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死。”

  攻击便是一鼓作气,雷霆万钧,不等枪皇再次反应过来,陆天星身躯一动,如同一道闪电,一步迈出,跨越十几米的距离,眨眼之间边出现了枪皇的面前,手起掌落。

  枪皇顿时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抬头看去,只见这一掌仿佛将天空都囊括在了其中,仿佛天地阴阳错乱了一样,他的眼前一切统统都消失了,只剩下这个掌印。

  他拼命的鼓荡真气,想要抵挡住这一招,可是,当他的真气接触到陆天星的手掌时,立刻像是冰雪消融了一样,只能眼睁睁的掌印落在他的脑袋上。

  枪皇没有了动静,整个人站在了地上,双目圆瞪,死死的盯着陆天星,面色潮红,七窍流血,突然他的体内传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整个人如同一滩烂肉堆在了地上,却在一瞬间被陆天星的真气直接将全身的骨骼打的粉碎,彻底死的不能再死。

  “呼,终于死了。”

  看到枪皇死了,陆天星这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脸色因为真气消耗过度而有些苍白,一股无力感袭来,和枪皇的这一战,让他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吃力,这几乎算是他修炼造化源决以来,同等境界中最吃力的一战了。

  枪皇几乎将枪法修炼到了极致,枪法神鬼莫测,枪意锋锐无比,一枪刺出,枪意涌现,枪芒未到,已经让你感觉到一股深深的寒意袭来,实力弱点,直接就被枪意给杀死了。

  不过还好,枪皇的枪法虽然神鬼莫测,但是却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枪皇的一身实力几乎都依赖在枪法上,银枪在手,他的实力能够发挥出百分之两百的战斗力,没有了银枪,他的实力几乎会去掉三分之二,陆天星抓住了枪皇这一个弱点,击碎银枪之后,立刻动手,不给枪皇利用真气凝聚银枪的机会,这才将枪皇击杀当场。

  否则,真正的打下去,他极有可能饮恨在枪皇的银枪之下,毕竟,他不像枪皇一样,专精一种。

  万法通不如一门精,一门精的人能够发挥出超越自身实力的好几倍,但也限制了他们的实力,一旦失去依仗的东西,实力就会在短时间内下降。

  “天神,如今你手下的十二惊惶死了一人,我想你应该会心痛的吧!这不是第一次的,我不管你手底下有多少的强者,有多少人,你别让我找到你,否则,我一定会把碎尸万段。”

  陆天星低声喃喃自语,语气之中充满的凌厉杀意没有任何的隐瞒。

  “十二惊惶,看来这应该是十二个人,不知道这枪皇的实力在这十二人当中排名第几,不过,只要你敢在派人来,我就敢杀给你看,我倒想知道知道,你到底舍不舍得这些人。”

  陆天星目光一闪,伸出手凌空一按,直接将枪皇的尸体给按进了泥土当中,随后身影一闪,悄声无息的离开了原地。

  ……

  与此同时,在外滩一间咖啡厅当中。

  白芷晴和曼陀罗,白微微三人坐在一个情侣卡座当中。

  “曼曼,你哥真的没事吗?这都过去二十多分钟了,他怎么还没有回来,是不是出事了,我知道他有两个兄弟,要不要打电话给他们。”

  白芷晴手指捧着一杯咖啡,紧盯着窗外,眼神带着一丝掩盖不住的焦急。

  “没事的,嫂子,你就把心放回肚子里面好了,我哥他是一个祸水,彻彻底底的祸水,就算出了什么事情,阎王也不会收了他的,估计也会八抬大轿的把他送回来的,省得他祸害阎罗殿,你就把心肚子里面好了。”曼陀罗抿了一口咖啡,慢条斯理的说道。

  她从不相信陆天星会出事,在她的心中陆天星就是一个打不死的小强,能伤害陆天星的人除了那群老不死的,年轻一辈几乎没有几个,屈指可数。

  “看来还是曼曼了解我,一个家伙而已。怎么可能奈何得了我。”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爽朗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哥,你终于回来了,我等的花儿都谢了。”

  “姐夫,你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是不是受伤了。”

  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帘当中,白微微和曼陀罗两人站起来,跑到陆天星的身边,一左一右的占据着陆天星的两条手臂。

  曼陀罗看着白微微的动作,眼中闪过一道异色,轻轻的咧了咧嘴,露出可爱的小虎牙,似乎想到什么好玩的事情一样。

  看着一左一右占这自己两条手臂的两个小妞,陆天星无奈的冲着白芷晴耸耸肩。

  “天星,事情解决了吗?”白芷晴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一幕,轻声问道。

  “恩,事情解决了,不用担心,只是一个小人物而已。”

  陆天星并没有说太多,而是转移话题说道:“接下来你们打算怎么办,是回家还是继续逛街。”

  “我有点累了,我想回家去休息一下。”白芷晴摇了摇头说道。

  陆天星看了一眼白芷晴有些疲惫和紧张的神色,点点头道:“这样也好,今天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刚好开始上班。”

  说着,陆天星看了一眼抱着自己手臂的曼陀罗和白微微,道:“你们两个呢!是回家,还是打算继续接着逛街。”

  “我们也回去。”曼陀罗抢先开口说道。

  “那一起回去吧!”

