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警官,请你注意你的言辞,你们是不是贪生怕死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但我们炎黄组办事,不希望外人插手,外人若是敢插手,我们的处理手段只有一个,杀死阻挡者,相信叶局长你应该知道我们的作风,我不介意辣手摧花。”

  断刃虽然在微笑,但眼中却闪过一抹冰冷的杀机。。

  “呵呵,既然你们决定了,何必再来问我呢!想去抓就去抓吧!不过,别怪我没有警告你们,出了事情,你们负责。”叶浮屠突然开口说道。

  “爽快,识时务者为俊杰,叶局长,如果没需要,这张请帖我们就拿走了,另外希望叶局长你给我签一张逮捕令,毕竟没有什么比警察的逮捕令更好使了。”

  断刃哈哈大笑,伸手抓向判官贴,地府佣兵团的名声固然很响,但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他就不相信陆天星敢和炎黄组做对,若是陆天星敢反抗,直接灭杀,相信灭掉地府佣兵团的团长判官,一定是大功一件。

  想到这里,断刃呼吸一滞,眼中充满了狂热的光芒,若是击杀判官,他在炎黄组的地位将大大提升。

  叶浮屠漠然的扫过蛟龙和断刃两人:“你们放心,明天早上逮捕令会送到你们手上,希望你们好自为之。”

  “这就不劳叶局长你费心了,我们可不是警察这一群废物不堪一击,告辞了。”

  断刃哈哈大笑一声,丝毫不顾薛冰和赵山两人愤怒的目光,得意洋洋的朝着外面走去。

  蛟龙眉头皱了皱,虽然有点不习惯断刃的狂妄的风格,身为炎黄组的人,他们没有必要跟任何人客气。

  “两个废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看到两人走出去,叶浮屠重重的冷哼一声,他虽然是魔都警察局局长,但却没有资格去阻拦炎黄组办事,否则,正如断刃说的,他们有权利杀死阻止炎黄组办事的任何人,拥有先斩后奏的权利。

  “希望不会出什么乱子吧!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叶浮屠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局长,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难道任由这两个家伙在魔都乱来吗?”

  赵山和薛冰两人脸色非常的不好看,炎黄组的人实在是太狂妄霸道了,行事乖张无比,这些人乱来,最终倒霉的一定是普通人。

  “唉,不任由他们乱来,他们就不会乱来了。这些年来,炎黄组实力不断的蔓延,只要是天才,甚至不管本性如何全部招收了进去,照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会热出大乱子的。”

  “薛队长,通知下去,告诉所有警员,全部放下手中的任务,荷枪实弹待命,一旦发生冲突事情,立刻火速增援,控制现场,但是,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开枪。”

  叶浮屠叹了一口气,快速的下达命令,若是陆天星在地府佣兵团的身份真的不一般的话,炎黄组抓了陆天星,不亚于是捅了一个马蜂窝,一旦炸窝,后果不堪设想。

  “是,局长,我现在就下去安排。”

  薛冰点点头,和赵山两人敬了一个礼,退出了办公室。

  与此同时,白芷晴驾驶着保时捷径直回到了紫苑小区,本来按照白芷晴的打算是直接开车把陆天星送到医院去的,可陆天星怎么也不愿意去医院,无奈之下,白芷晴治好顺着陆天星的意思,回到了紫苑小区,让陆天星自己处理肩膀上的枪伤。

  将车开进车库放好,白芷晴和陆天星走进别墅,别墅里面空荡荡的,想来是老爷子他们出去遛弯了。

  陆天星和白芷晴没有在客厅多做停留,而是直接回到了卧室。

  “你在这里坐一下,我去给你拿纱布和酒精这些东西。

  白芷晴示意陆天星老实的坐在床边,然后自己转身走了出去,去寻找家里常备的医药箱。

  看着白芷晴匆匆忙忙走出去的背影,陆天星嘴角流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看来今天的伤没有白受,冰山美女开始有冰雪消融的迹象了,至少懂得关心人了,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像白芷晴这种冰封自己内心,却经历过社会洗礼的女人,想要征~服她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由于经过社会的洗礼,人生阅历的增加,寻常的手段根本无法打动他们,像追求小女生的那种送花,送浪漫这些东西很难打动她们。

  想要征服这种女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融化包裹她内心的那一层寒冰,一旦融化成功,这个女人就完全属于你了,陆天星现在就隐约觉得,白芷晴内心深处的那一层寒冰似乎已经开始悄然融化了。

  白芷晴并没有离开多久,不一会儿,房门再次被推开,白芷晴抱着一个医药箱急匆匆的跑进来。

  白芷晴焦急的看着陆天星,说道:“陆天星,你怎么样了,医药箱拿来了,接下来我要怎么做,要不要我帮你。”

  “不用了。”

  陆天星摇摇头道:“把医药箱放在这里,老婆你先出去,等会我叫你。”

  “不,我不出去,你是为我受伤的,无论如何,我也要呆在这里。”

  白芷晴态度异常的坚决,她自然知道陆天星让她出去是为了她好,可是她不想出去,也不能出去。

  陆天星没有说话,只是深深的看了白芷晴一眼,沉声说道:“好吧,既然你不出去,那就按照我的吩咐去做,记住,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要叫,明白吗?”

  白芷晴点点头,目光望着陆天星,紧抿着嘴唇,显示着这个女人的坚持。

  “现在点燃酒精灯,把镊子拿给我。”

  陆天星吩咐一声。

  白芷晴心中罕见的没有任何的质疑,按照陆天星的吩咐,快速的点燃酒精灯,然后把镊子递给陆天星。

  陆天星把镊子在酒精灯上消毒之后,快速的脱掉自己的上衣。

  看到陆天星脱掉上衣,白芷晴下意识的想要闭上眼睛,但心中有个声音再告诉她,不能闭眼,这个男人是为她受伤的,她要看着,永远的记住这一天,记住有一个男人不顾生命危险给她挡住了致命的子弹,救了她的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