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闲的日子转瞬即逝,清晨,当明媚的阳光照耀了整个魔都,沉睡中的城市也苏醒了过来,蓬勃的朝气笼罩在这座国际性的都市当中。

  陆天星打着哈欠,一脸疲惫的从房间里走出来,只觉得一阵心累,太累了。

  昨天自从回到魔都之后,他就没有好好的休息过,先是被曼陀罗和白微微这两个小妞拉着打了一个下午的网球,本来说得好好的,三局两胜,打完就回家,结果,谁知道白微微被他狠狠的收拾了一顿之后,就是不让他离开,非要拉着他再比比,说自己不在状态,所以才会输。

  单单是这个也就算了,结果这两个小妞仿佛是商量好了一样,白微微没了力气之后,曼陀罗开始接棒,两个人开始了车轮战,好像不将他击败誓不罢休一样,而且还不让他主动认输,不准动用真气,一连串下来,他差点没有崩溃掉。

  这还不算完,也不知道何彩兰这老太太从哪里看出了白芷晴的变化,晚上吃完饭之后,硬生生的拉着白芷晴普及了两个多小时关于造小孩的各种知识,结果白芷晴回到房间之后,直接对他横眉冷对,搞得他准备造小孩的计划直接流产,更坑爹是白芷晴还不断的you惑他,然后拿着剪刀对他比划,只要他一有动作,迎接他的就是白芷晴梨花带雨的模样,仿佛他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一样。

  摇了摇头,陆天星一脸颓废的朝着楼下走去,当看清楚客厅中情况的时候,陆天星脸色狂变,下意识的就要转身上楼。

  此刻在客厅中,白芷晴正一脸羞红的坐在那里,脸蛋红的能滴水,而何彩兰正兴致勃勃的朝着白芷晴询问着什么,而白微微和曼陀罗两人则是像个好奇宝宝一样坐在旁边,时不时的插嘴说两句。

  “天星,你怎么也起床了。”

  正打算趁着客厅中没人注意到自己,偷偷溜上楼,何彩兰的声音已经在耳畔响起了。

  陆天星身子一僵,尴尬的转过身去,道:“奶奶早上好。”

  “你这孩子怎么也这么早就下来了,真是的,你难道不知道早晨已经多睡一会吗?工作才有精神吗?”

  何彩兰嗔怪的看了一眼陆天星:“你们刚从香江回来,应该多注意休息才行,为什么要这么早起床。”

  陆天星顿时满脸冷汗,这老太太的言外之意分明就是你们应该趁着早上好时光,抓紧时间造小孩。

  “奶奶,今天不是周一吗?我需要上班的,不然怎么养活芷晴呢!”陆天星连忙解释道。

  “姐夫,你在撒谎,姐姐的钱比你身上的汗毛都要多,怎么还要你养活,再说了,你上班的公司,整个公司都是姐姐的,你上不上班很重要吗?还是说,在你心中上班比生孩子更重要吗?”白微微在一旁煽风点火道。

  “微微说的没错。对了,奶奶,我哥和芷晴姐都下楼了,那你在锅里面炖着的好东西,现在是不是要拿出来了,我看时间刚刚好。”曼陀罗这时候也开口说道。

  “哎哟,你看我这脑子,曼曼你不提醒奶奶,奶奶都差点了忘了,天星你等一下,奶奶今天早上特地给你炖了一点好东西,我去厨房给你端出来。”何彩兰拍了一下脑袋,笑呵呵的说道。

  说完,何彩兰站起身来,直接朝着厨房走去。

  看到何彩兰的表情,陆天星脸色猛地一变,一种不祥的预感从心中爆发出来,要是他记得没错的话,上一次何彩兰炖了一锅乌龟汤给他喝的时候,也是这种笑容,也说是好东西,结果那一次差点没把他活生生的玩死。

  “曼曼,你不知道奶奶炖了什么东西,你能不能提前告诉我。”陆天星心有余悸的看着曼陀罗说道。

  “哥,你就别胡思乱想了,只是炖了一些猪蹄而已,我去,哥你那是什么眼神,怀疑我吗?不信的话,你问微微,是不是炖的猪蹄。”曼陀罗嘿嘿笑着说道。

  “恩恩,曼曼说的没错,的确是猪蹄,而且特别香。”

  白芷晴的脑袋像是小鸡啄米一样,不断的点头,为了确保自己话中的真实性,还特地咽了一口唾沫,表示自己也嘴馋。

  陆天星看着白微微和曼陀罗,直觉告诉他,绝不是猪蹄这么简单。

  而就在这个时候,何彩兰端着一个小瓷锅从厨房里面走出来了,一股淡淡的药香味弥漫了出来。

  “奶奶,这到底是怎么,怎么还有药味啊。”陆天星小心翼翼的问道,他果然猜的没错,猪蹄说不定只是附加品而已。

  何彩兰将小瓷锅放到桌子上,笑眯眯的说道:“这是药膳,天星你不知道,曼曼居然会医术,而且特别的神,最近一段时间,你爷爷不是一直说自己腰疼吗?就是曼曼两幅药给治好的,连你爷爷的几个老朋友身上的小毛病也让曼曼治好了,曼曼开的药方连那些老中医都拍手称赞,这个药方就是曼曼专门为了你们两个开的药方,能够提高生男孩的几率的,不管如何,你和芷晴今天早上必须把它喝光了。”

  听到何彩兰的话,陆天星一脸黑线,果然如此。

  白芷晴脸上也闪过一抹红晕,手指在桌子底下暗暗掐了陆天星的大腿一把,都怪这个家伙,要不是这个家伙,她怎么会被何彩兰一眼就看出来走路有点不自在,怎么会在大清早特地炖一锅药膳。

  陆天星看着这一小锅药膳咽了一口唾沫说道:“奶奶,现在是二十一世纪,我们要相信科学,生男孩女孩完全由我们的基因决定的,而不是一个小小的药膳决定,我们要相信科学。”

  听到陆天星质疑自己的实力,一旁的曼陀罗不乐意起来:“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看不起中医了,用科学解释不清的事情多了去了,再说了,你难道不知道在华夏某个深山老寨当中,就依靠着一种古老的药方控制男女的比例吗?所以说,中医完全是可行的。”

  “没错,曼曼说的没错,要是中医没有用处的话,岂会传承五千年。”何彩兰在一旁符合道。

  看到老太太坚决的模样,陆天星苦笑一声,看来他是拒绝不了,不然的话,天知道又会整出什么幺蛾子来,吃就吃吧!

  反正他和白芷晴有了实际性的进展了,而白芷晴已经答应生小孩了,吃下去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曼陀罗虽然以毒术名震天下,但医术同样也不差,否则,也不会成为闻风丧胆的毒师,想要成为一名毒师,最重要的是了解各种药物的相生相克,这样才能配制出一种种剧毒。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