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感觉到了陆天星疑惑目光,沈曼君不露痕迹的扫过了陆天星一眼,嘴角微微上翘,闪过一抹得意的笑容,缓缓的说道:“黄总警司多谢你关心了,我没事,这里应该没有什么劫匪了,这位先生是我的朋友,不可能和劫匪有什么关系,你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既然如此,那沈小姐我先告辞了。”

  黄总警司没有任何的迟疑,立刻朝着周围挥挥手,让所有的警察离开这家精品店,沈家的人不是他一个小小的总警司敢得罪了,得罪了沈曼君,相当于得罪了沈家,他一个总警司说不定就没了。

  至于陆天星是不是劫匪,这一点都不重要,反正商场没死人,顶多是受了一点轻伤,只要不死人,这样的事情很容易压下去,没必要冒着去得罪沈家的危险,去调查陆天星,反正死的那些劫匪都是有案底的,死了就死了。

  不过,在临走之前,这名黄总警司深深的看了陆天星一眼,眼中蕴藏着丝丝羡慕和忌惮的神色,和沈曼君呆在同一个更衣室,在看到沈曼君微微有些泛红的脸蛋,用屁股想都知道两人在更衣室干什么。

  能让沈曼君看上,这个男人绝对不一般,不能轻易的得罪。

  黄总警司心中闪过一个,冲着陆天星友好的点了点头,这才转身带着警察离开。

  等到警察全部离开之后,陆天星刚想要开口说什么,旁边紧闭的更衣室大门突然打开,只见一个女人缓缓的从里面走出来,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点缀梅花的短旗袍,把她的身材衬托着完美无比。

  s型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该凹的地方凹,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胸~前的两~座`山~峰将衣服撑的高高~鼓~起,一张充满英气的俏脸此刻竟然绽放出一股惊人的女性魅~力,让人看一眼就舍不得挪开目光。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拿着衣服进入更衣室的薛曼。

  此时,薛曼完全被周围的一切给惊呆了,傻眼的看着周围。

  她走进更衣室的时候,整个商场还是热热闹闹的,这家女精品店摆设的整整齐齐,但是现在仿佛被人给抢劫了一样,衣服架子倒在地上,衣服被扔的到处都是,有的上面还有清晰的脚印,整个一楼都变得空荡荡的,外面时不时的有持枪警察走过。

  “陆天星,这……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人呢!怎么有警察在这里?”

  薛曼疑惑的扫了陆天星一眼,目光最终落在了陆天星身旁的沈曼君身上,望着沈曼君那张漂亮无比的脸蛋,还有那一对比她还要丰~满的圣~女~峰,眼中闪过一抹嫉妒之色,脸上带着一丝莫名的敌意。

  “没什么事情,刚才有几个小毛贼闯了进来,不过已经被警方给制服了,你也知道,来商场消费有不少土豪和游客,出了什么事情,警察也不好交代,所以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陆天星对着薛曼解释,话还没有说完,陆天星忽然感觉到一缕香风扑面而来,手臂顿时陷入到了一层软~肉当中。

  沈曼君抱住陆天星的胳膊,巧笑嫣然,在他的嘴唇上轻轻一吻:“小男人,我先要走了,千万不要忘了我哦,今天发生在更衣室的事情,我会一辈子记在心中的,永远不会忘记,我老公要来了,被他看见就不好了,以后有约老地方见,我先走了,拜拜。”

  说完,沈曼君冲着陆天星妩~媚的眨了眨眼睛,嘴角微微上翘,之后又对着薛曼做了一个挑衅的眼神,手指轻轻的在陆天星的脸上划了划,扭着翘tun朝着外面走去,只留下石化了的陆天星呆在原地,半天没有回过神来,他敢打赌,这个女人绝对是故意的,绝对是想要报复他,记住更衣室发生的事情,这不是明摆着想要找他以后报仇吗?

  看到沈曼君的动作,薛曼的俏脸立刻变得冰冷了下来,心中莫名的涌现出一股无名火,这个王八蛋,怎么到哪里都有这么好的女人缘,她才进更衣室多久,这个混蛋就和另外一个女人搅合在了一起,而且还是一个有~夫~之~妇……。

  人~妻,玩的挺牛的啊。

  “陆天星,你难道不想解释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薛曼脸色发寒,一想到陆天星在飞机上强吻了自己,现在又和另外一个女人在自己眼前暧~昧,薛曼就感觉一股无名之火在心中熊熊燃烧了起来,极度的不爽。

  “额,薛部长冷静,你要冷静,这个……这完全是一个误会,我和她根本没有什么的。”

  陆天星讪讪一笑,他没有想到沈曼君会给他来这么一招。

  “你不需要跟我解释什么,我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吧!你还是想想怎么和董事长去解释吧!我会把这件事情如实禀报给董事长的,出差期间私~会~情~人,陆天星,你ke真行啊,我实在想不通你到底有什么好的,董事长居然会把你提升为董事长助理,找我看来,应该把你扫地出门。”

  薛曼冷冷的望着陆天星,美眸中的怒火怎么也无法掩盖。

  “薛部长,你还讲不讲理啊,我什么时候私~会~情~人了,我只不过是为了躲劫匪才不小心闯进去的,我之前根本不知道更衣室有人。而且我和她没有任何的关系,你换衣服才多久,凭我的战斗力,你认为我几分钟能做什么,前戏都完成不了,我要是私~会~情~人,我为什么要选择在你眼前,让你去告状吗?”

  陆天星连忙解释,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要是让白芷晴知道他和一个女人呆在同一个更衣室中,天知道又会发生什么事情,上次和玫瑰的事情还没过呢!这会儿又出这种事情,这不是要把他活生生的玩死吗?

  “你放屁。”

  听到陆天星的话,薛曼不知为何,心中非常的愤怒,怒吼道:“陆天星,你当我是瞎子吗?你们两个都这么亲密了,没发生什么,她会主动亲你吗?你当我是傻子吗?陆天星,我原本以为只是一个色狼,没想到你居然是一个人~渣~败~类,连一个有~夫~之~妇都不放过,算我薛曼看错你了。回到公司,我一定会把这件事情统统告诉董事长,把你这个人渣开除出公司,省的你给公司抹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