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陆天星的动作,白芷晴身子轻轻的颤抖,俏脸上忍不住的飞起一抹红晕,却没有躲避陆天星的动作,任由陆天星亲昵的擦掉自己嘴角的饭粒和油渍。

  “哼,你本来就在虐待我。”

  白芷晴娇嗔的看了陆天星一眼,继续低头吃着煲仔饭,不过却没有了刚才的狼吞虎咽,反而变得优雅了起来,让人看着心情也舒畅了起来。

  陆天星轻轻的笑了笑,也开始吃了起来,心中暗自点了点头,这煲仔饭的确非常的正宗,怪不得到庙街来的游客几乎都要品尝一下美食,不得不说这里的味道的确非常的不错。

  而就在陆天星和白芷晴享受着庙街美食的时候,五个身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出现在人流中,目光冷漠的看着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

  “确认目标,他们就是陆天星和白芷晴,陈老说了,抓活的,把他们统统带回去,还有,给我小心一点,对方的实力很强,必须给我打起十二分精神来,还有动作麻利一点,不要引起其他人的注意,等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再动手。”

  领头的是一个穿着黑色西装,带着耳麦的魁梧男子,他的身形魁梧,一双眼睛如鹰隼一般锐利,给人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在他的身边还有四名和他身形差不多的男子,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面无表情,好像是一块寒冰一样,腰间微微鼓起,很显然带着武器,他们的眼中都是带着一股冷漠,对生命的冷漠。

  而此时陆天星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目光有意无意的扫过周围,当注意到不远处那几名黑衣男子之后,眼中闪过一道厉芒。

  这些人身上的寒意虽然隐藏的非常好,但是对于一个常年和死亡打交道的雇佣兵来说,实在是不值一提。

  陆天星随意的拿起餐巾纸,轻轻的擦了擦嘴角,看着白芷晴说道:“老婆,吃饱了没有,吃饱了,不如我们四处逛逛怎么样,我听说这庙街的后面还有一座天后庙,我们去哪里走走吧。”

  白芷晴在听到这句话后微微一愣,刚想要开口说什么,就看见陆天星冷若冰霜的眸子,白芷晴瞬间就明白了过来,不出意外的话,怕是又有人来找她的麻烦了。

  “好啊,正好我要去天后庙求求签,让她保佑我们这一次香江之行,一帆风顺,无风无浪。”白芷晴擦了擦嘴角的油渍,微笑着说道。

  两人站起来,朝着天后庙走去。

  陆天星相信,这些人如果是来找他们麻烦的,就一定会跟上来。

  果然不出所料,看到白芷晴和陆天星两人离开,五个男子立刻跟了上来。

  陆天星仿佛没有感觉到有人跟踪一样,带着白芷晴悠闲的欣赏着周围的景色,时不时的买点美食尝尝,或者偷偷的亲一口白芷晴,引得白芷晴一阵娇嗔,追打,丝毫没有被跟踪的意思,一步步的朝着天后庙偏僻一点的位置走去。

  “哼,一群不知死活的家伙,你们两个从旁边截住他们,其他人跟我来。”

  领头的男子看着陆天星走向僻静的位置,脸上立刻浮现出了一抹冷笑,并没有怀疑什么,在他看来分明是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肯定是忍不住了,打算去偏僻的地方做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

  这地方很偏僻,几乎看不见人流,和不远处熙熙攘攘的庙街截然不同,昏黄的灯光照耀下,显得格外的冷清。

  “陆天星,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白芷晴看着陆天星,忍不住的问道。

  “没什么事情的,来了几只小老鼠而已,先解决掉他们,我们继续逛街。”

  陆天星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缓缓的开口说道:“出来吧!跟了我们这么久了,不累吗?赶紧出来,解决了你们,我还准备和我老婆继续逛街呢!”

  “你知道我们跟踪你。”

  陆天星的话音刚落,一个阴沉的声音响起,前方和后方都是出现了人影,为首的领头男子一脸阴沉的看着陆天星。

  “你们是谁,你们想干什么。”白芷晴看着领头的男子,寒声说道。

  对方没有回答,只是一步步的朝着陆天星和白芷晴走过去,手中出现了一把消音手枪,对准了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

  “你们应该是彭家的人吧!”陆天星看着朝着他和白芷晴走过的五人,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淡淡的说道。

  “我们是不是彭家的人,等你们跟我们走了就知道了。”

  听到陆天星的话,领头的男子冷笑一声,会直接开口说道:“把他们全部抓起来。”

  见到几人打算动手,陆天星缓缓的吐出一口浓烟,淡淡的道:“你以为就凭你们就能奈何得了我吗?唉,算了,反正你们也不需要知道这个了,还是上路去吧!你放心,你们不是第一个的,彭家统统都会下去陪你的。”

  话音落下,陆天星浑身上下的杀意全部爆发了出来,恐怖的杀意从陆天星的身上蔓延出去,霎那时间,整个天空似乎都阴沉了下来,无穷无尽的降临。

  感受到陆天星身上的杀意,五名大汉犹如遭到雷击了一般,脸色狂变,只感觉一瞬间自己像是掉进了血窟窿当中,口鼻当中都是鲜血的味道。

  “不好,对方的实力很强,不留活口,动手,你们两个抓住白芷晴,要活的。”

  领头的男子实力最强,最先反应过来,怒吼一声,枪口对准陆天星,直接就想要扣动扳机。

  可惜他的动作虽然很快,陆天星的动作更快,屈指一弹,手中的烟头好似一道流星一般,瞬间撕裂的空气,直接撞在枪口上。

  那一把手枪瞬间就好像被大力给扭曲了一下,直接被灌注真气的烟头给撕裂的粉碎。

  “给我死。”

  没有给男子再次反映的机会,陆天星身形一闪,如同鬼魅一般,瞬间出现在领头男子的身边,一掌按在他的脑袋上。

  领头男子身子一颤,立刻僵在原地,双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充血,竟然在一掌之下直接被陆天星打的七窍流血,死的不能再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