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薛天华三人,黄素梅脸上没有任何的感情,冷淡的说道:“薛天华,你放心,我福大命大,死不了,如果看完了你就离开,这里不欢迎,天星,替我送客”

  薛天华没说话,他的妻子张秀娥却抢先开口了,不满的说道:“黄素梅,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和老薛辛辛苦苦的来看你,就是让你给我们摆脸色的吗?你有没有把我们当成亲戚,当初薛启死的时候,你忘了是谁给你忙前忙后,给你丈夫安排后事的,你现在这么对我们,你还有没有良心啊”

  张秀娥看到周围病床的目光都被她的声音吸引了过来,神色越发的得意起来,挥舞着手臂说道:“大家都来评评理,当初我弟弟死的时候,我和我家男人辛辛苦苦的为她劳心劳力,忙前忙后的操办后事,我家男人那段时间头发都白了一大堆,结果今天我们好心好意的来看她,她居然要把我们赶出去,大家都给我评评理,这还有没有良心啊,良心都被狗吃了,杀千刀的没天理了”

  “你胡说八道,你分明是为了我老公的赔~偿~款,才虚情假意的……”

  黄素梅听到这话,顿时气的脸色铁青,胸膛剧烈起伏,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指着张秀娥,半天说不出话来

  颠倒黑白,这完全是颠倒黑白

  薛曼身子也是颤抖着,脸色铁青到了极点,脸上浮现出强烈的愤怒之色,拳头紧紧的握在一起,要不是这里医院,她一定将这群家伙一拳揍飞出去

  张秀娥得意洋洋的说道:“黄素梅,我告诉你,我今天是来看你的,另外我也是来提亲的,我儿子快二十五了,没有结婚,你女儿也没有嫁,只要你把你女儿嫁给我,我们就是亲上加亲了,你放心,礼金我们一分都不会少的,反正你有两个女儿,嫁一个还有一个伺候,没什么大不了的”

  说着,张秀娥冲着自己老公使了一个眼色

  薛天华立刻从口袋中摸出一万块钱,亲切的说道:“素梅,这是我给你的礼金,只要你收下了,从今往后我们两个就是亲家了,相信弟弟在天上也会非常高兴的”

  一万块钱娶一个如花似的老婆!

  陆天星满脸错愕的看着薛天华一家人,他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居然能把这种事情说的冠冕堂皇,好像我娶你女儿是看得起你一样,这样的人脸皮不可谓不厚啊

  “滚,谁要你的臭钱,拿着它给我滚,我就算单身一辈子,也不会嫁给你儿子的,赶紧给我滚出去,否则,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黄素梅没有说话,薛曼已经率先开口,抢过钱狠狠的扔了出去,飘飘扬扬的大团结飘散在空中,很是惹眼

  张秀娥看到薛曼的动,仿佛受到了莫大的屈辱,怒骂道:“薛曼,你这个养不熟的白眼狼,你就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家伙,你敢这么对你大伯,你忘了当初你爸爸在工地出事了之后,是谁给你爸收的尸,是谁给你爸操办后事的,你忘了这些了吗?”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婊~子,你和你妈一样就是一个狐狸精,我早就跟薛启说过,你母亲就是一个狐狸精,害人精,就是因为她的克夫才害死了我弟弟,我看你不是我薛家的人,是你妈不知道跟哪个野~男~人生出来的野~种,我儿子看上你是你的福分,你还挑三拣四的,谁知道你被多少男人给玩过了,你就是……”

  薛曼身子剧烈颤抖着,脸色铁青到了极点,猛地向前一把,狠狠的一巴掌甩在张秀娥的脸上,愤怒之下的出手,张秀娥脸上顿时肉眼可见的出现了鲜红的手指印,身子仿佛陀螺一般,在原地转了几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张秀娥捂着脸,顿时有点懵了,她没想到薛曼居然敢动手打她,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薛曼冷冷的看着张秀娥,冷笑道:“你是替我爸爸办理后事,但是你为什么这么做,难道还要我说吗?你不就是为了冲着我爸爸的赔~偿~金去的,操~办~我爸后事的钱不是被你们全部拿走了吗?”

