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哪怕是唐家和杨家知道这其中有阴谋,但是他们却不得不做,他们给陆天星在京城布下了一张天罗大网,一个彻彻底底的阳谋,等待着陆天星钻进来,而陆家和陆天星则是将这种被动应对转化为主动,同样是给唐家和杨家布下了一张天罗地网,给杨家和唐家也准备了一场阳谋,除非唐家和杨家不动手,否则的话,就只能乖乖的钻进陆家准备的天罗地网当中。”

  黄远征重重的说道:“至于到最后结果如何,那就看看谁的手段最高明,谁的实力最强,谁能够撕破这一张天罗地网了,只要能够撕破这张天罗地网,那基本上就胜负已定了。”

  说到这里,黄正德似乎觉得有点口渴了,端起旁边已经微微有些发凉的茶水,轻轻的抿了一口,缓缓的开口说道:“这就是我今天为什么让飞宇打电话给陆家三少的原因,有句话说得好,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我们不需要等到陆家和唐家,杨家分出胜负之后才表忠心,我们需要的是雪中送炭,而且,我这一次就是在赌。”

  “赌赢了,这一次和陆家三少之间的隔阂就会烟消云散,黄家也将真正的走向巅峰。赌输了,不仅倾家荡产,整个黄家都会灰飞烟灭,而我们都将性命难保。”

  黄远征在听到黄正德的话之后,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爸,你觉得陆家三少能赢吗?”

  “不管能不能赢的事情,你觉得我们还能够有其他的选择吗?”

  “爸,这……。”

  “远征,记住我的话,如果这一次陆家三少赢了,在未来只要陆家三少不死,黄家绝对不能有任何的异心,哪怕是未来,陆家有可能遇到什么灭族的危机,黄家都必须倾尽全力的帮助陆家,绝对不能背叛陆家,你懂我的意思吗?”

  说着,黄正德直接将目光黄远征的身上,那双有些浑浊的眸子当中带着前所未有的郑重之色。

  感受到黄正德那眼中带着的郑重之色,黄远征微微一愣,他还从来没有黄正德露出过这么郑重的表情。

  虽然有些疑惑,黄远征还是点了点头说道:“爸,我知道,我会记在心里的。”

  黄正德深深的看了一眼黄远征,说道:“你最好把这句话深刻的记在心中,否则的话,黄家说不定就会迎来灭顶之灾了。”

  话音落下,黄正德微微的叹息一声,冲着黄远征摆了摆手手说道:“好了,没有其他的事情,你就先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等陆家三少快要到了的时候,记得通知我,我们去门口迎接他。”

  “爸,我知道了。”

  黄远征听到这番话,微微的点了点头,转身直接离开了这里。

  看着黄远征的背影,黄正德缓缓的抬起头,那浑浊的目光扫过周围,心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他能做的都已经做了,等到他百年之后,那就看黄家自己的造化了,如果黄远征把他的话听进去了,放在了心中,只要陆天星不死,黄家则没有任何的危险,如果黄远征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去,那么黄家迟早会灰飞烟灭,成为历史尘埃的,这一切就看黄家的造化了。

  ……

  黄家所在的位置乃是具有东方夏威夷之称的浅水湾。

  浅水湾位于香江太平山南面,依山傍海,海湾呈新月形,此外还有天下第一湾之称。

  同时浅水湾是香江最昂贵的住宅区之一,众多的别墅豪宅遍布于海湾的坡地上。

  在浅水湾拥有别墅不仅是有钱人的象征,同时也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这已经是陆天星第二次来到黄家了,今天可以说是难得的好天气,太阳高照,让整个浅水湾的景色在这一刻也变得异常的美丽了起来。

  黄家的别墅的门口,站着四个黑衣大汉,耳朵上带着无线耳麦,仿佛四杆表情站在那里,浑身上下都散发出浓浓的肃杀之气,眼神更是如鹰隼意一般,哪怕是隔着墨镜,你都能够感受到他们眼神中的煞气。

  在这四人的身边,黄远征和黄正德两人此刻也是站在大门口,等待着陆天星的到来。

  “滴滴……。”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阵汽车的鸣笛声传来,紧接着就看到三辆车从远远缓缓的行驶了过来,最终缓缓的停在黄家别墅的大门口。

  当车子挺稳之后,其中一辆车的车门迅速的打开,黄飞宇从车上走了下来,在看到自己爷爷和父亲站在门口之后,顿时微微楞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回过神来,大步流星的朝着中间的车子走了过去。

  只不过还没有等黄飞宇赶到,车门已经被人给打开了,陆天星的身影从车子当中走了下来。

  “陆少,欢迎来到黄家。”

  黄正德和黄远征在看到你陆天星从车上下来之后,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在第一时间朝着陆天星走了过来,同时脸上都是浮现出了一丝灿烂的笑容。

  “黄老爷子,黄先生,你们太客气了,路上有点堵,让黄老爷子你们久等了。”陆天星淡笑着说道,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让人猜不透他的内心的当中到底在想些什么。

  “呵呵,陆少你客气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黄正德看着陆天星说道:“陆少,外面有点冷,请随我进去。”

  说着,黄正德冲着陆天星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陆少,里面请。”

  陆天星点了点头,也没有客气什么,直接跟在黄正德的身后朝着别墅内走了过去。

  跟随在黄正德的身后,陆天星一边,一边欣赏着黄家别墅的景色。

  整个黄家别墅很大,周围到处都是亭台楼阁,那雕刻在亭台楼阁之上的祥瑞,活灵活现,仿佛随时都能够破空而去一般,整个黄家内院显得异常的庄严,但是又有一股浪漫的气氛,尽显雍容和华贵,看一眼就让人想要常住在这里的冲动。

  顷刻之间,黄正德就带领着陆天星来到了客厅当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