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星,你真的有把握对付赵家吗?”看到赵林挂掉电话,薛曼依旧有些担忧的问道。

  “没有把握啊。”

  陆天星随口答道:“我就是看不惯这个家伙太嚣张了,所以才打算给他一点教训,你不觉得我刚才非常的男人吗?非常的有魅力吗?是男人就不要怂,我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男人?男人个屁,你这是在作死你知道吗?”

  薛曼声音陡然提高,有一种抓狂的冲动,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这个混蛋都什么时候,还敢开这种玩笑,心也太大了。

  “不行,我们不能留在这里吗?我们赶快走,趁着赵家的人还没有来,我们马上离开香江。”

  说着,薛曼不由分说的打算拉着陆天星离开。

  “薛部长,跟你开个玩笑,别这么激动。”

  陆天星反手拉住薛曼的手,自信的笑道:“一个赵家还伤害不到的我,白氏集团以后想要在香江发展,这一次我们就不能退,若是退了,会给香江的分公司带来毁灭性的麻烦,我们也会麻烦不断,对于这种家族不一次打怕他,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感觉到自己的手被陆天星拉着,薛曼俏脸闪过一抹红晕,微微挣扎了两下,道:“陆天星,你真的有把握对付赵家?没有骗我。”

  “骗你有好处吗?我这么年轻,这么帅,还没有为我陆家留下半点香火,我可不想英年早逝。”

  陆天星无语的白了薛曼一眼,不顾薛曼的反对,直接拉着她的手,重新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随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悠闲的品了起来。

  薛曼一脸无语的看着陆天星,她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陆天星,明知道接下来有一场硬仗要打,居然还像个没事人一样喝茶,对于这种人只有两种解释,第一,胆大包天,不知天高地厚,不做死不会死。

  第二,拥有狂妄的资本,赵家对他来说,跟蝼蚁没有什么区别,随手可以捏死,所以才不会在意。

  薛曼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她怎么没有想到来香江不到一天的时间居然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目光落在陆天星的身上,带着一丝好奇,她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清楚陆天星了。

  薛曼不知道,有时候女人的好奇,就是她们沦陷的开始。

  而此刻赵林也冷静了下来。

  冷静下来的的赵林隐约觉得,陆天星既然敢在知道他的身份后,依然表现的这么狂妄,不仅打断了他的一条腿,还让他打电话搬救兵,分明是有所依仗,能够吃定了赵家才敢这么做,只不过陆天星的依仗到底是什么?

  程豹?

  亦或者是白氏集团?

  在赵林看来绝对不会是这两个,这两个势力虽然强大,但是还不会傻到因为一个人和赵家死磕到底。

  尤其是白氏集团,陆天星在白氏集团只是一个小助理,白氏集团不可能为了一个小小的助理和赵家死磕,哪怕陆天星和白芷晴或许有关系,白氏集团也不可能这么做,真要是死磕到底,对谁都没有好处。

  至于程豹更加的不可能了,程豹的势力全部在香江,要是程豹敢和赵家死磕,最终的下场绝对是两败俱伤,得不偿失,他很清楚,程豹这个人无利不起早,没有足够多的礼仪,把多年的基业全部赌上去。

  也正是这一个原因,让赵林断定这个依仗不会是程豹和白氏集团。

  不得不说,赵林这个家伙兵不是一个纯粹的纨绔子弟,在被别人打成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冷静的分析出这么多的问题,这个赵林绝不简单。

  但是陆天星的依仗到底是什么?赵林也想不明白,更加不知道,在陆天星的眼中,程豹顶多是一直小蚂蚁,只要他愿意,分分钟能打造出无数个程豹,论实力,论势力完全可以做到青出于蓝。

  时间一点点的流过,整个林华大厦的大厅都陷入到了一种诡异的安静当中,或许是因为赵家打过招呼的原因,林华大厦发生的冲突竟然没有惊动香江警察,连林华大厦四周的街道都被清空了,没有一个行人的存在,仿佛成为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十五分钟后,一辆悬挂着一连串六的加长林肯在两辆奔驰车的保驾护航之下,一路闯过红灯,来到林华大厦门口。

  “哗啦!”

  汽车停下,八名保镖依次从奔驰车上走出来,腰间鼓鼓的,显然是携带着武器,分列站在门口的,像是在迎接领~导到来。

  与此同时,加长林肯的车门缓缓的打开,只见从里面走出来一个气势不凡的中年人。

  沉稳无比,身穿着名贵的西装,这会儿踏步出来,双眸一扫,就让所有人感觉到一股浓浓的压力扑面而来,这种气势,绝不是一般人比得上的。

  这个中年人不是别人,正是赵林的父亲——赵权。

  “老爷。”

  赵权刚下车,八名保镖齐声叫了起来。

  赵权扫过周围,冷哼一声:“走,跟我进去,我倒要看看到底是哪里来的过江龙,敢对我赵权的儿子动手。”

  话音落下,赵权再次冷笑一声:“孙岩你们几个跟我进去,其他人给我封锁周围,别说是一个活人,连一只苍蝇都不能放出去,谁敢硬闯,格杀勿论。”

  说完,赵权不再废话,带着人气势汹汹的走进了林华大厦。

  赵权带领着保镖气势汹汹的走进大厅,刚刚走进大厅,赵权就看见自己儿子像是一条死狗一样趴在地上,半边脸高高的肿起,脸上全是鲜血,显得恐怖无比,一条腿直接被踩断了。

  霎那之间,整个大厅都充斥着一片阴冷的杀机。

  陆天星和赵权的目光在空中相互碰撞,赵权的眼神充斥着冰冷无比的杀机,而陆天星的目光却是波澜不惊,嘴角一直带着淡淡的浅笑,对于充斥着大厅的杀机视而不见。

  “爸……。”

  赵林努力的抬起头,在看到赵权之后,眼睛顿时一亮,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挣扎着朝着赵林爬了过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