  陆天星点点头,带着白芷晴三女在咖啡厅其他人羡慕的目光下,离开了咖啡厅。

  三人一行人没有在外面多做停留,直接开车回到了紫苑小区。

  刚刚走进客厅,就看见白桥山和何彩兰两人坐在客厅当中看电视,听到开门的声音,两人都是将头扭过去,当看到白芷晴主动抱着陆天星的胳膊的时候,相互对视一眼,纷纷能看见对方眼中的喜色。

  “爷爷,奶奶,我们回来了。”

  曼陀罗脸上立刻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一路跑过去,抱住了何彩兰的手臂,显得十分的亲昵。

  “曼曼,你回来了,怎么样,今天玩得开心不开心。”何彩兰亲昵的摸了摸曼陀罗的脑袋,笑着说道。

  白桥山没有说话,脸上却带着一丝笑容,嘴角轻轻的抿着茶,似乎也很喜欢曼陀罗这个孙女。

  “开心,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景色呢!还有,爷爷这是我给你买的烟斗,你喜欢吗?”曼陀罗哈哈笑道,脸上洋溢的笑容怎么也掩盖不住。

  说着,曼陀罗从口袋中拿出一个玉制的烟斗递给白桥山。

  白桥山接过烟斗,笑眯眯的说道:“喜欢,当然喜欢了,还是曼曼你这个丫头好,比微微这个丫头要好得多了,哪像微微,一年到头不会送礼物给我。”

  “那当然了,你是我爷爷,我不对你好,谁对你好啊。”曼陀罗笑嘻嘻的说道,同时眼神得意的扫过白微微一眼,顿时引得对方一阵龇牙咧嘴。

  陆天星看到这一幕,微微有些错愕,这才几天,这小妮子居然把白桥山和何彩兰都搞定了,看起来比他这个孙女婿貌似都要重要了。

  “咦,天星,你也回来了。”

  这个时候,白桥山的目光才看见了后面走进来的陆天星。

  陆天星苦笑一声,感情这老爷子这么久了才注意到他。

  “爷爷,我回来了。”陆天星点点头说道。

  “怎么样了,事情解决了吗?”白桥山询问道,他已经听白芷晴说过,这几天陆天星出去有事了,也知道了张泉山绑架白芷晴的事情。

  “事情已经彻底解决了。”陆天星点点头说道。

  “那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走一步算一步吧!”

  陆天星摇了摇头,他现在也没有什么头绪,天神这个人隐藏的太深了,甚至连天使情报站都找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他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等待着天神自己露出马脚了。

  “恩,你自己小心一点,有什么需要可以来找我,老头子我虽然退了下来,但还是有点能量的。”

  白桥山点点头,道:“时间也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

  “爷爷,奶奶,你们也找点休息,我和微微先上楼了,玩了这么久了,浑身都是汗,我们先上楼洗澡去了。”

  说着,曼陀罗拉着不情不愿的白微微跑到了楼上去。

  “爷爷奶奶,那我们也上楼了。”

  看到曼陀罗和白微微上楼,陆天星狠明智的拉着白芷晴的手,准备上楼了,他现在越来越不敢和老爷子他们呆在一起了,只要呆在一起,话题必然是你们什么时候生孩子。

  “去吧!去吧!”白桥山摆摆手说道。

  陆天星立刻拉着白芷晴朝着楼梯口走去,就在陆天星准备上楼梯的时候,白桥山对着陆天星和白芷晴说道:“记住了,你们的时间不多了,给我抓紧时间,我和你奶奶等着抱重孙子呢!明白吗?”

  “芷晴,记住奶奶以前告诉你的话,你要记住了,抓紧时间。”何彩兰也在一旁开口说道。

  陆天星在听到这句话后,脸上立刻浮现出一道黑线,他就知道,摆脱不了这件事情。

  “爷爷奶奶,我会努力的。”

  陆天星有气无力的回答一句。

  感谢伤了初冬白了城x,Apollo,ㄆ一切随心走的打赏!!!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