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芷晴也被吓了一跳,但很快会身来,盯着这位老婆婆,好奇的道:“陆天星,我们过去看看怎么样,让她也给我们两个算算命。”

  “没问题,你喜欢就好。”

  陆天星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老婆婆,笑着点了点头,这名老婆婆虽然给他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但是在她的身上却没有任何的杀意,很显然这名老婆婆对他和白芷晴并没有什么恶意。

  就在陆天星和白芷晴准备走过去的时候,一直围在她周围的一对年轻情侣骂骂咧咧的从这边走过来,脸上极度的不爽。

  “怎么了,兄弟,我刚才不是看你们想要算命吗?怎么突然就走了。”陆天星伸手那对走过来的年轻情侣,好奇的问道。

  “走?要不是我女朋友拉着我,我一定揍死那个老太婆,你说她气人不气人,这老太婆说我和我女朋友过不了多久,顶多一个月之内就会分手,我呸,要不是看她年纪大了,我一定一巴掌扇死她,开什么玩笑,有这么诅咒别人的吗?”被陆天星拉着的年轻人骂骂咧咧的说道,语气十分的不爽,任谁听到被一个算命的说自己和女朋友不长久,恐怕都会不舒服。

  “不对吧!算命的不应该都说好话吗?”白芷晴好奇的说道。

  “谁知道那老太婆是什么心思,说不定她心理扭曲也不一定。”

  这个年轻人看了一眼白芷晴,眼中闪过一抹强烈的惊艳之色,道:“如果你们想去算命的话,我劝你们最好不要去了,这老太婆脑子有问题,神经病一个。”

  说完,这个年轻人在自己女朋友连拉带拽的情况拖走了。

  “陆天星,这老婆婆说话未免有点太难听了点,要不我们还是不去了。”看着那对情侣离开,白芷晴想了想,有些纠结的说道。

  虽然算命这东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但说的太难听了,始终让人觉得膈应的慌。

  “我觉得这老婆婆说的是真话。”陆天星目送那对年轻情侣远去,缓缓的说道

  听到这话,白芷晴一愣:“真话?你也觉得他们一个月会分手不成?你也会算命,我怎么不知道?”

  “我不确定,也不会算命。”

  陆天星摇摇头说道:“我是看出来的,你没有发现刚才那对年轻情侣的差距吗?男的身上穿的虽然不错,但也不是什么高质量的衣服,顶多是几十块钱,一百多块钱一件,看得出来,他的工资并不高,你在看看那女的身上的衣服,最低上千块钱一件,手上的包包更是名牌包包,浑身上下加起来,几乎一万往上,而且,那女的看向身边男朋友的目光,带着一丝不满,极有可能是不满男朋友的收入,你认为这样的爱情会长久吗?只需要一根导火线就会爆发了。”

  “说不定是不满别的也不一定啊,爱情,非要建立在物质上吗?”白芷晴有些不解的反驳道。

  “或许吧!”

  陆天星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在做纠缠,转移话题道:“老婆,我们现在还过去吗?”

  “去,忠言逆耳,如果老婆婆说的难听,大不了我们不信就是了。”

  说着,白芷晴拉着陆天星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

  等到两人走过去之后,这个老婆婆才抬起头,缓缓的开口说道:“相逢即是缘,两位是要算什么,测姻缘还是测财运,或者是其他的。”

  这个老婆婆的声音不大,仿佛从云端传来一样,给人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

  陆天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老婆婆,脑海中突然划过一道闪电,似乎想起了什么,惊声说道:“神算子。”

  “神算子?”

  白芷晴听到陆天星的话,疑惑的说道:“陆天星,你说什么,什么叫做神算子。”

  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道:“老婆,你应该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的奇人异事,刘伯温,袁天罡这些人都是其中赫赫有名大师,算无遗漏,能够让人趋吉避凶,逢凶化吉。”

  “这神算子传闻是得到了袁天罡的传承,一脉只传一人,而且神算子一脉所收的徒弟全部都是瞎子,目的为了防止算命者看人算命,而且,神算子算命向来只求缘分,你若是遇到了,找他算命是你的机缘,不找他也是你的机缘,更重要的是神算子算无遗漏,不会出现任何差错,曾经有不少大人物找她批过命,无一例外,都一一应验了。”

  等到陆天星说完,这个老婆婆才缓缓的开口说道:“年轻人,你见过我?”

