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男人不喜欢听到‘小’这个字,女人同样不愿意听到。

  听到陆天星说自己是小屁孩,白微微撅着嘴不乐意起来:“姐夫,你说什么,人家哪里小了,你不是体验过吗?”

  说着,白微微双手叉着腰,挺了挺自己的胸膛,似乎想要证明自己。

  “是不小了,刚刚好,可以吃了。”

  陆天星眼睛一亮,落在白微微的xiong前,心里嘀咕一声。

  白微微丝毫不介意陆天星的目光在自己的胸~前晃荡,一脸古怪的看着陆天星,小声说道:“姐夫,你告诉我,你是不是传说中的快~枪~手。”

  “啊,我艹。”

  听到白微微的话,陆天星一阵吐血,今年一定是他的倒霉年,怎么每个女人都这样,不是认为他喜欢男人,就是快~枪~手,他就长得那么像这种人吗?

  看到陆天星急剧变化的脸色,白微微叹了一口气,轻轻的拍了拍陆天星的肩膀,安慰道:“姐夫,其实你不用气馁,我不会鄙视你的,再说了,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治好你肯定是不成问题的,况且,就算治不好,不是还有试管婴儿吗?一定会让你和姐姐有一个孩子……。”

  白微微一脸同情的看着徐天星,喋喋不休的劝说着陆天星,丝毫没有看见陆天星越来越黑的脸色。

  “停!”

  陆天星终于忍不住了,打断白微微的话。

  白微微眨了眨眼睛,意犹未尽的说道:“姐夫,你不用讳疾忌医,要相信医院,一定会把你治好的。”

  “老子没病,老子一~夜~七~次都不成问题。”

  陆天星脸色铁青的看着白微微,这是对他能力的一种侮辱。

  “姐夫,一次一分钟,一夜七次,顶多是七分钟而已,连十分钟不到,没病才奇怪了。姐夫,你不用解释了,唉,大不了明天我陪你去医院看病,不让爷爷奶奶知道就行了。”

  白微微郑重的拍了拍陆天星的肩膀,一阵长吁短叹。

  “艹!”

  陆天星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白微微,老子郑重警告你,老子没病,再敢跟老子瞎bb,信不信老子立马把你按~到~床~上,让你亲身体验一下,老子是不是快~枪~手。”

  白微微俏脸一红,双手抚摸着脸颊,做出一个自认为妩媚的动作,轻声说道:“姐夫,你来呀,人家等着你,人家要亲~身~体~验哦。”

  无语!

  陆天星一脸黑线,尼玛,摊上这样一个小姨子,真不知道是福是祸,动不动就诱~惑自己,当自己不敢对她下手不成。

  “算了,就你现在入不了我的眼,等你啥时候成~熟~了再跟我说。”

  陆天星故作鄙夷的扫过白微微的身材,扯开话题说道:“微微,你到你姐姐的房间来,是不是找我有什么事情啊。”

  “哎呀,差点忘了正事了。”

  白微微一拍脑袋,恍然大悟的道:“爷爷让我告诉你,回来后就去书房见他,被姐夫你这么一搞,我差点忘记了。”

  “那我去了,你自己慢慢玩吧!”

  陆天星翻了翻白眼,什么叫做被他一搞就忘记了,说话别这么暧昧行不行,丢下一句话,陆天星当即朝着书房走去,他算是彻底怕了白微微了。

  白微微看着陆天星下楼的背影,目光闪过一抹光芒,又跑进了白芷晴的房间,陆天星有病,她必须要为自己姐姐打算,让自己姐姐劝说姐夫去医院看看,省的到时候闹得夫妻不和。

  从楼上下来后,陆天星来到了一楼的书房,轻轻的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后,这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一走进书房,陆天星就看见白桥山老爷子坐在书房的太师椅上,悠闲的品着茶,书房的布置不错,古色古香的,书架上藏书不少,有一些甚至是极为稀缺的古籍扩印版,进入书房,一股浓浓的书卷气息扑面而来,书桌上放着一个小型香炉淡淡的檀香冉冉升起。

  “爷爷你回来了,找我有事?”

  陆天星也没跟白桥山客气,打了一声招呼,顺势坐到了一旁会客的椅子上,顺手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又递给白桥山一根。

  “嗯!”

  白桥山点了点头,接过香烟,陆天星赶紧给老爷子点上。

  白桥山抽了一口烟,缓缓的说道:“听说今天下午你和芷晴遇到了杀手?”

  “嗯,在荣府街,不过杀手已经死了,这是第二次了,据我知道的是有人在杀手网站上悬赏五亿美金,想要芷晴的性命,这才接二连三的引来杀手的。”

  陆天星点点头,没有打算要说谎,老爷子在军方背景深厚,自然有消息渠道知道这些,这些事情没有必要隐瞒。

  “五亿美金,看来这群人为了我手上的东西下了不少功夫。”

  白桥山冷冷一笑,看着陆天星说道:“天星,我想你心中现在应该十分好奇吧!好奇为什么有人无缘无故的悬赏芷晴的性命吧!要是我猜的没错的话,两次暗杀应该是最低的,你暗中解决了不少人吧!”

  “爷爷说笑了,不过是几只蚂蚁而已,举手之劳,何况芷晴是我的老婆,我不保护她,谁来保护她。”

  陆天星摸了摸鼻子,没有选择去否认这件事情,同时他心中也很好奇,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人不惜花大价钱来悬赏白芷晴。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白桥山看了陆天星一眼,没有说什么感谢的话,只是抽了一口烟,开口说道:“他们之所以悬赏芷晴,是为了我手上的一件东西,换句话说,他们想要用芷晴的性命来要挟我交出这件东西。”

  “为了一件东西?”

  陆天星微微皱眉,不明所以,为了一件东西值得花五亿美金来悬赏一个人的命,不怕竹篮打水一场空,鱼死网破?

  “听说过四象戒指吗?青龙,白虎,玄武,朱雀四神兽知道吧!四象戒指便是依靠它们的形象打造出来的四枚戒指,据说只要凑齐四象戒指就能打开通往天外天的道路,能够让人心想事成,成为世界主宰也不在华夏,我手上的这个东西就是四象戒指之一的玄武戒指。”

  白桥山重重的吐出一口浓烟,缓缓的说出了一个让陆天星震惊的消息。

  ps:明天或者后天爆发,求兄弟们支持一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