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林雅妃的话,陆天星顿时一阵汗颜,这女人一旦耍起流氓来,比男人更要可怕。

  看着林雅妃那xing~感~娇~艳的脸蛋,就像是一只白里透红,成~熟~多~汁的水~蜜~桃,让陆天星禁不住升起一股想要咬上一口的冲动。

  “我说雅妃大美女,你能不能不要在诱~惑~我了,你就不怕我真的把~持~不~住,化~身~为~狼,把你吃~干~抹~净吗?”

  林雅妃俏脸微微一红,却丝毫没有躲避陆天星暧~昧的目光,反而是用她桃花般的杏眸勾~魂似得瞟了陆天星一眼:“就怕你有这个贼心,没有这个贼胆,回头要是让你老婆抓到了蛛丝马迹,说不定大半夜就把你咔嚓了。”

  陆天星给自己点燃了一个香烟:“怕什么,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切掉了大不了再去医院接回来。”

  “呵呵,是吗?我倒是很期待,可惜人家今天亲戚来了。不如,人家换个地方验验货怎么样,要不要体验一下?”

  “换个地方验货?”

  陆天星呼吸一窒,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林雅妃xing~感的红唇上,不会是真的吧!

  感受到陆天星炙~热的目光,林雅妃心中一颤,一股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俏脸开始浮现一抹醉~人的红晕,站起身来,走到陆天星的身边,吐~气~如~兰地在他的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立刻转身,优雅的朝着楼上走去。

  陆天星心中一阵火热,饶是经过了多场战斗,此刻听到林雅妃说的一番话,他还是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唾沫,激动了。

  “这个妖精该不会是想要玩真吧!”

  陆天星心中嘀咕一声,眼神狐疑的看着林雅妃的背影,想了想,没有任何的迟疑,站起身来,跟在林雅妃的身后,现在一个漂亮的大美女主动邀请了,这时候还拒绝就真的不是一个男人了。

  ……

  一个多小时后,交了一份完美答卷的陆天星才从东方悦来大酒店中走出来。

  回想起刚才林雅妃的主~动~服~侍,陆天星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的起来,很难想象得到,一个林氏集团的总裁,论金钱和权利都不逊色白芷晴的女人居然会心甘情愿的为他服务。

  这一点实在是让人有点难以置信,但林雅妃表现出来的温柔和柔~情绝不是伪装出来的,更不可能是她和白芷晴的密谋。

  林雅妃说话的语气虽然风sao,但之前那青涩的动作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了的。

  “林雅妃喜欢我?难道真的是结了婚的男人才是抢手货?还是ri~久~生~情?”

  陆天星摸了摸下巴,颇为自恋的笑了笑。

  “不过这个女人还特么是一个妖精,太~诱~人了,差点没有把~持~住,打算带血上阵了。”

  陆天星微微感概,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他最终没有选择去吃掉林雅妃,而是在享受了一番林雅妃的~小~嘴~服~务后就离开了酒店,何况,白芷晴还在公司等着他汇报工作呢!

  一想到白芷晴,陆天星就感觉一阵头疼,白芷晴和林倩茹不一样,林倩茹如果知道他有别的女人,或许会有一丝回旋的余地,说不定能说服她共~侍~一~夫。

  但想要说服白芷晴和另外一个女人分~享自己的老公,简直是比登天还难,白芷晴是谁,标准的都市女强人,放在古代不是女皇也是一方诸侯,只有她找几个男人的资格,哪有她和别的女人分享一个男人的份。

  想要让白芷晴接受这一点,想都不要想,至少目前陆天星对这件事情束手无策。

  “唉,算了不想了,走一步算一步,反正我是不会放手的。大不了老子把心一横全部一锅端了,谁敢反抗,直接扔到床~上征~服了再说。”

  陆天星狠狠的扔掉了手上的香烟,在街上溜达了一圈,直到身上再也嗅不到林雅妃身上的味道,这才伸手拦住了一辆出租车,径直朝着白氏集团而去。

  与此同时,在东方悦来大酒店一间奢华的总统套房当中,林雅妃从洗手间漱完口出来,依旧感觉到嘴角有着一丝麻木,她真不知道陆天星那么强的战斗力到底从哪里来的,那~方~面实在是强大的离谱,和她在网络上知道的完全不一样。

  要不是到最后她使劲了浑身解数,贡献出了xiong前的两~团~宝~贝,这才勉勉强强的让陆天星发xie出来,但这也足足花了她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

  她现在总算明白了,为什么陆天星这个家伙明明已经有白芷晴的妹妹了,偏偏还跑到酒吧里面去猎~艳,这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满~足~得了他,不活活累死才怪。

  “陆天星,你说我这辈子都属于你了,你千万要记住这句话了,等我哪一天累了倦了,我回去找你的,如果你敢不认我,我就挺着大肚子到你老婆面前,说你抛弃了我。”

  林雅妃慵~懒的躺~在~床~上,低声喃喃自语,她原以为自己和陆天星萍水相逢,顶多算是露~水~情~缘,一~夜~过后,这辈子再也不会有任何的交集了,可是,每当她选择忘记这个男人的时候,却发现这个男人的影子已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深深的扎根在了她的内心深处,怎么也忘不了了。

  当这个男人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林雅妃突然发现自己压根忘记不了这个男人,心中的感情顿时如潮~水~涌现,仿佛又回到了当初这个男人挡在她面前,做她的英雄,帮她摆脱命运的时候了。

  “我的英雄,我希望你会是我这一辈子的英雄,君不负我,我必不负君,此生只为君生。”

  林雅妃低声自语一声,嘴角流露出一抹浅笑,她发现调~戏陆天星似乎挺好玩的,下一次当着他老婆的面调~戏他怎么样。

  林雅妃突然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邪恶了,想了想,林雅妃从旁边的手提包拿出了一个粉红色的手机,在上面按了两下,拨通了电话。

  第三更送到,求推荐,求月票,求打赏!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