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飙车的师傅,高手师傅,你说还有比你更厉害的?”

  听到陆天星的话,黄飞宇的脸上闪过一抹浓浓的好奇之色,他现在的病好得差不多了,唯一欠缺的就是一个好的师傅,本来是期待着陆天星教他的,现在又多了一个比陆天星更加厉害的师傅,这让他如何不高兴。

  “威廉布鲁克,你说他够不够教你飙车。”陆天星微笑着说道。

  “你说什么,高手师傅,你确定是威廉布鲁克,真的是他吗?他可是无敌的车神。”

  黄飞宇瞪大了眼睛,脸上满是激动之色,身子都轻微的颤抖了起来,难以控制自己内心的情绪。

  威廉布鲁克,在正规赛事上或许是名声不显,但是在地下车赛中,威廉布鲁克就是当之无愧的无敌车神。

  在地下车赛中,无敌车神可不是随便叫一叫的,而是实打实的用实力拼出来的,想要拿到车神的称号,必须地下车赛各种顶级赛事中夺取第一名,而且连胜一百场,才能问鼎这个名头。

  如果仅仅是这些的话,还不足以为让威廉布鲁克成为无数人心目中无敌车神的话,那么他在全球各地极限飙车赛道留下的纪录却让无数人望而生畏,更让喜欢飙车的人津津乐道,也是无数人想要争取破掉的纪录。

  曾经他做梦都想要邀请威廉布鲁克来教授他车技,可是凭借黄家的力量,根本就请不动威廉布鲁克,如今陆天星竟然能让威廉布鲁克要教自己车技,这让黄飞宇如何不震惊。

  “当然了,我还骗你不成。好好保护你大嫂,等我回来就把他的电话给你。”

  “高手师傅,我会保护好大嫂的,对了,高手师傅,我还带来了这东西来,你看要不要。”

  说着,黄飞宇从身上摸出一把金色的沙漠之鹰递给陆天星。

  陆天星一脸黑线的看着金色沙漠之鹰,一阵无语,黄金做的沙漠之鹰,这玩意有个屁用,顶多拿来收藏的,中看不重要。

  “不用了,这玩意对我没用,你留着收藏好了,时间不多了,我先走了。”

  陆天星冲着黄飞宇点点头,直接进入了电梯。

  ……

  而此时此刻,在彭家的别墅当中,已然是灯火通明,明亮的灯光将整栋别墅照耀的几乎没有任何的死角,矗立在山崖顶端的别墅,远远望过去,仿佛一座辉煌无比的皇宫,让普通人望而却步。

  在别墅当中,一名名浑身上下散发出彪悍气息的黑衣保镖来回巡逻,他们一个个佩戴着耳机,身上藏着武器,目光如同鹰隼一般,锐利的扫过周围,不放过周围的一举一动。

  海风呼啸而过,带着呜呜的风声,让人感觉到心情像是蒙上了一层冰霜,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在别墅的客厅内。

  彭天虎和陶芳芳坐在沙发上,在他的旁边,还有一个和庞天龙长得差不多的年轻男子坐在那里,他是彭天龙的弟弟,彭天豹。

  整个客厅当中,气氛压抑到了极点,让人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彭天虎默默的抽着烟,烟雾笼罩的面孔阴森到了极点,让人有一种见到鬼的感觉。

  陶芳芳的脸上此刻也带着悲伤之色,但是更多的是怨毒和杀机,陆天星杀了她的儿子,她要让陆天星为她的儿子陪葬。

  “天虎,你真的有把握对付他吗?”陶芳芳握紧了拳头,看着身边的彭天虎说道。

  彭天虎没有说话,只是狠狠的抽了一口烟,重重的说道:“今天晚上只要他敢来,我就保证让他有来无回,死无葬身之地。”

  为了对付陆天星,他通过彭家的人脉,从地下市场购买了大量专门对付武者的特质子弹,只要陆天星今天晚上敢来,他就能让陆天星有来无回。

  “爸,他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可怕吗?”彭天虎的儿子彭天豹在一旁问道。

  “可怕?他比什么都可怕,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无论如何都不会选择和他为敌。”

  彭天虎回想起陆天星那冰冷到极点的眼神,身子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他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可怕的眼神,在陆天星的眼神当中,他感受不到任何的感情,看任何人的眼神都像是看着一个死人,如同一台杀戮机器一般。

  “等杀了陆天星之后,我们全家人立刻离开香江,我已经找人安排好了船,今天晚上我们就离开香江。”彭天虎扔掉手中的香烟,重重的说道。

  “爸,至于吗?杀了他之后,我们还需要离开香江吗?”彭天豹不解的问道,在他看来,陆天星只不过是一个人,就算是杀了陈老,但终究是一个人,他们在别墅当中安排这么多的人,难道还怕挡不住陆天星一个人吗?

  杀了陆天星,还跑到国外去躲着,那他彭家在香江就彻彻底底的成为一个笑话,一辈子都抬不起头了。

  “必须要离开,无论如何香江都不能呆了,替你哥哥报仇之后,我们立刻离开香江,彭家这么多年赚到的钱,足够我们在国外潇洒一辈子了。”彭天虎重重的说道。

  他怕了,彻底的怕了,陆天星那如狼似虎的眼神至今在他的心中涌现出来,他真的是被陆天星吓破胆了,他调查过陆天星,资料上显示陆天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但是陆天星表现出来的实力却让他有一种心惊胆颤的感觉。

  更重要的是,从今天下午开始,黄家开始针对彭家的产业进行了打击,明面上,暗地里的,彭家的所有产业几乎都遭遇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他有种感觉,杀了陆天星之后,如果他们不离开香江,他们就真的走不掉了,黄家不可能放过他。

  “爸,难道我们就这么走了,就这么灰溜溜的走了吗?”彭天豹不甘心的说道,在香江他是贵公子,要什么有什么,在国外,他就什么都不是了,顶多是一个有钱人。

  “天豹,够了,听你爸的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如今连黄家也参与对付我们,我们暂时不是他们的对手,但是不代表我们永远没有机会,这一次我们离开,迟早有一天我们会卷土重来的,到时候让黄家把欠我们彭家的东西全部统统还出来。”陶芳芳在一旁劝说道。

  “我知道了,我会记住的,迟早有一天我会再回到香江,拿回曾经属于我彭家的一切,让黄家付出代价的。”

  彭天豹不甘心的点了点头,他虽然不屑自己父亲被吓成了这样,但不得不承认现在的彭家根本不是黄家的对手,彭家在商场上的产业拼不过黄家,一些见不得光的势力更是拼不过黄家。

  光是一个黄远征就成为了彭家见不得光产业的克星,以前只要不太过火,黄远征或许可以视而不见,但是现在,彭家根本挡不住黄家的攻击,黄家想要灭掉彭家,轻而易举,更别说现在失去高端战斗力的彭家了。

  逃跑并不是为了害怕,而是为了卷土重来。

  彭天豹在心中不断的安慰自己,目光看着窗外,他倒想看看让自己父亲恐惧的人到底是不是长着三头六臂。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