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从一开始就醒着,对不对。”

  林倩茹看着陆天星,紧紧的咬着红唇,倔强的不让泪水从脸上滑落下来。

  陆天星有些错愕,不知道林倩茹为什么情绪变化这么大,但还是点了点头。

  “那你从头到尾都在看我在做什么,一直都在看我的笑话对不对。”

  “我没看你笑话,我……。”陆天星长了张嘴,想要解释什么。

  “够了。”

  林倩茹打断陆天星的话,凄然一笑,泪水从脸上滴落下来,在月光下是那么的晶莹剔透:“你不用安慰我了。我知道我就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我明知道你有老婆了,却依旧控制不住的自己的感情,想要亲你,我就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就是一个可耻的小三。不过陆天星你放心,从今往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从此以后我们各不相干,我不会在纠缠你了,这下你可以放心了。”

  话一说完,林倩茹立刻转身,打算跑回卧室。

  可是刚一转身,林倩茹感觉自己的手臂突然被拉住,顿时愤怒的道:“陆天星,你还想怎么样,难道你还嫌羞~辱我不够吗?你到底还想怎么样,”

  “羞~辱你,不,不,这点羞辱哪够啊,要羞辱的更彻底才行。”

  陆天星邪笑一声,看着林倩茹霎那变得惨白的脸色,手臂猛地一用力,直接把林倩茹拉到怀里,一只手抱住她的纤腰,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我怎么可能这么简单的放过你,我刚才在梦中和周公的女儿亲~嘴,你打扰了我的好事,当然要赔偿我才行。”

  “怎……怎么赔偿。”

  林倩茹结结巴巴的说着,有心想要推开陆天星,但陆天星身上散发出来的雄厚的男人气息,让她觉得自己像是喝醉了酒,提不起一丝的力量。

  看着娇~美~如~花的林倩茹,此时那妩~媚的俏脸此刻红晕密布,身子轻微的颤抖,仿佛被大灰狼抓住的小兔子,瑟瑟发抖,让人心中不由自主升起一股火焰。

  陆天星贴~在林倩茹的耳边,嘿嘿一笑:“当然是我刚才对周公女儿做什么,我就和你做什么了,我这人很公平的,一码还一码。”

  说着,不等林倩茹回过神来,陆天星低头~吻~在林倩茹的红~唇上。

  “呜……。”

  林倩茹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陆天星,她怎么没有想到陆天星会这么大胆,脑袋轰隆的一声巨响,霎那变得空白一片,一股异样的感觉油然而生,让她不由自主的搂住的陆天星的脖子。

  陆天星足足吻~了五分钟,直到林倩茹喘不过气,脸红如血,这才抬起头看着睫毛轻颤,近在咫尺的俏丽容颜,嘴角勾勒出一抹邪笑:“林总,滋味如何,要不要让我在羞~辱你一次。”

  “你……我……。”

  看着陆天星戏谑的目光,林倩茹顿时羞~涩~难~耐,猛地一口咬在陆天星的肩膀上。

  “啊!”

  陆天星惨叫一声,连忙压制住自动防御的真气,惨叫一声道:“松口,赶紧给我松口,你是属狗的吗?”

  “不松,我死也不松,让你这个混蛋看我的笑话,我要和你同归于尽。”

  林倩茹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松口,你要是再不松口,别怪我对你客气了。”

  “不松,就是不松……。”

  “啪!”

  林倩茹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清脆的把掌声响起。

  陆天星一巴掌狠狠的拍在林倩的翘tun上,一股充满弹~性的感觉传来,让陆天星恨不得再来一巴掌。

  “啊!”

  “你这个混蛋,敢打我,你……你……,我记住了你了,我跟你没完。”

  这一巴掌顿时让林倩茹身子一颤,也不知道哪来的力量,猛地一把推开陆天星,俏脸通红,杏目怒视了陆天星一眼,急忙跑回了卧室,重重的关上门,并且反锁上。

  看着林倩茹的背影,陆天星摸了摸手指,手~感挺不错的,有机会可以再试试。

  ……

  第二天清晨,当林倩茹顶着一对熊猫眼走出卧室的时候,陆天星已经离开了房子,沙发上是折叠好了的毛毯,那也是唯一证明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不是做梦的证明。

  林倩茹几乎是一晚上没睡着,神色复杂的看了看那条毛毯,脸上浮现出一抹自嘲的笑容,他终究还是走了,或许昨晚之后,自己在他的心中就是一个银~荡的女人。

  “林倩茹啊林倩茹,你别发花痴了,人家的身手那么好,老婆肯定会非常漂亮,怎么会看上你,死心吧!把昨天晚上当成是一个意外就好了。”

  林倩茹自嘲的笑了笑,转身走向厨房,打算给自己弄点早餐,可是当走进厨房的时候,目光顿时被旁边餐盘中的一杯热气腾腾的牛奶还有两个煎鸡蛋给吸引住了,在旁边还放着一张纸条。

  林倩茹走过去,拿起纸条,上面有这几行字。

  “林总,大清早的看你没起来,我就先走了,这是我做的,献给我最伟大,最可爱,最漂亮的林总。林总你可以尝尝,味道不错,长这么大,你是第一个有幸品尝到我做早餐的女人,嘿嘿,是不是很感动,打算以身相许了。好了,我走了,不要想我哦。对了,有一件事情我不得不鄙视一下林总你了,那就是林总你的吻~技太差了,昨天晚上差点把我的舌头咬下来,等有时间我给你培训一下,另外,不得不说,林总你的小嘴很甜,弄的我昨天晚上都失眠了。”

  林倩茹看着字条上的话语,脸蛋通红一片,恶狠狠的骂道:“陆天星,你这个死色狼,鬼才要你培训,下一次你要是再敢这么做,我就咬断你的舌头。”

  林倩茹龇了龇牙,脸上却带着一丝甜蜜的笑容。

  如果此时有白氏集团的人看到这一幕,绝对会认为自己做梦了,什么时候,冷傲,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林倩茹会露出这种表情了,跟坠入爱河的女人没有什么区别。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