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擦!”

  听到玫瑰的话,陆天星一愣,脑海中不由浮现出玫瑰那火~爆到极点的身材,使劲的咽了一口唾沫,心中思量着要不要趁着白芷晴睡觉的时候偷偷的去找玫瑰。

  “哈哈,老公,你现在是不是在想今天晚上偷偷的过来啊,我很遗憾的告诉你,我亲戚今天来了,哈哈哈,我先睡觉了,老公晚安。”

  就在陆天星下定决心的时候,玫瑰得意的大笑声传来,没有等陆天星开口,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忙音,陆天星一脸的黑线,他今天居然被玫瑰给调~戏了,下一次见到她一定要狠狠的用家法教训一顿才行,让她知道知道谁才是真正的一家之主。

  把电话放进口袋中,陆天星直接上了楼,推开白芷晴的房门走了进去,房间中静悄悄的,白芷晴呆呆的坐在沙发上,双眼无神的盯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老婆,你在想什么呢!没事吧!魔症了?”

  陆天星走到白芷晴身边,推了推白芷晴的身体。

  “啊!”

  白芷晴身子猛地一颤,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给吓了一跳,在看到陆天星之后,顿时怒道:“陆天星,你想干什么,你想吓死我吗?走路都米有声音。”

  陆天星嘿嘿一笑,道:“怎么能吓死你呢!你是我的老婆,长得又漂亮,我到哪里才能找到第二个啊,而且,你还没有给我陆家传~宗~接~代呢!我可舍不得你去死。”

  “鬼才要给你传~宗~接~代。”

  白芷晴白了陆天星一眼,忽然似乎想起了什么,目光上下打量着陆天星,目光变得古怪无比起来。

  陆天星被白芷晴这么直勾勾的看着,顿时感觉一阵毛骨悚:“老婆,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好吗?我慎得慌。”

  说着,陆天星的身子向后缩了缩,露出一个害怕的目光。

  “陆天星,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有病。”

  “有病?我有什么病啊。”陆天星疑惑不解。

  “就……就是快……快~枪~手。”

  白芷晴结结巴巴的,半天才说出来,说完之后,脸色控制不住的红润了起来,如同水~蜜~桃一样,诱~人不已。

  陆天星微微一愣,额头上青筋暴起,满脸悲戚的说道:“白芷晴,你说这话你亏心不亏心啊。你忘了,那一天晚上,你足足要我了好几次,从凌晨玩到了早晨,我要是快~枪~手,我能支撑下来吗?白芷晴,我看错你了,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过河拆桥,吃干抹净不认账,你太伤我的心了,你老老实实的交代,是谁在背后诽谤我,是不是白微微这小妮子说的,我现在就去教训她。”

  说完,陆天星眼神在房间中扫射,他要找到一根绣花针,把白微微的嘴巴给缝上,大嘴巴有没有,污蔑他就算了,居然还到处去宣扬,难怪白芷晴刚才看他的目光让他毛骨悚然,感情是质疑他的能~力,这个绝对不能忍。

  “胡说八道,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听到陆天星的话,白芷晴俏脸顿时刷的一下变得通红起来,眼神有些飘忽不定,显然是想起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了。

  “白芷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在质疑我的能~力了?”

  陆天星脸色阴沉的看着白芷晴,突然,脸上露出一抹猥琐的笑容:“老婆,既然你怀疑我的能力,不如我们今晚再洞~房一次,让你重新体验一番如何?老婆你放心如果一次低于一小时,我直播吞键盘。”

  “额!”

  白芷晴一怔,恼羞成怒的道:“谁要跟你洞~房,陆天星你去死吧!”

  说着,白芷晴张牙舞爪的朝着陆天星扑了过去,那模样恨不得把陆天星活生生的撕碎。

  “吸!”

  突然,陆天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脸色有些扭曲,看着白芷晴龇牙咧嘴的道:“老婆,你下手真狠,想要谋杀亲夫不成。”

  白芷晴一愣:“陆天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能先把你的手先拿开再说话吗?”

  陆天星额头上溢出一丝丝汗水,早知道就不惹白芷晴了,这小妞下手太狠了。

  白芷晴低头看下,发现自己的一只手正拍在陆天星的肩膀上,正好按在他的伤口上。

  “哦,不好意思,弄疼你了。”

  说着,白芷晴连忙把手拿开,脸上却没有任何的歉意。

  “迟早有一天我再把你弄疼一次的,弄~得你求饶为止。”

  听着白芷晴毫无歉意的道歉,陆天星在心中恶狠狠的想着。

  “老婆,要是没其他事情,我就先休息了。”

  陆天星不打算和白芷晴纠缠了,他必须抓紧时间想一下以后该怎么办,白桥山的话给了他提醒,想要白芷晴命的人很多,他必须确保白芷晴的安全,因为白芷晴是他的老婆。

  “你今晚打算继续打地铺吗?”

  白芷晴坐在床上,目光复杂的望着陆天星。

  “不打地铺去哪睡觉。”

  陆天星头也不抬,继续整理自己的床铺。

  “可是,你的伤口?”

  “没什么大不了的,一点小伤而已,我身体强壮,不碍事。”

  “不行,你的伤口不能感染,万一感染发炎了怎么办,今天你到床~上~来~睡。”

  “睡~床~上?”

  陆天星回过头,瞪大了眼睛看着白芷晴,这是主动邀战的节奏吗?以后再受一次伤,岂不是可以做嘿嘿嘿的事情了。

  “你听错了,我什么也没说,你继续打地铺吧!”

  “嘿嘿,别啊,老婆你都发话了,我要是不上去,岂不是不给你面子。”

  这么好的福利,陆天星怎么会拒绝,以惊人的速度把地铺收起来,直接躺在了床上。

  “老婆,你的床真~软~真~香。”陆天星躺在上面,感概道。

  薄薄的毛毯盖在身上,带着淡淡的幽~香,让人心旷神怡。

  白芷晴听到这句话,俏脸顿时布满了寒霜:“陆天星,你晚上最好给我老实点,最好不要超过这一条线,否则,我对你不客气,咔嚓了你。”

  说着,白芷晴从床头到床角,用手划出一条直线,直接把一张床从中间分割了出来,如同棋盘上的楚河汉界,泾渭分明。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