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要俏,一身孝。

  今天白芷晴穿着一身白色的ol制服套装,将她冷傲的气质衬托的淋漓尽致,裙~摆微微上卷,露出了一大截浑~圆的大~腿,腿上没有意思的赘肉,看起来十分的修长,ol制~服~裙蹦的紧紧的,在她的翘tun和腰肢之间勾勒出一道完美的浮现。

  由于系着安全带的原因,使得她那原本就高~耸的丰~满显得越发的挺~起,几乎要破~衣~而出,一股淡淡的幽~香从她的身上飘散出来,陆天星忍了又忍,目光有意无意的落在白芷晴身上,恨不得亲手去体验一下。

  “陆天星,你在看什么,信不信我把你的眼珠子抠出来。”

  白芷晴猛然扭过头,一双美眸带着一丝怒火,陆天星那如有实际的目光让她感觉浑身的不自在,仿佛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在身上抚mo。

  “看你的xiong,额,我说错了,我在看老婆你啊,经过我的仔细对比,我发现老婆你长得贼漂亮,算得上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美女。”

  陆天星脱口而出,看到白芷晴杀人的目光,立刻改口。

  “哼,别以为说几句好话我就原谅你了,再敢乱看,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白芷晴冲着陆天星挥舞了一下拳头,冷哼一声,心中却是升起一丝莫名的窃喜。

  这丝窃喜顿时让白芷晴有点花容失色,她什么时候对一个色狼的夸奖感觉到窃喜了,这不科学啊。

  对于夸奖,她从小到大,从来没有断过,这种夸奖和爸妈,同学老师,其他男人的夸奖不一样,爸妈夸奖只会让你高兴,其他人的夸奖会让她感觉到得意,但陆天星的夸奖,高兴得意的同时,还让白芷晴感觉到了一丝丝的甜蜜,宛如吃了蜂蜜一样,甜丝丝的。

  “我从不说什么好话,因为我只说大实话,老婆你天生丽质,看一辈子都看不够。不是我说,老婆你要是穿着一件超~短~裙,低~xiong~衣出门,我敢保证,回头率百分之九十九,之所以不说百分之百,因为剩下的百分之一不是瞎子就是基~佬。”

  陆天星啧啧赞叹一声,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白芷晴穿上超~短~裙,低~xiong的画面,呼吸不由一阵急促,太~诱~人了,想想都有点让人激动。

  “超~短~裙?低~xiong~衣?这混蛋真敢这么想?”

  白芷晴看着陆天星脸上的猥琐笑容,脸色一阵铁青,一脚踩在刹车上,车子在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

  “老婆,你想谋杀亲夫啊。”

  陆天星吓了一大跳,陡然刹车,白芷晴系着安全带,并没有什么事情,但是他没有,这突然的刹车,在强大的惯性下,险些让他的脑袋和挡风玻璃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死了最好,陆天星你最好收起你那龌蹉的想法,不要挑战我的忍耐限度,这一次只是一个简单的教训,下一次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白芷晴冷冷的扫过陆天星,冷哼一声,这才重新发动汽车。

  就在白芷晴发动汽车的霎那,陆天星身子一僵,心中警兆陡然升起,神经瞬间紧绷了起来,浑身寒毛倒竖,像是在一瞬间被什么食肉动物给盯上了。

  “不好!”

  陆天星脸色一变,再也顾不上好白芷晴斗嘴,猛地伸出手,直接搂住了白芷晴的脖子,把她按向自己所在的位置。

  白芷晴一愣,怒吼道:“陆天星,你这个禽~兽,你想要干什么,你放开我,这是车上,光天化日之下,你敢……。”

  “你给我闭嘴。”

  陆天星脸色冰冷,直接把白芷晴按在自己的大腿上,随后自己趴在白芷晴的身上,真气瞬间爆发,形成一个真气防护罩,包裹住自己和白芷晴。

  “砰!”

  与此同时,在这一瞬间,一声清脆的枪响传来,保时捷的车窗玻璃应声而碎,子弹打在陆天星的真气罩上,立刻镶嵌在上面,再也前进不了分毫。

  “咻!”

  还没有等陆天星松口气,一枚子弹瞬息而至,打在第一枚子弹的屁股上,陆天星只感觉肩膀上突然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镶嵌在真气罩上的子弹,在第二枚子弹的推动下,瞬间撕裂了真气罩,轰在陆天星的肩膀上,卡在了肌肉当中

  “艹,子~母~弹,这群混蛋连这种子弹都能找到?”

  陆天星暗骂一声。

  子~母~弹是一种特殊的子弹,比针对武者的特制子弹更特殊,更稀少。

  子~母~弹专门用来对付实力强大的武者的,利用特殊的枪械,只开一枪,却能一次射出两枚子弹,一枚母弹,一枚子弹,第一枚子弹是瞄准武者要害打的,如果不成功,被真气挡住了,那么第二枚子弹便会成为一个推进器,打在第一枚子弹上,给第一枚子弹增加助推力,瞬间撕裂真气击杀目标。

  陆天星怎么没有想到,居然会使用这种冷门子弹,子母弹威力的确很大,但限制同样相当的大,对于移动中的武者没有任何作用,而且,若是武者直接用真气震开了这枚子弹,那么第二枚子弹则没有任何的用处。

  “大意了,是我太大意了。不过,对方究竟是谁,竟然躲过了玫瑰会和浮屠的双重清剿,看来小鱼小虾没了,大鱼开始不甘寂~寞的跳出来蹦达了。”

  陆天星叹了一口气,回到都市一年,看来让他的警惕性都下降了不少。

  感受了一下肩膀上的子弹,陆天星毫不在意,这枚子弹在射进他的肩膀后,直接卡在了肌肉当中,没有对骨头造成什么伤害,顶多是皮外伤,和普通人用小刀割破手指一样,几天就好了,没什么大碍。

  “滴答!”

  就在这时,一滴鲜血忽然滴在了白芷晴的脸颊上,猩红刺眼,让愣住了的白芷晴瞬间醒悟了过来。

  “陆天星,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此刻,白芷晴怎么会不明白,陆天星刚才不是非~礼她,而是为了救她,刚才要不是陆天星,她已经香消玉殒了。

  摸了摸脸颊,看着手掌上猩红的血迹,白芷晴脸上流露出一抹复杂之色,她没有想到,陆天星竟然会不要命的救她,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感谢昨天两位兄弟的打赏,今天依旧五更爆发,求月票,求打赏,求支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