  陆天星摇摇头,道:“没有,这是听说过而已。”

  “那你需要算命吗?”老婆婆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开口说道。

  “我不需要。”

  “为什么?”老婆婆有些好奇的问道,在她的心中,所有人都恨不得了解自己接下来命运如何,然后想着去改变着一切,极少有人会选择不需要知道这些。

  “不为什么,我的路在我的脚下,我脚下走过的路就是我的命,正所谓天命难违,纵然知道了我的命,哪又如何,算与不算,那又怎么样,我只相信,我脚下走过的路,他就是我的未来,就是我的命运,我只信路在脚下。”陆天星淡淡的说道。

  “是吗?但愿你选择的这条路你不会后悔,但愿你能活着走下去。”

  老婆婆抬了抬雪白的眼球,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对着白芷晴说道:“小女孩,你需要算命吗?”

  “我……。”

  白芷晴微微一愣,看了一眼陆天星,才说道:“你能不能替我算一算我和他有没有夫妻之缘,能不能白头偕老。”

  陆天星一脸错愕,他没有想到白芷晴会问出这个问题。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你和他是天定的夫妻,白头偕老早已注定,不过……。”

  这个老婆婆没有任何犹豫的回答了白芷晴问题,但是话没有说完,就被白芷晴打断道:“婆婆,你不用说了,接下来的事情我不想知道了。”

  “为什么?”老婆婆诧异的问道,这是她算命以来,第二次听到这种回答了,第一次就是陆天星。

  “我不想知道太多,生活本来就是因为未知,才会变得丰富多彩,何况,我相信他不会离开我,这一点就足够了,其他的事情何必知道的太多,这样只会给自己徒增烦恼而已。”白芷晴笑着说道。

  听到白芷晴的话,这个老婆婆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然后微微叹息了一口气,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原来算命亦是如此,人生在世,何必强求,未知的生活才是最精彩的,可悲可叹,却总有人想要了解的命运,却不知道自己知道越多越是悲哀,哎……。”

  “老婆婆,你怎么了,是不是我刚才说错话了。”

  “不怪你。”

  老婆婆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们好自为之吧!年轻人,既然决定了自己的路,那就要坚定,不要半途而废,而后你小心一点,尤其是今天晚上,杀劫要来了,好自为之……。”

  “我记住了,多谢了。”

  陆天星目光凝重的点点头。

  “唉!”

  这个老婆婆再次叹息了一口气,轻轻的弯下腰将面前的白布卷了起来,步伐蹒跚的朝着远处走去。

  看似蹒跚的步伐,似远似近,却在几步之间已经消失不见了,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

  看着这个老婆婆消失不见,陆天星缓缓的收回目光,看着白芷晴好奇的说道:“老婆,你刚才为什么不让她把话说完。”

  “我为什么要听完这些话,就算把命运说透,又能改变什么吗?难不成你打算逆天改命,打算甩了我不成?”

  “当然不会,你可是我的正牌老婆,等我以后打造出三宫六院的时候,你就是东宫皇后,要替我管理后宫的。”陆天星嘿嘿笑道。

  “你去死把!”

  听到陆天星无赖的话,白芷晴没好气的白了陆天星一眼,这个专门破坏气氛的混蛋,就不能说点浪漫的话吗?

  “不去死,万一我死了,你岂不是成了寡~妇了。”陆天星笑呵呵的说道,拉着白芷晴朝着前面走去。

  突然,陆天星脚步一顿,一股强烈的危机从心中涌现出来,这是危险来临的征兆,陆天星目光凌厉的扫过周围,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但正是这种没有异常的异常,才让陆天星感觉到一阵的不安。

  “老婆,我们去那边看看吧!”陆天星指着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开口说道。

  白芷晴在听到陆天星的话之后,微微一愣,刚想开口说话,就看见陆天星朝着他眨了眨眼睛,白芷晴瞬间明白了过来,脑海中随机想起了刚才老婆婆对陆天星说的话,杀劫将至。

  难道是真的?

  “恩。”

  白芷晴轻轻的点点头。

  之所以去人烟稀少的地方,是因为陆天星不想在这里动手,更重要的是,他要发短信给曼陀罗,让她抓紧时间赶过来,保护白芷晴。

  而且,陆天星相信,如果今天晚上真的有人是冲着他来的话,必然会跟上来。

  感谢阮,卐?阎神?卍,1小可可爱*^o^*的打赏!!!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