实力冲击之下,陆天星终于一步登天,彻底打破了拮据,突破到神话级境界。

  陆天星终于晋升到了神话级境界,此时此刻他才感觉到神话级的强大,一念之间,就能让整个天地在自己的手掌当中,更能感受到虚空当中复杂多变,一丝微风,一缕灵气,似乎在一瞬间就能撕碎钢铁一般。

  强大的力量,从陆天星的身上冲天而起,直接撕裂刘昂的真气,如同拨开乌云见月明一般。

  ……

  而就在这个时候,距离临海别墅十几公里之外的地方,一辆跑车快若闪电的在马路飞驰而过,速度之快,几乎在眨眼之间就出现在百米之外。

  “蛟龙,停车。”

  突然,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司马凌云脸色狂变,猛然大喝一声,不等汽车挺稳,直接从车上下来,眼神凝重的看着十几公里之外天空。

  “组长,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蛟龙从车上下来,看着司马凌云疑惑的说道。

  司马凌云没有说话,只是眼神凝重的看着天空,好半天才长长的吐出一口,缓缓的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判官突破到神话境界了。”

  “什……什么,判官突破到了神话级,组长你没有看错?说不定是另有其人也不一定。”

  蛟龙张大了嘴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这怎么可能,陆天星才多少岁,怎么有这么年轻的神话级高手。

  “不管是不是,有人突破到神话级境界,我们炎黄组必须要处理一下才行,蛟龙,我先走一步,你尽快赶过来。”

  司马凌云眼神凝重的看着天空,身影一闪,瞬间化作一道剑芒冲天而起,消失在天空。

  临海别墅。

  “原来这就是神话级境界,好强大的力量。”

  陆天星站在原地,握紧了拳头,只感觉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觉涌上心头,一股掌握天地的感觉涌上心头,伸手一指,天地巨变,无数的天地灵气瞬间化作一道凌厉的指力呼啸而出,带着无与伦比的力量,撕裂虚空,直接点向刘昂的胸膛。

  “神话级,没想到你竟然突破到了神话级,那又如何,神话级之间的差距永远不是你可以体会的。”

  刘昂脸色狂变,怒吼一声,手掌如刀,凌空斩下。

  “五毒刀罡。”

  刀法一动,幻彩迷离,五中颜色的相互交织在一起,流光溢彩,不断的旋转这,迷蒙无比,又是绚丽无比,让人不由自主的沉醉在其中。

  “铁血大战戟。”

  陆天星眼中闪烁着战意,伸手一抓,一杆战戟出现在手中,铁血战场气息滚滚而来,整个天空仿佛凝聚成了战场,金戈铁马,杀喊声震天,浓郁的铁血气息弥漫出来,一戟刺出,似乎有千军万马奔腾而出,践踏大地,撕裂一切。

  “轰!”

  两股可怕的力量撞击在一起,如同世界末日降临一般,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无边无际的力量掀起滔天的力量,原本上百米的别墅前院彻底消失了,只剩下一片狼藉,尤其是陆天星和刘昂站立的地方,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大坑。

  两人碰撞的地方,掀起无数的灰尘,将两人笼罩在其中,让人看不清楚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咻!”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从漫天的灰尘中冲天而起,直接扑向早已经这这一幕惊呆了的断刃,赫然是刘昂。

  此时的刘昂狼狈无比,浑身上下破破烂烂的,嘴角出现了一抹鲜血,没有等断刃说话,刘昂直接伸手抓住断刃衣领,身影一闪,竟然直接逃向了外面。

  “跑?你跑可以,但是今天,断刃必须死。”

  陆天星的身影紧接着冲天而起,踏空而行,速度快到了极致,几乎在眨眼之间出现在了刘昂的身后,铁血大战戟带着浓烈的气息,轰向刘昂的胸膛。

  “五毒掌。”

  刘昂怒吼一声,又惊又怒,他竟然被人逼到了这种地步,当即反手一掌轰向陆天星脑袋,要把他生生的拍死在当场。

  “你上当了。”

  陆天星脸上露出一抹冷笑,一直藏在身后的左手凌空一指,真气化作一道剑光,直接斩向刘昂抓住断刃的作弊。

  剑光快若闪电,让人避无可避。

  “噗嗤!”