  “当我爸死后,是谁霸占了我爸留给我妈的房子,是谁在大冬天的晚上把我们一家人赶出家门的,你告诉我,是谁啊,我见过不要脸的,但从来没有见过你们这么不要脸的,现在你们给我滚,否则,我现在就打死你们,大不了和你们同归于尽”

  薛曼歇斯底里的怒吼,压抑着心中的怒火再也控制不住了,回想起那段时间自己姐妹和母亲被人扫地出门,露宿街头的狼狈,薛曼就再也控制不住了

  “让我嫁给你儿子,你简直就是做梦,你儿子是什么货色,你自己难道不清楚吗?拿着你的臭钱给我滚,我们家不欢迎你,我和你们也不是什么亲戚,滚”

  张秀娥被薛曼骂的一愣一愣的,半天没有回过神来,直到脸上火辣辣疼痛不断的刺激着她的神经的时候,才彻底回过神来,眼神有些畏惧的看了一眼薛曼,旋即被怒火给掩盖了

  “我儿子是什么货色,总好过你们母子都是狐狸精要好的多,你们一家都是烂~货,勾~引~别的男人的~三,我儿子娶了你,我还害怕你给他戴~绿~帽呢!你今天敢打我,老娘今天就跟拼了”

  张秀娥破口大骂,宛如泼妇一样,一只手狠狠的伸手抓向薛曼的头发

  这一下要是抓实了,绝对能揪下一把头发来

  可惜,眼看着就要落下来了,张秀娥的手突然被抓住了,停在了天空,再也下去不了分毫陆天星从薛曼身后站出来:“大婶,动手动脚似乎不太好吧!再说了,你儿子既然看不上人家,为何还要跑到这里来,啧啧,一万块钱,真多啊,在我们农村娶老婆最低十万彩礼往上”

  他现在不得不出手了,要是让薛曼出手,恐怕事情解决了,也会背上一个骂名,归根结底,薛天华这一群是她的亲大伯,她也不可能对自己的亲人动手,既然如此,那就由他这个外人代劳了

  “你叫谁大婶了,赶紧把老娘的手放开,老娘的手是你能抓的吗?”

  张秀娥使劲的抽了抽,破口大骂:“好啊,薛曼我看你了,我儿子还没有娶你呢!你就给老娘带回来了一个野~男~人,野~种就是野`种,就知道四处勾~引~男~人,我儿子看上你简直就是瞎了眼,我……”

  张秀娥怒骂连连,言语恶毒,好像薛曼已经嫁进了他们家一样

  陆天星眉头一皱,看着气的肺都要快炸了的薛曼,眼眸中闪过一道寒芒,凭借张秀娥这种尖酸恶毒的性格,薛曼若是嫁给他们儿子,那算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这辈子都不要妄想过上好日子,虽然薛曼的武力值有点高,但是在华夏,无论婆婆做什么,媳妇要是敢打婆婆,绝对是千夫所指的存在

  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婚姻说的是什么,说的是幸福美满的婚姻,如果不幸福,毁了又如何

  “臭子,你还敢抓着老娘的手,老娘打死你这个狗娘养的”

  张秀娥将目光重新落在陆天星的身上,仗着自己是女人的身份,陆天星可能不敢打她,抡圆了手臂,使劲了全身力量,狠狠的一巴掌甩向陆天星的脸

  “啪!”

  张秀娥的手掌还没有落在陆天星的脸上,陆天星已经抬起手,一巴掌狠狠的抽在张秀娥的脸上

  张秀娥顿时像是一个陀螺一样在原地转了好几圈,浓妆艳抹的脸颊上顿时出现五个清晰的手指印,以肉眼看见的速度肿胀了起来

  张秀娥被打懵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脸色立刻变得狰狞了起来:“好啊,薛曼你这个野~种居然联合你的野~男~人一起来欺负老娘,老娘今天和你们拼了”

  张秀娥张牙舞爪的扑向陆天星,宛如一个泼妇一样

  “砰!”

  还没有等她冲过来,陆天星眼眸一闪,直接一脚将张秀娥踢飞了出去,对于这种蛮不讲理的女人,从来不需要客气

  张秀娥直接像是一头肥猪一样趴在了地上,眼神恐惧的看了一眼陆天星,大哭了起来:“老娘不活了,我不活了,薛天华,你就是懦夫,老娘嫁给你算是八辈子的霉了,人家都打你老婆了,你还在旁边看着,哎哟,没天理了,辈打晚辈,丧尽天良啊”

  听到自己老婆的话,薛天华和他儿子薛游这才回过神来,没有等薛天华开口,薛游已经抢先开口了,打算在薛曼面前展现展现自己

  “子,你敢打我妈,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跪下给我妈磕头,再拿五万块钱给我们赔罪,不然今天我让你爬着离开这医院”薛游拉了拉衣领,露出胸膛上的纹身,恶狠狠的说道

  感谢伍的打赏,另外yousmile兄弟的提醒,前一张关于称呼的错误已经修改了,感谢提醒,最近一段时间存稿,不出意外,十七号开始爆发,保底三十更!!!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