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不是来的有点太早了。”

  白微微突然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早知道是这样,她就应该晚点再过来,因为晚一点就能看到正~戏了,她很想知道一向冷冰冰的姐姐动~情时,会是什么表现,应该是非常的有趣。

  此刻,陆天星和白芷晴也傻眼了,他们两个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白微微居然会闯进来,而且,白微微还看到了他们两人这么暧~昧的姿势。

  白芷晴愣愣的看着白微微,心里有一种崩溃的冲动,她居然被陆天星给亲了,而且心中没有任何反抗,反而有一些迷醉在其中的感觉。

  “额,这个姐姐,姐夫,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呵呵,你们真是好雅兴啊。呵呵,你们继续,继续,不用管我,我得了间歇性失明,什么也没有看见,真的,你们可以把我当作不存在的,嘿嘿。”

  白微微终于反应了过来,小脸上红扑扑的,说着就打算把门关上离开。

  “微微,你站住,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给你解释。”

  白芷晴急忙推开陆天星,想要叫住白微微。

  “嘿嘿,姐姐,我懂得,我保证不会外传的,你和姐夫继续,再见,我不打扰你们的兴致了,加油,爷爷奶奶还等着抱重孙呢!”

  可惜,白微微怎么听得进去,冲着白芷晴暧~昧的眨了眨眼睛,直接关上门,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陆天星。”

  看到白微微一脸暧~昧笑容的跑出去,白芷晴的脸蛋顿时变得铁青,如同暴风雨降临了,乌云密布,凶神恶煞的瞪着陆天星。

  “额!老婆,我觉得今天天气不好,洗~澡容易着凉了,先不洗~澡了,我先出去了,拜拜。”

  陆天星眨了眨眼睛,此地不宜久留,还是溜之大吉比较好。

  “我要杀了你。”

  看到陆天星准备离开,白芷晴终于回过神来,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披头散发,张牙舞爪的扑向陆天星。

  丢脸,实在是太丢脸了,被陆天星亲了也就算了,居然还让自己的妹妹给看见了,这一次的脸算是丢光了。

  抓狂,白芷晴现在恨不得把陆天星碎尸万段。

  “喂,白芷晴,你想干什么,我可是病人,你这是在虐待病人你懂吗?我去,你想抓我脸,让我破相啊。白芷晴,我严重警告你,立刻停手,不然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陆天星不断的躲闪,抓住一个机会,瞬间打开浴~室门跑了出去。

  “陆天星,你跑不掉的。”

  白芷晴发出狰狞的笑声,紧跟在陆天星的身后,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过陆天星了,一定要给这个家伙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不然他会得寸进尺的。

  “陆天星,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卧室中,白芷晴气喘吁吁扶着墙壁,手中握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剪刀,一双杏眸紧盯着陆天星,又无可奈何。

  白芷晴发现陆天星这家伙简直就是属猴的,身体灵活的离谱,每次眼看着就要抓住他了,结果又从手中给溜走了,反而是把自己累的半死不活的。

  “嘿嘿,老婆,我都说了,你是抓不住我的,再说了不就是亲你一下吗?我又没有把你怎么样,而且你之前不是很享受吗?说起来,你也没亏啊,增加了接~吻的实~战经验。”陆天星一脸悠闲的坐在一边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微笑着看着白芷晴说道。

  “鬼才要你的实~战经验,我看你分明是想要趁人之危,欲~行~不~轨,陆天星算我看错你了。”

  白芷晴俏脸一红,紧接着满脸愤怒的看着徐天星。

  “老婆,什么叫做趁人之危啊,我这不是为了增进我们夫妻之间的感情吗?”陆天星冲着白芷晴嘿嘿一笑,道。

  “陆天星,我发现你越来越无耻了,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狠狠的教训你一顿,最好把你的作案工具给消灭了,永绝后患。”白芷晴握紧了手上的剪刀,咬牙切齿的说道。

  “不是吧!老婆你这也太狠了,没了它,难道你想守一辈子寡不成。”陆天星胆颤心惊的说道。

  “哼,守寡我也愿意。”

  白芷晴不依不饶,眼中杀气腾腾。

  “可我不愿意啊,没了它,我以后可怎么办,我不想去伺候皇上啊。”

  陆天星发出一声哀嚎。

  “你给我去死。”

  白芷晴勃然大怒,他怎么办,难不成还想红杏出墙不成,向着白芷晴抓着剪刀再次扑向陆天星。

  早在白芷晴动手的刹那,陆天星身子一闪,出现在门口,打开门直接闪身了出去。

  “咻!”

  就在陆天星关上门的刹那,一抹寒光闪烁而出,一把剪刀直接钉在了门上,微微颤抖着。

  听着门后面剪刀插在门上的声音,陆天星长长吐出一口气,太惊险了,怎么就鬼迷心窍居然亲了白芷晴,而且还是法~式~湿~吻,不过,白芷晴的小~嘴~亲起来很有味道。

  “姐夫。”

  陆天星正打算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就看见白微微的小脑袋出现在自己眼前,小脸微微有些发红,一双眸子带着强烈的好奇还有一丝疑惑。

  “微微,你有事吗?”陆天星轻声问道。

  “姐夫,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白微微一脸古怪的看着陆天星。

  “我为什么不能这么快出来。”

  陆天星一阵疑惑,不明白这小姨子又想说什么。

  听到这话,白微微顿时有些急了,连比带划的说道:“就是你和姐姐那个啥啊,我刚才看见的时候,你们不是正在那啥吗?这才五分钟不到,姐夫你就出来了,这不科学啊。前戏怎么说也要两分钟,穿衣服至少要两分钟,换句话说,中间姐夫你只有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姐夫,你别吓我啊。”

  陆天星满脸黑线,他还是低估了这小姨子的彪悍了,尼玛,这什么跟什么啊,要不要计算的这么准确,感情你出来之后就没走,卡着表在算时间呢!

  陆天星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小屁孩一边玩去,这是你应该知道的事情吗?哪凉快哪呆着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