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这阴冷的声音,从书房外面立刻出现了几道身影,悄声无息的出现在尸体旁边,就仿佛习以为常一般,直接分工明确,两人直接抬起尸体朝着远处走去。

  另外一人则是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小瓷瓶,打开盖子,往地面上倒了一滴水下去,顿时之间,那血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不见,转化成为了清水,很快的就消失的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就仿佛这里没有死过一个人一样。

  而在书房当中。

  唐风行浑身上下散发出阴冷到极点的杀意,随后的拿起一块布轻轻的擦拭着手上的鲜血,眼神阴冷到了极点。

  自从唐风云死了以后,唐风行整个人都陷入到了魔障当中,彻彻底底的陷入到了魔障当中,尤其是前一分钟从京城传来的消息,让唐风行整个人都愤怒了,都抓狂了,心头的杀意更是如同控制不住的弥漫了出来。

  而这份杀意完全是针对陆天星,不,准确的来说,是针对唐空明的,相比于诛杀陆天星,现在在唐风行的心中,他更加迫切的是想要杀了唐空明。

  因为此刻在唐风行的心中,唐空明就是一个背叛者,一个彻彻底底的叛徒。

  如果京诚之行,唐空明出手的话,陆天星肯定逃不掉的,肯定必死无疑。

  可是唐空明偏偏选择将实力压制在和陆天星对等的地步,和陆天星交手,结果被陆天星赢了之后,竟然就真的不出手对付陆天星了,甚至唐空明还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儿子被人逼着跪在地上给别人磕头,丢尽了脸面,这让唐风行的心中的杀意怎么也控制不住的冒了出来。

  如果说他之前和唐只是想要杀了唐空明,只是一个想法,还没有付诸行动的话,那么现在在这一刻,在唐风行的心中,彻底的动了杀机,怎么也隐藏不住了,只等待唐空明回到蜀中,他就要让唐空明死无葬身之地。

  因为此刻在唐风行的心中已经彻底将这一次失败的过错全部归咎到了唐空明的身上,在他的心中,如果唐空明这一次出手杀了陆天星的话,唐家就不会输得这么彻底了,陆天星也没有机会突破到神话级后期了,但是唐空明却偏偏选择没有对陆天星出手,才让陆天星到现在还活着,还突破到了神话级后期,成为了唐家的心腹大患。

  而这一切统统都是唐空明的错,唐空明就是唐家的罪人,对于这个罪人一定要杀了他,用他的鲜血来洗刷唐家的耻辱。

  “唐空明,你该死,你必须要死,这一切都是你的错,是你害的我们唐家落到这部田地的,都是你的错,如果你早点出现,帮助我灭了陆家的话,老二和老三就不会死了,唐家更加不会被陆家给欺压到这个地步,这一切都是你唐空明的错。”

  唐风行嘴里发出歇斯底里的嘶吼声,充满了狰狞和狠辣之色。

  吼完之后,唐风行整个人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直接瘫软在了在太师椅上,胸膛一阵剧烈的起伏,重重的喘着粗气。

  现在算计陆天星彻底失败了,而陆天星又成功踏入到神话级后期,这对于唐家来说,绝对是一个灾难。

  毕竟,陆天星在突破到神话级后期之后,实力更是恐怖无比,连神话级后期的老牌高手都能够轻松镇压,这要是杀进唐家,唐家当中除了唐家老祖之外,根本就没有人可以挡得住陆天星。

  可以说现在唐家根本就是无人可用了,根本就没有多少的高手,唯一依仗的就是毒药和暗器了,可是这些毒药和暗器对于神话级后期作用已经不是很大了,如果到时候陆天星,江流风,陆天狂三名顶级高手联手杀进蜀中的话,唐家根本就没有人能够挡得住。

  至于唐家招揽到的高手,根本没有一点屁用的,这些人哪里会真心实意的为唐家卖命,恐怕一旦听到陆天星这几个人杀进蜀中,他们跑的怕是比谁都快。

  俗话说兵败如山倒,唐风行现在就是如此,跟上一次完全不一样,这一次是完完全全的兵败如山倒。

  他想要去找杨家,可是杨家的人在这个关键时刻会帮他吗?

  毕竟,陆天星的实力已经突破到了神话级后期,已经不是什么阿猫阿狗任人宰割了,杨家会在这个时候去找陆天星的麻烦吗?

  唐风行现在心中充满了后悔,后悔自己就不应该将所有的赌注全部压在唐空明的身上,如果不降唐空明当做是最后底牌的话,唐家或许根本就不会落到这步田地,陆天星也根本没有机会突破到神话级后期,一定会死在京城的。

  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以买的。

  唐风行就那么怔怔的坐在一旁,双眸之中没有任何的生机和色彩,他的那双眸子犹如深不见底的黑洞一般,有的只是无尽的黑暗和冰冷之意。

  他内心之中不甘,充满了愤怒,他要报仇,他要让唐家重新崛起,他要让陆家全部灰飞烟灭,他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得罪唐家的下场到底是什么。

  时间悄无声息的流逝,唐风行想到了解决的办法一般,那空洞如同无尽深渊般的瞳孔在这一刻,也慢慢出现了一道炽热的火焰,嘴里更是发出嘶吼的声音。

  “不,不,我还没输,我还有机会的,我还有机会杀了陆天星这个小杂种的,这个小杂种杀了陈不败,陈家的人肯定咽不下这口气的,我要是将这件事情告诉陈家的话,陈家肯定咽不下这口气的,到时候就会主动去找陆天星这个小杂种的麻烦。”

  “这样我就可以不费一兵一卒的灭掉陆天星最大的隐患了,到时候就算是陆天狂这个老东西想要给这个小杂种报仇,那也只能去找陈家的麻烦,到时候他们两个拼的鱼死网破,我就能坐收渔翁之利,不仅可以吞并陆家的势力,连陈家也一样可以吞并。”

  唐风行的眼中闪烁着一道道的精芒,嘴角也是勾勒出一抹狰狞的笑容,他现在什么也顾不上了,什么陈家,跟他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只要能够灭了陆天星,让唐家踏出蜀中,他什么都可以舍弃,什么都可以不管不顾。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