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一声尖叫陡然响起,车子突然的转弯,强大的惯性让毫无准备的白芷晴身子不受控制的朝着徐天星身上倒去。

  “我去,这小妞是不是要玩死我才甘心啊!”

  陆天星身子一颤,恨不得把白芷晴抓起来狠狠的暴打一顿,这滋味虽然很爽,但也要看时候啊,换做平常他完全不介意白芷晴这么做,再进一步都没关系,但是在关键的时刻,稍一失神,那就是车毁人亡了,现在这不是爽,而是要命了。

  白芷晴彻底傻眼了,完全是呆住了,这是第二次和陆天星的小兄弟有了亲~密~接~触了,第一次用手还好,这一次竟然直接用~口~了。

  白芷晴颤抖着,打算站起来了,一股强烈的气息扑面而来,让她浑身顿时变得有些燥~热了起来,脸蛋变得通红一片,慌忙的爬起来,再也不敢去看陆天星。

  与此同时,紧随其后的黑色改装车一个漂亮的飘逸紧随其后,跟在保时捷的身后冲上跨江大桥。

  “不好,上当了。”

  不过,刚一冲上大桥,外国男子的脸色就变得惨白了起来,因为他听到了直升机飞行的声音,在这跨江大桥上,四面都是水,车辆早就疏通了,看不见一个人,他的这辆车现在完全是一个移动的靶子。

  一脚踩下刹车,车轮和地面摩擦出一条漆黑的刹车线,黑色改装车上的外国男子快速挂挡,方向盘一甩,准备倒车离开。

  “来了都来了,干嘛这么着急走呢!不坐下来喝杯茶吗?免得你到了阎王殿哪里说我这个主人招待不周,你说对不对。”

  就在外国男子准备倒车离开的时候,一个温和的声音在车厢中响起。

  “谁。”

  外国男子脸色狂变,骤然转头,瞳孔猛地收缩。

  不知何时,空无一人的副驾驶上出现了一个穿着一件西装,面容英俊的男子,他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仿佛老朋友聊天一般,一柄小刀在他的手指间快速穿梭,仿佛一条游鱼带着阵阵寒光。

  “给我去死。”

  外国男子毕竟不是普通人,手臂往身上一摸,一把闪烁寒光的匕首出现手中,快若闪电的刺向副驾驶的位置。

  “哧!”

  匕首刺在男子的身上,直接把他钉死在座椅上。

  “下次别这么多话。”

  男子狰狞一笑,然而没有等他高兴起来,副驾驶座上的身影如同泡沫一样,‘嘭’得一声破碎了,只剩下打开的车门在狂风下,砰得一声关了起来。

  “到底是谁,难道地下世界的传言没错,有人在暗中保护白芷晴?”

  外国男子脸上露出了一丝恐惧,他怎么没有想到自己自信的一击会让对方给躲过去了。

  “很好的反应速度,看来你在国际上也不是什么无名之辈,不过,我对这东西不在意,我在意的是,过了今天,你恐怕会成为魔都警察功勋章上的一员,因为他们会跟媒体说,是他们杀死了你这个国际雇佣兵。”

  一个冷幽幽的声音在外国男子耳畔响起,声音像是九幽炼狱吹出来的寒风,让外国男子的脸色瞬间没了颜色,身子剧烈颤抖,充满leeds恐惧。

  “你……你到底是谁……。”

  男子艰难的从嘴里吐出几个字,声音带着强烈的恐惧,嘴巴张了张,似乎还想要说什么,却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嘴里只能发出咕咕的声音,鲜血从他的嘴角流了下来,死不瞑目。

  阳光下,外国男子的咽喉上,一张血红色的请帖深深的插进了他的脖子,沾染鲜血的诡异请帖,在阳光下很是刺眼。

  “轰隆!”

  发动机轰鸣,在所有人眼中准备倒车逃跑的黑色改装车突然一个加速,整辆车子像是发了疯一样,疯狂的朝着跨江大桥的边缘冲去,撞破了护栏,直接冲进了江水中。

  跨江大桥上,从后视镜中看到一闪而逝的刀光和失控冲下桥面的车子,陆天星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打他注意的人多了去了,但全部都在地狱忏悔了。

  没有了追击,陆天星将保时捷缓缓的停在跨江大桥上。

  刚刚等到车子挺稳后,白芷晴顾不上什么,直接打开车门,迫不及待的从车内跑下来,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趴在桥边发出一声声的干呕,却吐不出什么东西来。

  白芷晴的脸色苍白的吓人,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浑身轻飘飘的,像是踩在棉花上,白芷晴甚至一度认为自己是不是快要死了,不然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提不起丝毫的力量,天地都在旋转,脑袋混沌一片。

  陆天星从车上下来,走到白芷晴身边,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一道真气顺着他的手掌输入到白芷晴体内,替她缓解晕车带来的后遗症。

  “我说老婆,怎么说你也是开车的,怎么就晕车了,不就是速度快点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坐飞机,坐高铁,速度不是更快吗?也不见你晕机晕火车啊。”

  陆天星看着白芷晴苍白的脸色,一阵无语。

  要不是这是在城市道路上,不稳定因素太多,需要时时刻刻注意周围的情况,他能开出更快的速度来,这点速度顶多是毛毛雨,热热身而已。

  “你这是歪理,你见过飞机在天空不断转弯玩的吗?你个王八蛋,谁让你开这么快的,你这是在谋杀懂不懂,呕…。”

  白芷晴抬起头,狠狠的瞪了陆天星一眼,接着趴在桥边,又是一阵干呕,这家伙实力明明强大的离谱,却偏偏被人像狗一样撵着到处跑,这怎么可能,分明是想借机飚车。

  “老婆,虽然蛮不讲理是女人的特权,可是,你也不用这么不讲理吧!好歹刚才是我救了你的命,刚才要不是我,你的脑袋就像一个破西瓜炸掉了。”

  “而且,你以为人家和你一样傻呢!杀手,除了少量的独行杀手之外,其他人都有同伴联合作战,你认为刚才我们要是不跑的话,你认为你的这辆车子能挡住对方几枪?”

  “你……,反正都是你的错,你难道不知道开慢一点吗?你知不知道,刚才要是出一丁点差错,不需要杀手,我们就死定了,你的开车权我剥夺了,从今往后,你不准开车。”白芷晴也知道陆天星说的是真的,不过她怎么能让陆天星看扁,秀眉一挑,直接蛮不讲理的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