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耳边传来的尖叫,这时候就算陆天星想要装睡,也睡不着了,白芷晴不止尖叫,手指还使劲的掐着他的胳膊,不用看都知道,手臂肯定变成了青紫色。

  “停。”

  陆天星终于忍不住的睁开眼睛,看着白芷晴说道:“老婆,别~叫~了好不好,你是想把所有人都吵醒不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

  “我就~叫,我~叫~了怎么了。陆天星,枉我这么信任你,没有想到你居然是一个人~渣,彻彻底底的人~渣,你说,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

  白芷晴双手抱xiong,整个人都蜷~缩在了坐在床角,一脸悲戚的看着陆天星,仿佛一个被~抛~弃的少~女,眼眶中瞬间就红了,晶莹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如同断线的珠子从脸颊上滑落下来。

  这是什么节奏,怎么哭起来了,我什么时候又变成人~渣了。

  陆天星一阵傻眼,愣愣的看着白芷晴,这到底又是啥情况,怎么突然就哭起来了,就算越过了三~八~线,也不应该哭啊,貌似自己昨天晚上老老实实的,啥也没做啊。

  “别哭,老婆你先别哭好不好,你到底又怎么样。”陆天星连忙安慰白芷晴,这要是让老爷子知道了,还以为他把白芷晴怎么了。

  “我就哭,不要你这个人~渣~管。”

  白芷晴哭的梨花带雨,一脸恨意的看着陆天星:“陆天星,你这个人渣,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你弓虽女****,我一定会报警的,我要你这辈子都在监狱里面呆着。”

  “你说什么,我弓虽女干了你,啥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陆天星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白芷晴,难不成现在歪歪一下也犯法了。

  “陆天星,这个混蛋,你还想狡辩吗?要不是你弓虽女干了我,我为什么会趴~在~你的身上,你别告诉我是我昨天晚上睡~觉时自己弄~得。”

  白芷晴恶狠狠的看着陆天星,语气充满了控诉。

  “哈哈……。”

  听到白芷晴的控诉,陆天星再也忍不住了,哈哈大笑了起来,感情白芷晴以为他把他怎么了,所以情绪才变得这么激动,这美女董事长未免太可爱了点,傻的可爱。

  白芷晴停下了哭泣,抽泣着望着陆天星,心中升起一丝疑惑,这家伙都快要坐~牢了,怎么看起来好像挺开心的。

  “哈哈哈,笑死我了,老婆,我头一次发现,原来你也有这么可爱的时候,而且思想这么龌蹉。”

  看着白芷晴疑惑的目光,陆天星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边捂着肚子,一边断断续续的说道:“老婆,你的脑部的场景我都有点不敢想了。我要是把你怎么样了,你自己感~觉不到吗?而且,你的衣~服完好无损的穿在身上,我能做什么,难道我在梦中把你啪~啪~啪了,笑死我了,老婆,我从来没有发现你还有这么逗的一面……。”

  听到这话,白芷晴愣住了,停止了哭泣,一脸呆滞的望着陆天星,脸色表情不停的变化,一股怒火从眼眸中冒了出来,这个王八蛋占~了~她~的便~宜,居然还敢笑话她,故意不告诉她,分明是存心想要笑话她。

  “王八蛋,我跟你拼了。”

  白芷晴尖叫一声,想也不想的抬起腿朝着陆天星的脑袋踢了过去。

  “咻!”

  陆天星下意识的低下头,白芷晴的美~腿贴着他的脑袋飞了出去。

  “小~熊~维~尼~”

  陆天星瞪大了眼睛,惊~鸿~一~瞥,白芷晴美tui踢过来的时候,他能清晰的看见一头小熊从眼前一闪而逝,貌似和他上次见到的一模一样。

  白芷晴听到这话微微一愣,俏脸嫣~红~如~血,尖叫道:“陆天星,我要杀了你。”

  说着,白芷晴不顾一切的扑向陆天星,她要和陆天星同归于尽。

  陆天星身子往旁边一躲,谁知道他睡的位置刚好是床边,身子一动,整个人都朝着床下倒去,白芷晴由于抓着陆天星的手臂,直接被陆天星给带了下去,两人同时摔在了床下。

  “噗通!”

  两人重重的摔在地上,白芷晴的身~子~重重的砸~在~了陆天星的身上,两座丰~man的山峰砸在了陆天星的脸上。

  顿时,陆天星感觉眼前一黑,只觉得一股浓郁的幽~香充斥着的鼻尖,下意识的陆天星伸出舌~头~舔~了~舔。

  “啊!”

  白芷晴整个人如遭雷击,只感觉一股强烈的电流传遍全身从,让她浑身提不起任何的感觉,顿时尖叫一声一声,急忙从陆天星身上爬~起~来。

  看着xiong前微微湿~润的模样,白芷晴欲哭无泪,没想到日防夜防,又让陆天星这个混蛋给占~了~便~宜,这一次居然让他舔~了自己的……。”

  想到这里,白芷晴又羞又怒,羞得是她有种喜欢的感觉,怒的是,陆天星不经过她的同意,又对她动~手~动~脚了。

  “陆天星,臭流氓,我杀了你,我要和你同归于尽。”

  白芷晴尖叫了起来,拿起床上的一个枕头,没头没脑的朝着陆天星脑袋砸了过去,今天无论如何,也要陆天星好看。

  半个小时后,当陆天星洗漱完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原本光滑的脸上出现了几道像是猫爪子抓过一样的伤痕,在脸颊上非常的惹眼。

  抚摸着伤口,陆天星一阵龇牙咧嘴,真不能和女人讲道理,动手不成,居然还动爪子了,还不准你反抗,你反抗她就哭给你看,他脸上的痕迹就是白芷晴用指甲留在他脸上的战绩。

  悲催!

  陆天星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悲催了,早知道如此,他打死也不去笑白芷晴,恼羞成怒的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压根不讲理,要是他最后跑得快,估计整张脸都要破相了。

  ps:这一张屏~蔽了,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过,保佑能过吧!在河蟹不知道真的炸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