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我是快~枪~手?”陆天星瞪大了眼睛,看着沈曼君问道。

  沈曼君重重的点点头,道:“没错,你是快~枪`手,否则,在马上要得到一个大美女的时候,你偏偏选择了放弃,那么只有一个解释,你就是传说中的快~枪~手,而且肾~虚,一次过后,你就不~行~了,有心无力,所以你才会良心发现放过我的。”

  此时,沈曼君对于陆天星完全没有了恐惧,面对一个银~枪~蜡~头般的男人她有什么好害怕的。

  陆天星一脸黑线的听着沈曼君的分析,心中苦笑连连,这好人还真是不能做,上一次选择做一个好人,结果被薛曼鄙视说自己喜欢男人,这一次选择当个好人,结果又被沈曼君说成不~举,这简直是一个男人莫大的侮辱。

  在郁闷的同时,陆天星又是一阵蛋疼,是不是所有的美女都自我感觉良好啊,思维未免也太奇葩了点,只要对她不感兴趣,她就自动脑补成你不~行~了,你是不是喜~欢~男~人,这也太奇葩了,自我感觉未免太良好了。

  “你说我不~行?”

  陆天星怒极反笑,道:“你从哪看出我不`行的,我放过你是因为你不是我的菜,我不想为了你蹲监狱,我也不想为了你这一朵鲜花,放弃身后的一大片鲜花海洋而已。”

  “不用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你放心好了,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你这病不算什么,很快就能治好的。”

  沈曼君一副你骗不了我的表情看着陆天星。

  “你这是在挑衅我吗?”

  陆天星恨得一阵咬牙切齿,脸色铁青:“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就地正法了。”

  陆天星发誓,以后再也不做烂好人了,这种头衔套在头上,他这辈子都要受到别人的鄙视。

  沈曼君不屑的撇撇嘴:“别强撑了,就算我给你,你有那个能力吗?”

  “好,好,今天我就让你见识见识我床~上~小~旋~风的威力,低于一个小时,我直~播~剁~吊。”

  陆天星彻底怒了,质疑他可以,但绝对不能质疑他的能力。

  说话间,陆天星猛地向前一步,一把抱住沈曼君,在沈曼君惊恐的表情下,直接吻~在她的红~唇~上。

  沈曼君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下意识的想要反抗,却感觉浑身上下没有了一丝力量,更有一丝奇异的感觉从心中油然升起。

  一股强烈的异样感觉传来,让沈曼君的眼神微微迷蒙了起来,身子微微扭~动,下意识的配合陆天星,嘴里发出一种让~男~人~犯~罪的声音。

  更衣室的温度在不断的升高,大有把更衣室当~作~床~的冲动。

  “砰~”“砰~”

  眼看着情势愈演愈烈,陆天星正打算再进一步的时候,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听到敲门的声音,沈曼君恍然回过神来,看着近在咫尺的陆天星,在看到陆天星的手放在自己的胸~膛上,胸前的衣服一片凌乱,几乎能看到大量的春~光,俏脸上顿时闪过一抹红晕,使劲的推了推陆天星:“你干什么,你不给我松开,你想要让警察看到我现在这种情况吗?”

  “额,不好意思,我也是迫不得已的,我可不想背负一个不~举的罪名。”

  陆天星干笑两声,这才遗憾的把手松开。

  “你……。”

  感受陆天星的小动作,沈曼君脸上闪过一丝羞怒之色,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让她又是一阵脸红心跳,沈曼君怎么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和陆天星在更~衣~室做这种事情,而且,在心中她竟然隐隐有一种无法拒绝陆天星的冲动。

  这个想法一出,沈曼君吓了一大跳,她和陆天星只是见过几次面而已,怎么可能会喜欢陆天星,这又不是言情小说,讲究什么一见钟情。

  “砰!”“砰!”“砰!”

  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似乎带着不耐烦的意思。

  “沈女士,对于刚才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是我真的没有骗你,我不是故意闯进来的,外面真的有劫匪,我不得已才躲进来的,不信你打开门看看,我保证更衣室外面绝对是警察。”

  沈曼君看着陆天星可怜兮兮的模样,心中顿时大为解气,你这个臭流氓,之前不是很嚣张的吗?现在也知道害怕了?

  “你现在是在求我?”沈曼君抬了抬眼帘,整理好了衣服,一脸高傲的说道。

  “是,我求你,待会不要让警察知道我是后来才进入更衣室的。”陆天星很干脆的说道,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行,看在你求我的份上,我考虑考虑,”

  沈曼君斜着眼睛扫了一眼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再次恢复了从前那种高贵大方的模样,神色平静的打开了更衣室的门。

  看着沈曼君气势的变化,陆天星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女人果然是百~变~尤~物,刚才还是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这会儿居然又变的雍容华贵,宛如贵族夫人,仪态万千。

  “床上dang妇,出门贵~妇,说的就是这种女人吧!”

  陆天星心中喃喃自语一声,跟在沈曼君的身后,走出了更衣室。

  而在更衣室外面,几名香江警察正往后退,做着冲锋的样子,打算撞开这间反锁的更衣室大门,可是当看到沈曼君从更衣室中走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怎么没有想到更衣室中居然会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

  “沈小姐?你怎么在这里。让开,你们全部给老子让开,全部散开,惊到了沈小姐谁负责,全部滚开。”

  就在这时,一个难以置信的声音传来,只见一个身穿警服,看肩上的标识应该是香江总警司的中年男人满头大汗从后面挤过来,脸上带着惶恐不安的神色:“沈小姐,你怎么在这里,你没事吧!我的警员没有吓到你把!不好意思,沈小姐,刚才商场发生了抢劫案,我的警员正在排查,看看有没有劫匪的同伙,多有打扰,还请沈小姐见谅。”

  沈曼君惊讶的看着这个突然冒出的总警司,难道陆天星没有对她说谎,真的有劫匪抢劫商场。

  陆天星也有些惊讶的看了沈曼君一眼,他知道沈家在华夏的势力很大,但是没有想到沈家在香江的背景同样不弱,连一个警局总警司都对沈曼君恭恭敬敬的,不敢有丝毫的不敬,看来沈家的势力比他想象中还要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