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大酒店,陆天星从一辆出租车上打开车门走下来,手上提着香江有名的美食鲜虾云吞和菠萝包,嘴里哼着小调,一脸悠然的乘坐着电梯朝着楼上走去。

  “陆天星,你今天晚上去哪了。”

  走出电梯,刚刚转过一个拐角,陆天星就听见一个带着愤怒和质问语气的声音传来。

  陆天星循声望去,就看见薛曼双手抱胸的站在他的房间门口,一双美眸冷冰冰的看着他。

  “人生地不熟的我能去哪,当然是出去买点宵夜吃了,怎么样,薛部长,要不要一起尝尝。”

  陆天星提了提手上的美食,心中暗暗庆幸,幸好自己在半道上买了一点吃的东西回来,不然还真不发打发薛曼,今天吻她才把她吓住,没把在更衣室发生的事情告诉白芷晴,再要是让薛曼抓住什么东西,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让陆天星狐疑的是,薛曼是不是特地来监视他的,怎么他离开一会,薛曼就知道了。

  “你下去买宵夜了?”

  薛曼脸上露出一丝狐疑之色,上下打量着陆天星,似乎想要从中发现什么端倪来。

  陆天星无辜的站在原地,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薛曼,心中暗暗嘀咕,是不是美女都喜欢这么双手抱~胸啊,是不是这样才会显得胸~大。

  好半天,薛曼才收回目光:“算你识相,没有骗我,你要是敢出去和那个女人鬼混,我保证你会死得很惨,我无论如何都会把这件事情禀报给董事长的。”

  说着,薛曼懒得再去理会陆天星,直接转身朝着自己房间走去。

  “薛部长,等一下,我有一句话想要告诉你。”

  陆天星突然开口叫住薛曼,在薛曼疑惑的目光下,开口说道:“薛部长,你现在的样子让我想起了一个人,就像是在等着老公回来,准备捉~小~三的女人。”

  “混蛋,你说什么?”

  薛曼勃然大怒,一双眸子充满杀气的扫向陆天星,可是门口哪里还有陆天星的影子,只剩下一道紧闭大门。

  “陆天星,你这个混蛋,以后别落到我的手里,不然,要你好看。”

  薛曼咬牙切齿的,怒气冲冲的盯着陆天星的房间大门,心情却因为陆天星的一席话,怎么也平静不下来,美眸带着一丝复杂的含义,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陆天星在光荣百货商场明明强~吻了她,按照道理她应该恨不得把陆天星碎尸万段才对。

  可是,回到房间后,她发现自己满脑子都是陆天星的影子,怎么甩都甩不出去,好不容易熬到晚上,竟然是莫名的想要看到陆天星一面,于是鬼使神差的去翘了陆天星的门,结果发现这个家伙不再,再想起今天中午的时候,陆天星和哪个女人的暧~昧,薛曼心中顿时不是滋味起来,身边明明有一个大美女,居然还去找一个有夫之fu,所以这才怒气冲冲的等在陆天星的门口,想要得到他一个解释。

  薛曼呆在原地,思绪万千,愣愣的看着陆天星的房门,直到服务员过来提醒,薛曼在恍然回过神来,压下心头的复杂思绪,匆匆忙忙的自己的房间,把东西收拾了一下,准备明天会魔都。

  第二天,下午一点钟的时候,一架飞机从遥远的天空飞来,稳稳的降落魔都机场的跑道上,最终稳稳的停在了指定的位置。

  “终于回来了,果然还是家里的感觉好,春~光~灿烂,阳光明媚,连我的心情也变好,我已经感觉到自由的气息在迎涌动。”

  走出机场的时候,陆天星张开手臂,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大声的感概。

  “哼,土包子。”

  薛曼撇撇嘴,冷哼一声,直接无视陆天星抗议的眼神,叫了一辆计程车,直接离开了机场。

  看到薛曼像是吃了枪药的模样,陆天星一阵无语,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记仇了,不就是昨天晚上说她像是一个管家婆吗?结果愣是一天都没有理他,看向他的目光就仿佛看着仇人一样,冷冰冰的。

  “女人啊!你的心像那海底针啊。”

  陆天星摇摇头,叫了一辆出租车直接朝着白氏集团而去。

  回到公司后,陆天星和前台接待员打了一声招呼,乘坐着电梯朝着董事长办公室而去。

  一路乘坐着电梯来到白氏集团最顶层,陆天星并没有走向董事长办公室,而是径直走向了白芷晴的秘书蓝心所在的位置,满脸笑容的看着蓝心。

  “蓝秘书,好久不见了,有没有想我啊,”

  陆天星双手撑在办公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蓝心,不得不说,美女身边的朋友都是美女,这蓝心长得漂亮不说,偏偏还长着一副鹅蛋形的娃娃脸,看起来像是十五六岁的模样,再加上那高~耸的圣~女~峰,完完全全是一个标准的童~颜~巨~ru的小美女。

  陆天星直勾勾的看着蓝心,此刻蓝心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身高约莫一米六五的身高,身材被职业套装勾~勒的凹~凸~有~致,黑~色的套~裙下露出一双套着黑~丝~袜的美`腿,让有些丝~袜~情~节的陆天星顿时感觉到肾~上~腺~有些飙升起来。

  或许是白芷晴的原因,蓝心对于这个一脸懒散,吊儿郎当的陆天星简直就没有任何的好感,一双眼睛冰冷的看着他,像是看着犯人一样,严防死守。

  听到陆天星的话,蓝心扫了一眼陆天星,鄙夷道:“你想多了,我就算想一条狗也不会想你的。”

  “想一条狗?”

  陆天星瞪大了眼睛,一脸鄙视的说道:“蓝秘书我鄙视你,打心眼里鄙视你,没想到你这么邪恶,连一条狗都不放过。如果有可能,我希望对你说一句话那就是:放开那条狗,它是无辜的,有什么冲着我来。”

  “滚犊子,没事别来烦我,我还要工作呢!”蓝心没好气的说道。

  “嘿嘿,工作什么的待会做也不迟,蓝秘书,我们这么多天没见了,你就不打算给我一个见~面~之~吻吗?来亲一个。”

  陆天星嘿嘿一笑,直接走向蓝心。

  “你想干什么,你别过来啊,再过来小心我对你不客气了。”

  蓝心脸上流露出惊慌的神色,猛然似乎想起了什么,猛地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摸出一个巴掌大下的防狼电击器,手指按在开光上,顿时一道紫色的电弧滋滋的响了起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