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先生你真喜欢开玩笑,我看这位小姐不是这种人?”

  女导购员被陆天星的一番话逗得捂嘴偷笑了起来,但不得不说这句话是真理,要是没有几个备胎,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女神。

  陆天星摸了摸鼻子,没有再去辩解什么,薛曼的确不是这种人,因为凡是接近她的人都被狠狠的给揍了,当备胎都能当出生命危险来,谁去谁傻。

  “砰!”

  就在这时,突然一声清脆的枪响在商场中响起,原本有些噪杂的商场瞬间安静了下来,全部愣愣的看着几名长相粗狂,满脸狰狞的男子从外面冲进来,紧接着刺耳的尖叫声响彻整个一楼,所有人都乱了起来。

  “砰!”“砰!”“砰!”

  又是一连窜的枪声响起,噪杂的商场立刻变得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抱着头蹲在地上,眼神恐惧的这突然出现的五个人。

  接着一道粗狂凶恶的男声喊道:“全部给老子闭嘴,谁再敢乱叫,别怪老子的手上的子弹不认人。我们只抢~劫,不杀人,现在全部乖乖的把身上值钱的东西给老子叫出来,识趣一点,不然老子不介意送你们上路。”

  陆天星目瞪口呆的看着五名男子冲进商场,手上拿着微冲时不时的对着天空开上两枪,完全是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引得商场楼上传来一阵阵的尖叫。

  陆天星嘴唇蠕动了几下,艹,他就知道今天不宜出门的,逛个商场也能遇到抢劫的,这劫匪到底有多奇葩,才会选择抢劫商场。

  站在陆天星身边的女导购员浑身上下剧烈颤抖,身子下意识的靠近陆天星,似乎这样才能找到安全感。

  “全部给老子蹲下,别特么的给老子乱跑,给老子惹事,老子今天只是求财,不杀人,但谁要是敢给脸不要脸,老子今天不介意破戒一回,送你上路。”

  一个看似领头的壮汉满脸狰狞的扫过周围,冲着旁边的劫匪说道:“老四,你和老二那东西把商场四周的玻璃全部挡起来,留下大门就行,小心香江警察的狙击手,其他人跟我来,寻找目标,谁敢阻挡,一枪崩了他。”

  几名匪徒点点头,开始迅速的分工起来,两名劫匪开始将商场四周的玻璃遮挡了起来,另外三人朝着一楼的各个店铺走去。

  与此同时,光荣百货商场遭遇到劫匪的消息也在第一时间被传播了出去,香江的警察行动速度丝毫不慢,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了商场,把光荣百货商场围的水泄不通,香江有名的飞虎队同时出动,占据着各个有力地带,随时随地准备给商场内的劫匪致命一击。

  这群劫匪训练有素,所站立的位置完全是射击的死角,同时其中一人悠闲的拿着旅行包,将周围的钱财全部收进口袋中,完全没有把外面的香江警察放在眼中。

  陆天星此刻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了,他是不是太衰了点,逛个商场也能遇到这种事情,运气要不要这么好。

  几个劫匪的动作十分迅速,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往往在一个店铺里面扫了一眼,打开收银台直接把钱装进袋子里,看也不看其他的,然后迅速离开,前往其他的店铺,完全不像是在抢劫,而是在寻找着什么。

  陆天星漠然的看着这群劫匪的动作,心中禁不住的升起一股疑惑,这群劫匪抢劫,给他的感觉不像是在抢劫,而是在例行公事,在大厅的那个劫匪对于收进旅行包的钱财完全视而不见,连一些女人耳朵上的黄金项链都视而不见,完全没有为钱而抢劫的味道。

  “怪异,实在是太怪异了。”

  陆天星低声喃喃自语,眼中越发的疑惑了起来。

  商场消费,有几个会带着一大堆的钞票来逛街,几乎都是选择刷卡,抢劫商场简直是闲着没事找事,得不到多少钱,稍有不慎,说不定连自己都要赔进去了,这完全不值得。

  而且,这群匪徒的装备未免有点太好了,不仅拥有**********这种杀伤力极高的武器,而且还穿着防弹衣,配备着战术刀,这种配置别说是抢劫商场了,抢劫银~行都没有压力,而且风险比抢劫商场要少得多。

  现在这群匪徒竟然退而求取次,选择抢劫商场这种风险大回报少的地方,实在是有点不符合常理,尤其是这群劫匪的眼中丝毫没有那种对金钱的贪婪,而是一种波澜不惊,这就更奇怪了,为钱而抢劫,在得到钱之后怎么会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

  而且,光荣百货商场一楼几乎都是一些小吃店和衣服店,真正的奢侈品全部在楼上,越是往上,奢侈品的价格越高,既然是抢劫商场,为什么不娶奢侈品店,而是在一楼这种地方,这其中蕴藏的含义不得不让人深思。

  “或许,这群劫匪并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其他的。”

  陆天星脑海中陡然闪过一个念头,眼神微微眯起,他倒想看看这群劫匪玩什么把戏。

  “哟,没想到这间店铺里面居然还有一个漏网之鱼,这个小妞也长得不错,来,哥哥刚才抢劫有点累了,过来给我捶捶腿,伺候的我舒服了,到时候赏你一些钱。”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大笑的声音传来,一名手持武器的壮汉快步走进了这间女装专卖店,当看到陆天星的时候,这名劫匪的眼中闪过一抹很隐晦的光芒,大步流星的朝着陆天星走过来,同时伸出一只手抓向躲在陆天星身后的女导购员。

  陆天星眼中闪过一道冰冷的光芒,劫匪眼中闪过的那一道隐晦的光芒根本逃不过他的眼睛,让他心中不禁升起一个想法,或许对方是冲着他来的,有人想要了他的命?

  “朋友,抢劫有抢劫的规矩,劫财又劫~色,这似乎有点不符合规矩。”

  陆天星不动声色的向前一步,伸手抓住这个壮汉的手臂。

  “小子,关你屁事,给老子滚一边去了。”

  这个劫匪眼中凶光一闪,似乎被陆天星给激怒了,另一只手直接抓向陆天星的脖子。

  “找死。”

  陆天星现在完全确定,这伙劫匪绝不是什么普通的劫匪,而是一群训练有素的国际雇佣兵,这个大汉看似只是想要掐住他的脖子,实际上使用的却是雇佣兵惯用的一种格杀术,一旦他中计上当,只需要在一瞬间,就能捏碎他的喉咙,让他死的不能再死。

  既然对方是来找他的麻烦的,那他就没有手下留情了。

  陆天星眼中冰冷之色一闪而逝,身子微微一侧,轻松躲过劫匪的手臂,随手一掌拍在了这名劫匪的胸膛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