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胡连海的话,刚才说话的那名青年人顿时打了一个哆嗦,陈刀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个永远遥望的存在,连陈刀都死在了陆天星的手上,那杀他们岂不是轻而易举

  一想到陆天星杀人如杀鸡的捏死自己,那名青年顿时打了一个哆嗦,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医院,发现陆天星没有出来之后,才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你们以为就只有这件事情吗?王家前几天被灭了,你们知道把!虽然对外说是警方的功劳,但是我听说灭掉王家的也是他,因为王家的王凯曾经和他有过冲突,而且,我们的会长就是他的女人”

  “别怪老子没有提醒你们,以后你们给我把眼睛放亮一点,得罪了这位爷,老子把你们剁碎了喂狗,听到没有”

  胡连海压低了声音,目光狠狠的扫过自己的几个跟班,警告他们,万一下一次遇到陆天星,又在他面前这么得瑟,谁知道下一次会不会有这么好运气,陆天星宰了他们,他们都没地方哭

  “是,是,虎哥,你放心好了,我们保证不会得罪陆先生”

  几名青年连连点头保证,也感觉冷汗淋漓,幸好他们刚才什么也没说,不然,他们就死定了,先不说陆天星了,光是玫瑰捏死他们就比捏死蚂蚁还要轻松

  敬畏的同时,这群青年对于陆天星的崇拜简直无以言表,玫瑰是一个黑~寡~妇,更是一个彪悍的母老虎,现在有人敢上山打虎,还降服了母老虎,这本事没得说

  胡连海和薛天华一行人最终灰溜溜的走了

  整个病房顿时又变得安静了下来,地面的尿液也被闻声赶过来的护士给清理了,周围病床上的人看着黄素梅,眼中掩盖不住的一抹羡慕,有一个有权有势的女婿,这辈子都不愁了,他们怎么没有这么好的女婿,果然养个漂亮的女儿一辈子都不愁了

  黄素梅躺在病床上惊讶的看着陆天星,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陆天星的身份居然如此的大,连玫瑰会的人也不敢忤逆陆天星,毕恭毕敬的

  黄素梅迟疑了一下,询问道:“天星,你……”

  “阿姨,你是不是想问我是不是玫瑰会的人?”

  陆天星似乎早就知道黄素梅想要问什么,直接开口说道:“阿姨,我不是玫瑰会的人,不过我的朋友是,有一次我和朋友一起吃饭,见过刚才那人一面,刚才应该是他认出我来了,不敢得罪我的朋友,所以才不敢轻举妄动吧”

  “原来如此”

  黄素梅点点头,郑重的说道:“天星,希望你不要觉得阿姨啰嗦,以后还是能不接触这些人,最好还是不要接触他们,做人就应该本本分分,脚踏实地的好,追求捷径,希望依靠歪门邪道发财最终只会害了自己”

  “多谢伯母教诲,我记住了”

  “你明白就好”

  黄素梅点点头,对于陆天星越加的满意起来,年轻人不错,不骄不躁,懂得大道理,听得进去劝诫,没有那种年少轻狂的味道,不错,非常的不错,这种男人很好,值得托付终生

  “对了,天星,你现在在做什么的,家里有没有兄弟姐妹,有女朋友了吗?”黄素梅看着陆天星问道

  陆天星顿时满脸冷汗,这貌似是见丈母娘才应该问的东西吧,而且,这话刚才不是问过吗?有必要再问一次吗?

  黄素梅该不会是真的想要把他招为女婿吧!

  陆天星脑海闪过一个念头,目光扫过薛曼的身体,微微点点头,身材很火爆,长得很漂亮,做女婿貌似也不吃亏,就是不知道黄素梅能不能接受一~夫~多~妻,要是接受的话,娶了薛曼也没什么大不了,这美女留给别人是可耻的

  感受到陆天星的目光,薛曼俏脸一红,不满了跺了跺脚,道:“妈,你这是干什么,哪有你这样的,人家第一次来,你就问这种事情,你又不是警察,查户口呢,而且,这话你刚才不是问过吗?”

