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就是白氏集团的人?赵总让我带二位上去,跟我来。”

  男子看到陆天星和薛曼之后,连一句歉意的话都没说,直接自顾的说着,说完之后,看也不看两个人,直接转身朝着不远处的电梯走去,好像在使唤一个下人一样。

  面对着对方那命令式的语气和不屑的眼神,陆天星皱了皱眉头,脸色皱了皱眉,悠哉悠哉的坐在沙发上,连起身的意思都欠奉……。

  他想要看看赵林在耍什么把戏,但不代表自己会任由别人耍着玩。

  “陆天星,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薛曼下意识的将目光放在陆天星的身上,带着询问的意思,隐隐约约把陆天星当成主心骨了一样。

  这一幕如果让白氏集团的人看到的话,绝对是惊讶的合不拢嘴,什么时候保安部的母暴龙会有这么温柔的一面,居然会去询问一个男人的意思。

  连薛曼都不清楚这是为什么,只不过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她下意识的想到了陆天星,或许是因为陆天星说破了林华安保公司的把戏,或许是因为陆天星强吻她的原因,让薛曼下意识的有点依赖了。

  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女汉子,没有所谓的女皇,只所以会出现这些人,是因为她们没有遇到能够征~服他们的男人,当你能征~服她们的时候,她们会是最乖巧的小女人。

  “当然是等着主演上场了,我们可是观众,不是戏中的人物。”

  陆天星悠闲的坐在沙发,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沙发。

  “可是……。”

  薛曼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却被陆天星给打断了:“薛部长,你就把心放回肚子里了,一个小小的赵家,我还没有放在眼里,他们奈何不了我们的。”

  薛曼深深的看了一眼陆天星,不明白陆天星到底有什么勇气敢说赵家奈何不了他,有心想要反驳,但心中隐隐有一个声音告诉她,要相信这个男人。

  与此同时,冷峻男子正打算走进电梯,看到陆天星和薛曼依然坐在沙发上,脸色顿时有了几分不耐,冷声道:“你们耳朵聋了吗?没听到我说的话吗?我让你们跟着我,不想合作就赶紧滚蛋。”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试试?”

  薛曼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猛地站了起来,怒视着冷峻男子。

  “薛部长,稍安勿躁,跟着我念,世界如此美好,我却如此粗暴,这样不好,不好。”

  陆天星安慰薛曼一声,翘着二郎腿说道:“我耳朵没聋,可是你算什么东西,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信不信我分分钟让林华安保公司消失。而且你的态度搞反了,当初是你们公司的总经理赵林屁颠屁颠的跑到白氏集团,哭着喊着要和我们公司合作的,不是我们求着你合作的。现在我给你五分钟,五分钟若是我们看不到赵林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立马走人,并且从今往后,白氏集团会把林华安保公司列入黑名单,永不合作,这一点包括和白氏集团合作的公司,必须严格执行。”

  听到陆天星直呼自己公司总经理的名字,旁边一些林华安保公司的前台纷纷露出愤怒的表情。

  冷峻男子听着陆天星毫不客气的话,眉头一皱,想起赵林之前的交代,嘴角掠过一抹狞笑,转过身大步流星的走到陆天星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不屑的说道:“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助理,恐怕代表不了白氏集团,而且,你忘了,这里是香江,是赵家的地盘,在香江从来没有人敢这么侮辱我们总经理,敢用这种语气跟我们说话,你是第一次,你将会为你的愚蠢付出惨痛的代价。”

  “是吗?就凭你们吗?”

  “不错,就凭我们,小子,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跪下磕头道歉,然后从我的裤裆下钻过去,我可以既往不咎。第二,我打断你的四条腿,让你爬出林华大厦,你自己挑选一个。”冷峻男子走到陆天星的面前,讥讽着说道。

  “我选第二条,不过,结果要反过来,我打断你的四条腿,再让赵林滚下来见我。”

  陆天星淡淡一笑,完全没有把冷峻男子威胁的话放在眼中,冷峻男子的实力的确不错,放在外面,也算得上一个高手,但是在他眼中,和蚂蚁没有什么区别,一只手就可以捏死。

  “是吗?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冷峻男子眼中闪过一抹狰狞,一拳轰向陆天星的胸膛。

  这一拳快若闪电,几乎不给陆天星任何反应的机会,眨眼之间已经近在眼前了。

  “陆天星,快躲开。”

  看到陆天星一动不动,薛曼再也顾不上什么,猛地推开陆天星,一掌拍向冷峻男子。

  “多管闲事的女人,给我滚开。”

  冷峻男子眼中厉色一闪而逝,拳头一动,直接砸向薛曼。

  薛曼脸色一变,对方的实力实在是太强了,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的让她反应不过来,手掌拍在对方的身上就仿佛拍在一块石头上,撼动不了分毫,下意识的想要躲闪,身体却不受控制的站在原地。

  “啊,我的手,我的手,小子你敢跟我玩阴的。”突然一声痛苦的惨叫声响起,接着就看见冷峻男子抱着手臂朝着后面退去,一滴滴的鲜血从滴落到地上

  薛曼本来已经闭上了眼睛,打算承受这一拳,在听到这道凄惨的叫声后,下意识的睁开了眼睛,映入她眼帘的是冷峻男子扭曲的面庞,只见冷峻男子一脸痛苦的捂着自己的手,手上插着几根大头针。

  “陆天星,你……。”薛曼惊讶的看着陆天星。

  “妈妈曾经教导过我,随身携带武器,以防不测,所以再来之前,我从地摊上买了几个大头针,现在看起来的确非常有用。”

  陆天星毫不在意的挥挥手,在他的手上还拿着几根银光闪闪的大头针。

  没有食言,第五更送到,求兄弟们支持一下,你们的支持,是我每天码字的动力,求一个万赏,有木有万赏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