  剑光直接划过刘昂的手臂,紧接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刘昂的左臂直接被剑光斩断,鲜血洒落天空。

  “啊!我的手,小子,我记住你,我不会放过你的,这一次断臂之仇,我记住了,你给我等着,早晚有一天我会回来的,我要把你碎尸万段,不仅如此,我还要把你的亲人全部都杀了,我要把你们统统都杀了。”

  刘昂双目通红,满脸狰狞的看着陆天星,再也顾不上断刃,身影一闪,竟然直接冲下了山顶,重重扎进了海水中,消失在海面上。

  陆天星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刘昂逃走的方向,并没有去追击,他才刚刚突破神话境界,凭借着造化源决的精妙,顶多是和刘昂打的旗鼓相当,想要击杀刘昂几乎不可能,更别说存心要逃跑的刘昂了,想要追上去,几乎是不可能。

  这一次能够斩断刘昂的一条手臂,完全是凭借着出其不意的手段,真正要打起来,他奈何不了刘昂,何况,真正的生死相搏,就算是能杀了刘昂,估计也会两败俱伤,甚至是同归于尽,他不愿意这么做,刘昂也不愿意这么做。

  看了一眼逃跑的方向,陆天星一步步的走向断刃,眼神的冷冷的看着断刃,道:“现在你的帮手逃跑了,你还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你……你。”

  断刃满脸的苍白,几乎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你到底是谁,你……你怎么可能修炼出这么可怕的力量的,这股力量根本不属于人类,你到底是谁。”

  “我的身份你不是都知道了吗?断刃,我可以放过你一回,放过你两回,可惜你偏偏三番两次的想要找我的麻烦,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不成?”

  陆天星身影一闪,出现在断刃的面前,大手抓住断刃的脖子,直接凌空提了起来,冷声说道:“现在你最大的依仗走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要是没话说了,我就送你上黄泉路了。”

  感受到陆天星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机,断刃脸上浮现出浓浓的恐惧,大吼道:“不,不,你不能杀我,我是京城杨家的人,你不能杀我,你要是杀了我,杨家是不会放过你的,只要你放过我,从今往后,我就是你忠实的一条狗,求求你不要杀我,我可以给你很多东西,无论是功法还是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断刃苦苦哀求,他不想死,他真的不想死。

  “不杀你?不杀你,难道等你三番两次来找我的麻烦吗?我给过你机会,可惜是你自己不珍惜,怨不得别人,上路吧!”

  说着,陆天星就想捏碎断刃的脖子。

  “等等,判官,你不能杀他。”

  就在这时候,一个清朗的声音从远处,似远似近,一道璀璨的剑光如同流星一般朝着这边而来。

  “组长,救我,救我,判官疯了,他要杀我。”

  听到这个声音,断刃脸上露出强烈的惊喜神色,仿佛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拼命的大叫了起来。

  “司马凌云,你来的倒是挺快的。”陆天星抓着断刃,丝毫没有放下的打算,冷冷的看着司马凌云。

  司马凌云看着临海别墅模样,叹了一口气说道:“判官,放了断刃,把他交给我来处理,我保证会给你一个公道的答案的。”

  “公道?”

  陆天星冷笑一声,道:“司马凌云,说这话你自己相信吗?炎黄组是什么性质你不是不知道,或许曾经炎黄组是为国效力,保家卫国,可是现在,炎黄组变成了什么样,我想你比我更加的清楚,有多少世家弟子占据着炎黄组的修炼资源,有多少寒门天才被打压,放了他?炎黄组会秉公处理吗?”

  司马凌云沉默了,没有说话,正如陆天星说的那样,炎黄组虽然是在他的掌握之中,他是炎黄组的组长,但是炎黄组的利益纠葛太多了,大量的世家弟子被送入炎黄组修炼,占据着炎黄组大部分的修炼资源,如果断刃回到炎黄组,绝对不会死,甚至没有任何的麻烦,顶多是禁足而已,哪怕他是炎黄组的组长,有时候,有些事情也不是他可以决断的。

  “司马凌云,我告诉你,今天断刃必须死,我给过他机会,是他自己不珍惜,那就怪不得我了。”

  陆天星冷笑着看着司马凌云,今天无论如何断刃都要死,他从来不会把敌人留到以后,这一次他斩了刘昂的一条手臂,已经和断刃背后的杨家彻底结了仇,放了断刃,断刃就不会找他的麻烦吗?

  按照断刃的性格,打不过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找他身边的麻烦,为了亲人,断刃无论如何都要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