  听到自己女儿的话,黄素梅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起来:“好,好,妈妈不问了,唉,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啊”

  薛曼听到这话,变得更加的羞涩起来,低着头捏着自己的衣角,不敢说话

  薛曼那娇~羞的模样让陆天星顿时让大~饱~眼~福,见识到了薛曼的另一面,原来不管在怎么彪悍的女人,终究都会有女人的一面

  病房中的气氛很热烈,没有任何的隔阂,在陆天星插科打诨之下,笑声几乎没有消失过,但黄素梅的眼神却让陆天星如坐针毡一般,那眼神绝对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的眼神

  “阿姨,你看时间也不早了,我得回去,下次我再来陪着你好不好”陆天星心翼翼的看着黄素梅说道

  黄素梅看了看窗外,眼中闪过一丝遗憾,点点头说道:“嗯,时间的确也不早了,只能等下一回了,曼,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赶紧去送送天星你这孩子,真没礼貌”

  “阿姨,那我先走了,等有时间再来看你”

  陆天星听到这话之后,如蒙大赦,顾不上什么,没等薛曼说话,直接拉着她的手,迫不及待的离开了病房

  看着自己女儿的手被拉着,黄素梅脸上露出一丝灿烂的笑容,要不了多久,说不定她就能抱上孙子了,这辈子也算是圆满了

  离开病房之后,陆天星停了下来,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只感觉浑身都舒畅了,黄素梅最后那眼神让他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

  陆天星几乎敢肯定,如果他跟黄素梅说今晚和薛曼结婚洞~房,黄素梅估计都会举双手赞成,然后十个月后就得意洋洋的抱着孙子出去炫耀了,这眼神和白桥山和何彩兰这两人如出一辙

  “陆天星,你叹什么气,难道让你陪我来看我母亲,你很难受?”看到陆天星心有余悸的模样,薛曼挣脱陆天星的手,不满的说道

  陆天星叹了一口气说道:“当然难受了,你没看见你妈看我那眼神,我估计我刚才要是说今晚跟你洞~房,你妈都会同意,你说这难道不难受吗?一个漂亮的大美女就在眼前,却只能看不能碰,多难受啊”

  “你胡说八道什么”

  薛曼瞪了陆天星一眼,嘴角却不由得勾勒出一抹笑容,看来她的魅力对这个色狼还有吸引力的

  “我哪有胡说,明明是实话实说”

  陆天星看着薛曼,自恋的摸了摸下巴:“薛部长,你说我是不是长得特别有魅力,我怎么感觉全天下的母亲都是我丈母娘啊,唉,都怪我太优秀了,长得太有魅力了,这让别的男人怎么活啊,怪不得我每天早上起床都不敢照镜子,原来是因为我太帅了,帅的我自己都不敢看了,我怕会爱上我自己”

  薛曼满脸无语的看着陆天星唉声叹气,摇头晃脑的模样,恨不得在他脸上来一巴掌,这自恋的模样真尼玛欠揍,还帅的不敢照镜子,你这么能吹,咋不上天呢

  “你是很帅,不过是蟋蟀的蟀”

  薛曼白了陆天星一眼,轻声说道:“陆天星,刚才的事情多谢你了”

  “我们是朋友,有什么好谢的,举手之劳而已,像这种垃圾亲戚,不要也罢,以后他们要是还敢来找你和阿姨的麻烦,告诉我,我替你抽死他们”陆天星摆摆手说道

  “嗯陆天星你能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人吗?”薛曼死死的盯着陆天星问道,仿佛生怕错过陆天星的任何一个表情

  “我能是什么人啊,跟你一样,一个的打工仔……”

  还没有等陆天星说完,薛曼打断道:“陆天星,你不要用骗我妈的那一套话来骗我,我看得出来,胡连海很怕你,甚至怕到了骨子里面,你的一句话就能让他有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恐惧,绝不是你说的那样,只是因为你的朋友的关系,我感觉他是恐惧你这个人,而不是恐惧你的朋友”

  陆天星愣住了,薛曼这个女人的眼光好毒辣,好敏锐的感知力,这也能发现

  薛曼深吸了一口气,郑重的说道:“陆天星,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我只希望你不要走上邪路,你还年轻,大有可为,不要轻易毁了自己的一生”

  听到薛曼的话,陆天星嘿嘿笑道:“薛部长,我能把这些话当是你在关心我了”

  “我才不关心你”

  薛曼心脏一跳,底气有些不足的说道:“你想得太多了,我只不过是替倩茹担心而已,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让倩茹怎么办,难道你想让倩茹等你一辈子吗?”

  “真的吗?你就一点都不关心我”

  陆天星似笑非笑的看着薛曼,炙热的目光让薛曼顿时有些慌乱了起来

  “我说的当然是真的了,好了,你赶紧回去吧!我先走了,再见”

  说着,薛曼急急忙忙的朝着病房内走去,陆天星那炙热的目光,让她感觉自己赤~身~果~体的站在陆天星面前一样,没有任何的秘密可言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