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你这个臭流氓,别~碰~我。”

  林倩茹一巴掌拍开陆天星的手掌,这家伙太可怕了,到现在她还感觉身体有点发~软,提不起力量,在这么下去,她今天估计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了。

  “曾经有人告诉过我,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是耍~流~氓,我则是抱着结婚的目的动~手~动~脚,所以不算是耍~流~氓。”

  陆天星嘿嘿一笑,抓住机会,五指张开,瞬间化作一座五指山,将一座雪~白的山峰给掌握在了其中。

  林倩茹的俏脸瞬间如同熟~透~了的水~蜜~桃一样,双眸水~光~粼~粼,一股异样的感觉从心底升了起来,嘴里发出若有若的呻~yin。

  “陆天星你这个混蛋,赶紧放开我,会被别人发现的。”

  林倩茹使劲咬了咬嘴唇,努力的让自己清醒过来,手臂紧紧的抓着陆天星的手,不让它乱动。

  陆天星仿佛没有听见林倩茹求~饶的声音,伸手一把将林倩茹抱起来,自己坐到椅子上,把林倩茹放在自己大~腿~上,然后对着林倩茹的红~唇~吻~了下去……。

  ……

  就在陆天星在白氏集团销售部悠哉悠哉的时候,魔都张氏集团大厦顶楼的总经理办公室。

  张天峰脸色阴沉的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浑身上下散发出阴冷的气息,在他的面前,站着他的贴~身保镖苍虎,同样是表情严肃。

  “苍虎,急急忙忙的找我有什么事情?是不是香江的事情有结果了?”张天峰缓缓的开口,语气有些烦躁。

  虽然说张氏集团在魔都算得上赫赫有名,势力很强,但在香江却是捉襟见肘,没有多大的用处,毕竟强龙压不过地头蛇,香江的利益蛋糕只有那么大,蛋糕早就一股股的势力给分完了,没有谁愿意把手上的蛋糕再拱手让给别人。

  所以,张天峰才感觉到一阵恼火和不爽,什么时候,张氏集团需要假借他人之手来知道消息了。

  “少爷,有消息传回来了,不过……。”

  苍虎迟疑了一下,不知道这件事情是该不该对张天峰说。

  看到苍虎的神情,张天峰眉头一皱,脸上带着一丝不耐:“苍虎,有什么事情直说,别吞吞吐吐的,说。”

  “是!”

  苍虎深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少爷,根据香江传回来的消息,我们借刀杀人的计划失败了,我们暗中给大少爷找的那几名雇佣兵被人全部解决了,没有一个人存活。”

  “那陆天星呢!他死了没有。”张天峰猛地站起来,追问道。

  苍虎摇了摇头,道:“陆天星没死,昨天他就坐飞机回到了魔都。”

  张天峰眉头一皱,对于陆天星还活着的消息感觉到一阵阵的不爽,沉声问道:“知不知道这群雇佣兵是怎么死的吗?是不是陆天星的动的手。”

  “不清楚。”

  苍虎摇摇头,快速的回答道:“无论我怎么做,利~诱还是什么,香江警方始终不愿意回答我们这个问题,对外宣称是飞虎队击毙了这几名劫匪,后来我买~通~一个参与营救的小警察,才从他的嘴里才得知这几个劫匪的情况,根据他的描述,这群劫匪在警方冲进商场之前就已经死了,根据死状的描述,应该统统死在武者的手中,不过究竟是陆天星动的手我们就不得而知了,整个商场的监控视频全部被删掉了,连备份都没有保留,无法得知动手的人到底是谁。”

  “对了,苍虎,张天赐这个废物呢!按照道理,如果失败了,他应该会跑过来向我哭诉的才对?怎么没有看见他。”张天峰说道。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大少爷应该已经死了。”苍虎缓缓的说道,对于张天赐的死无动于衷。

  “你说什么?张天赐他死了?”

  张天峰微微一愣,并没有想象中的悲伤,只是赶到极为震惊。

  “没错。”

  苍虎点点头,道:“我调查了张天赐的行踪,在那群雇佣兵被杀的那天晚上,张天赐带着两个嫩~模去了香江有名的销~金~阁,从进去之后,就没有人再看到张天赐出来过,连那两个嫩~模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再也找不到任何的踪迹,我曾经让人去销~金`阁打探过消息,按照道理张天赐是销~金~阁的熟客,那些员工对张天赐应该很熟悉,但是从我的人问出张天赐三个字之后,所有销~金~阁员工立刻转身就走,神色似乎带着一丝恐惧。”

  “从这些反常表现由此可以推断,张天赐应该是被人杀死在了销~金`阁,销~金~阁为了自己的声誉,下令对这件事情封口,谁都不能说,所以我的人一问,他们就神色慌张走开的原因,并且销~金~阁秘密的处理掉了张天赐的尸体,而陪同张天赐的两个嫩~模不是被灭口就是被送出国了。少爷你知道销~金~阁的背景是什么,如果他的后台存心想要隐藏什么,我们想要找到一点蛛丝马迹不亚于大海捞针。”

  张天峰没有说话,只是走到了落地窗前,神色凝重的望着白氏集团的方向,他不是傻子,从张天赐的死当中足以看出一大堆的问题了,这一群雇佣兵刚刚劫杀陆天星失败被杀,张天赐在当天晚上就死了,这两件事情要说没有什么怜惜,他打死也不相信。

  只不过让张天峰没有想到的是,从他调查的资料上显示,陆天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虽然当过几年兵,但也没什么用,在退伍后直接出国打工去了,最近一年多前才回到华夏的,过着混吃等死的生活,不可能有什么背景,那么杀死张天赐的人到底是谁,难道除了陆天星,还有谁想要让张天赐死?是和张天赐有仇,还是和张家有仇?

  张天峰脑海中过滤着一个个和张家有过仇怨的势力,最终摇了摇头,再次问道:“除了这些,还有没有其他的消息?”

  “哦,对了,少爷还有一个消息。”

  苍虎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道:“这一次陆天星到香江是去出差的,据说是白氏集团打算成立一家新的安保公司,打算和林华安保公司的合作,不过,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合作不了了之,而最终的合作对象选择了另一家不逊色林华安保公司的黑豹安保公司,根据我们的人了解,陆天星似乎和黑豹安保公司的董事长程豹非常熟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