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听到陆天星的话,白芷晴一阵愕然,下意识的顺着陆天星的目光扫过自己的身体,顿时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光顾着诱~惑陆天星上当了,她都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体早就是chun光~乍~泄~了。

  短暂的尖叫之后,白芷晴脸色瞬间变得狰狞了起来,猛地从枕头底下抽出藏好的剪刀,锋利的剪刀在灯光下闪烁着淡淡的寒光。

  陆天星只感觉胯~下一阵冰凉,好在他看见了,不然,就算不进宫伺候皇上,恐怕这辈子都会有心理阴影了,这小妞的这一招太狠了,居然用美人计。

  “老婆,你想干什么,冷静,听我说,千万要冷静,冲动是魔鬼,会让你滑入万丈深渊的。”

  陆天星连连摆手,身子不断的往后退。

  白芷晴一脸狰狞的从床上站起来,一边拿着剪刀做着剪东西的动作,一边朝着陆天星逼近:“陆天星,没用的,你认命吧!今天谁也救不了你,敢占本董事长的便宜,敢在外面沾花惹草,本董事长今天就没收了你的作案工具。”

  “老婆,不要啊,要是没了它,你以后就没得玩了。”

  陆天星露出一副害怕的表情,声音都带着颤抖,他就知道白芷晴没那么好心,感情还有这一招在等着他。

  “没得玩?陆天星你太高看自己了,网上卖这个的多的是,大不了买一个就行了。”

  白芷晴冷笑连连,一步一步的朝着陆天星逼近。

  “老婆,你变了,变邪恶了,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东西,谁告诉你的,你再也不是我认识的白芷晴了。”

  陆天星哀嚎一声,这东西网上是多的是,但关键是假东西有真东西用起来带劲吗?万一漏电了咋办。

  “陆天星别负隅顽抗了,你是跑不掉的。”

  白芷晴发出猖狂的笑声,猛地扑向陆天星。

  “老婆,你干什么,识相的给我放下剪刀,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对我不客气,陆天星你要是有胆子,你就这么做,打老婆,你就这点出息?”

  陆天星满脸黑线,这女人是越来越嚣张了,现在居然敢光明正大的挑衅他了。

  “等攻破你的堡垒,老子一定要让你知道知道你老公的厉害。”

  陆天星一边躲着,一边恶狠狠的想着,打白芷晴,他还真不敢,这要是传出去,堂堂的判官在家里只会打老婆,他就成了一个彻底的笑话了。

  ……

  清晨,陆天星睡眼朦胧的从另一个房间伸着懒腰走出来,而白芷晴这个时候也从楼上走出来,看到陆天星出来后,立刻恶狠狠的瞪了陆天星一眼。

  看到白芷晴的眼神,陆天星禁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一想起昨天晚上白芷晴的表现,他就感觉到一阵蛋~蛋发凉。

  彪悍,非常彪悍,陆天星感觉自己实在找不出话来形容白芷晴了。

  昨天晚上,他都跑出来了,跑回了自己以前的额房间,结果,白芷晴挥舞着剪刀,依旧是穷追不舍,像是一个女王一样拿着剪刀站在他的门口,说什么也要没收他的作案工具。

  最终,陆天星还是屈服了,打开了门。

  因为白芷晴的一句话:“你要是再不打开门,我就天天盯着你,天天看着你,找准时机,阉掉你,送你进宫。”

  这句话对陆天星造成了9999暴击伤害外加致命一击。

  陆天星听到这句话之后,立刻就打开了门,不得不从,有句话说得好,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老虎都有打盹的时候,谁知道白芷晴会不会抓住他打盹的时候,阉了他。

  最终,陆天星反抗之下,白芷晴没有得逞,但也被白芷晴又掐又打了半天,这才饶过他,不过,陆天星是打死也不敢回白芷晴的房间了,呆在自己的房间,睡了一晚上。

  如今,再一次看到白芷晴,陆天星依旧感觉到小兄弟传来一阵阵凉意。

  最毒妇人心,这女人一旦发起狠来,连天皇老子都害怕,白芷晴现在在陆天星心中就是一个极度危险的女人,千万不要招惹她。

  “老婆,早上好。”

  陆天星露出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

  白芷晴没有理会陆天星的打招呼,仅仅是扫了陆天星一眼,冷哼一声,直接转身又回到了楼上。

  对此,陆天星唯有耸耸肩,表示自己的无奈,女人的脸,就跟六月的娃娃天一样,说变就变,上一秒还是笑哈哈的,下一秒说不定就是雷阵雨降临,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热脸贴冷屁股是没啥意思,但用热脸把冷屁股给焐热,这倒是不错。

  至少到目前为止,陆天星感觉白芷晴对他的态度改变了非常多,甚至从心底也开始接受他这个名义上的老公,只不过在表面上,白芷晴的自尊驱使着她不相信自己的变化而已。

  半个小时后,陆天星坐在餐桌前,慢慢的品尝自己动手煮好的的皮蛋瘦肉粥,味道很赞,陆天星在心中给自己打了九十九分,不给满分是怕自己下一次没分可打了。

  突然,陆天星眼角的余光扫过楼上,微微一愣。

  白芷晴今天的打扮有点保守,上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外面披着一件黑色的小马甲,将她的上半身完全的衬托了出来,下半身则是穿着一个条纹铅笔裤,翘tun在铅笔裤的包裹下,呈现出一个半圆,笔直修长的美~腿显而易见。

  身材虽然完美,但把chun光全部遮住了,这让陆天星很是惋惜。

  “老婆,要不要吃早餐,我亲自做的。”

  “不用了,我不饿。”

  白芷晴看了陆天星一眼,坐在了沙发上,从挎包中拿出一叠资料研究了起来。

  陆天星不以为意,继续低头品尝着美食,只不过啧啧的赞叹声,让白芷晴不断的转移注意力,尤其是那随时飘散过来的香味,让白芷晴瞬间感觉饥肠辘辘,胃也开始咕咕叫起来。

  白芷晴终于忍无可忍的抬起头,怒道:“陆天星,你能给我安静一点吗?食不言寝不语这句话你老师没教过你吗?”

  陆天星没有说话,只是抬起头直勾勾的看着她,一眨不眨。

  白芷晴被陆天星盯着一阵发毛:“你能说话吗?”

  “不是你说食不言寝不语吗?我正在遵守你的规则。”陆天星无辜的说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