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都没死?”

  陆天星看着陈不败仅仅只是吐了一口血,眼中闪过异色,随即重新变得杀意滔天:“不败皇拳,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不败皇拳再度施展出来,真气滚滚如潮,六条真气宛如螃蟹一般,在虚空横行霸道,带着狂暴无匹力量轰然落下,当头就想将陈不败给彻底镇压了。

  “小畜生,你敢杀我?我是陈家的人,杀了我,你们陆家必将灰飞烟灭。”

  陈不败在看到这一幕之后,脸色惊恐到了极点,他在这一招当中感受到了彻骨的杀意,很显然在这一招之下,陆天星是真的想要杀死他。

  陆天星就仿佛没有听到陈不败那怒吼的声音一样,驱使着不败皇拳轰然砸了下来。

  “我不会死,我不会死。”

  陈不败发出嘶吼声音,真气涌动之间,一尊白虎冲天而起,张嘴朝着陆天星咬了过去。

  “不堪一击。”

  陆天星冷笑,不败皇拳砸在那白虎的脑袋上,直接将这一尊白虎砸的粉碎。

  “给我死。”

  不败皇拳轰然落下,直接砸在陈不败的脑袋上。

  “啵~”

  陈不败的脑袋就好像是一个西瓜一样,轰然炸裂,随后在狂暴的力量之下,整个身躯都炸开了,四五葬身之地。

  “什么,陆家三少杀了陈不败?”

  “完了,这下真的完了,如果陆家三少不杀陈不败还好说,现在杀了陈不败,那就相当于是整个陈家撕破脸皮了。”

  “是啊,击杀陈不败,那就相当于和陈家有了仇怨,看来从今往后华夏只有三个派系了,要么站在陈家哪一边,要么就是站在陆家三少的这一边,要么只能选择中立了。”

  陆天星击杀陈不败,顿时在周围引起了一阵的轰动,他们怎么没有想到陆天星竟然真的杀了陈不败,而且是毫不留情,这完全是打算和陈家开战的节奏啊。

  要知道对于一个世家来说,最注重的就是面子了,陈不败身为神话级后期的高手,并且唐青云叫陈不败族爷爷,这足以说明陈不败在陈家的地位不低,相反会很高,陆天星杀死了陈不败,那就相当于是在陈家的脸上使劲的打了一巴掌,陈家要是咽的下这口气才奇了怪了。

  “哼,偷袭我,死不足惜。”

  陆天星冷冷一笑,对于周围的议论声完全的无动于衷,从陈不败对薛冰动手的那一刻起,在他的心中,陈不败早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现在只不过是实现了这句话而已,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至于和陈家为敌,这一点陆天星完全没有放在心上,就算他今天不杀陈不败,和陈家撕破脸皮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毕竟唐青云是陈家的外孙,唐风行的妻子是陈家的人,他以后灭掉唐家,势必会和陈家发生碰撞,现在只不过是将这一点碰撞提前了而已,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看来你的底牌已经用光了。”

  陆天星突然扭过头,直接将目光落在了知画身上,语气充满了冰冷之色:“你放心,我今天不会杀你的,回去告诉天神,这只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要不了多久,我会亲自摘下他的脑袋当球踢。”

  “陆天星,你……。”

  知画在听到陆天星的话,心中顿时一阵暴怒,可是当看到陆天星那双冷漠眼神的时候,知画心中控制不住的蒙上一层寒意来。

  咬了咬牙,知画一脸阴冷的说道:“我会将你的话如实转告少主的,陆家三少,这只不过是开始而已,别以为你突破到神话级后期,就可以天下无敌,我告诉你,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开始而已。”

  说完之后,知画没有任何的停留,直接身影一闪,朝着远处而去,很快就消失在沐家当中。

  看到知画离开,无论是唐青云和杨安龙脸色在这一瞬间变得阴沉到了极点,他们原本寄托知画能够赢了陆天星,但是他们怎么没有想到陆天星的实力竟然这么可怕,不仅杀了陈不败他们,现在连知画都走了,那岂不是说,他们的算计将彻底落空了,他们也暴露在了陆天星的视线当中了?

  一想到这里,唐青云和杨安龙两个人的脸色阴晴不定的变换着,只感觉到后背都是一阵冷风吹过,这股寒风冰冷刺骨,让他们的身体都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杨安龙还好,反观唐青云此刻却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挫败感从心中油然而生,他只感觉好像有人在自己的脸颊之上狠狠的抽了一巴掌,虽然不响,但是却生疼无比。

  他费劲了心机,并且不惜宣扬天下,让整个天下的人都知道自己将要迎娶沐晴雪,更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在这一天自己一定会将陆家所谓的妖孽天才给踩在脚下,用事实告诉所有人,陆家所谓的妖孽天才,在他唐青云的眼中不堪一击,他想要杀死陆家的妖孽天才,实在是太轻松了。

  尤其是当天神和陈不败的出现之后,唐青云就感觉到自己仿佛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不仅能够杀了陆天星,更能将整个陆家连根拔起的希望,甚至他已经在心中想好了自己要怎么庆祝这一件事情。

  但是现在陆天星那毫发无损的模样,以及陈不败被打爆之后,还没有来得及消散的血腥气息,就好像是一记无声的巴掌,直接将他从胜利的边缘,从希望的曙光,一巴掌的抽到了无尽的深渊,无尽的黑暗之中,并且还不解恨的在上面狠狠的踩上一脚,让他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之前,唐青云还在幻想着,让陆天星跪在自己的面前,然后像一条狗一样摇头摆尾的祈求自己,可是现在画面却截然相反,他在陆天星的手中,就好像是待宰的羔羊一般,瑟瑟发抖,而陆天星就像是猎人一般,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这种截然不同的反差,会让人心中有多么的郁闷和不爽,那是可想而知了。

  换句话来说,此时的唐青云自己就好像在天堂和地狱之间蹦极一样,一下子出现在天堂,一下子出现在了地狱,两者之间来回摇摆着,这种强烈的反差,几乎是让唐青云处于崩溃的边缘之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